•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太极拳老师

纪念我的姑姑陈立清先生 ---陈沛菊

时间:2019/6/24 13:47:46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37   评论:0

纪念我的姑姑陈立清先生 ---陈沛菊

  我祖籍太极拳的发源地温县陈家沟,我很幸运的出生在一个名符其实的武术世家,我先祖陈氏第九世陈王廷创编了闻名世界的太极拳,太极拳在我陈氏家族中世代相传,名家辈出。我的父亲陈立宪(1923~1983)和我的姑姑陈立清(1919~2008)都是陈家沟陈氏第十九世中屈指可数的德艺双馨、文武双全的名师,我很自豪我有这样优秀的长辈,有幸能成为他们的女儿,能得他们的传授和教诲。是他们无私的教导造就了我美好的太极人生,在此,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谨以此文纪念和缅怀他们。

  我的父亲在解放前毕业于西北工业学院,攻读土木建筑专业。因其在家传陈氏太极拳、家传正骨点穴推拿之术及建筑设计三方面有较高造诣,且在沁阳市、温县及周边地区功绩显赫而享有威望,被人们尊称为“陈三绝”。他一生为人正直,谦和待人,是当地德高望重、文武双全,博学多才,集儒雅气质和英武风度于一身的高级工程师和著名拳师。我的姑姑是我三爷(我的爷爷陈鸿恩排行第二)陈鸿烈之女,姑姑是当代太极拳名家,解放前毕业于开封女子师范,先后在洛阳、甘肃平凉等地教书,最终定居西安,她一生从事教育工作,业余时间从不停息的传播太极拳,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她的弟子遍及国内外。她退休后创办了西安萃华武术馆,并任名誉馆长,同时被中国(温县)国际太极拳年会聘为副秘书长和专家顾问。

  我的父亲和姑姑都从学于我的三爷陈鸿烈。三爷先后随其父和族祖陈鑫、族叔陈椿元习练家传太极拳,得其真传,甚悟太极拳之奥秘。三爷朝夕刻苦锻练,功夫逐达炉火纯青之境,其习武之毅力,维护家传陈氏太极拳之苦心,在民间留下了传奇佳话。曾与族叔陈椿元为陈鑫《陈氏太极拳图说》一书的出版多次到开封协商,多方求助,他既是陈氏太极拳的继承者又是陈氏太极拳的维护者,在他的教导和感召下,其后代人都秉承了文武并重的家训。姑姑7岁开始跟父亲学习家传太极拳,又得到族叔陈椿元等先辈们的指导,14岁时已得到陈氏太极拳真传,文武兼修,天资聪慧,勤奋努力,理技并重,功夫纯厚。姑姑一生教书、教拳育人,“生命不息,传拳不至”是她的人生追求,也是她太极人生的真实写照。她正直豪爽、热情开朗、乐观向上,是当代陈氏家族中无人能比的女中豪杰。2008年11月7日早上8时许,姑姑平静的离开了人世,享年90岁。听表哥说,6日甘肃的徒弟来西安看望姑姑,她还在说拳、吹葫芦丝,没想到,第二天老人却走了。姑姑为传播太极拳奔波劳累了一生,她是太累了,她的功德感动天地,上苍珍视姑姑,不忍打扰或叫醒她,不让她有病痛,平静的睡着去了。到今年11月7日姑姑离开我们三周年,我默默的回忆着、怀念着她的谆谆教诲和音容笑貌。她对太极拳的挚爱、她严厉的教学、豪放的性格、犀利的目光、干练的语言、动听的京剧唱腔都已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

  我爸爸是爷爷的独生子,我在小时候并不知道我还有一位住在西安的很厉害的姑姑,我母亲是滑县人,亲戚都在外地,每逢节日别人都走亲戚,都有长辈给压岁钱,而我却没有,所以我很羡慕别人有亲戚。大约是在1972年的一天,突然我们家来了一位很高大,带着金丝边眼镜,温文尔雅的大表哥,他就是我姑姑的儿子,说是从西安来河南出差,姑姑让她顺便到我家来看看生活如何。原来我爸爸青年时期在西安上大学,解放后回到温县工作,又定居到沁阳市,从西安分开20多年了,很少音讯往来,相互不知对方生活状况。况且我四个爷爷只有我爸爸一个男子,爸爸与妈妈结婚有几个孩子,姑姑全不知。我们全家与大表哥照了一张合影,让大表哥带给姑姑,当姑姑得知我们有两男、两女四兄妹,且都乖巧好学,姑姑喜出望外,当年春节就回到沁阳我家。那是一个春节前的深夜,我在熟睡中被说话声吵醒,只见面前一位满头白发、体态丰满、带着眼镜的妇女坐在我睡的床上,妈妈激动的说这就是你的姑姑,从西安来了,我当时很激动,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两眼直直的看着她,好像从她身上我看到了什么,这种感觉我记忆了一辈子。到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姑姑并没有在意我这个不起眼的小不点,也正是我这个不起眼的小不点在以后的日子里吸引了她的视线,没有让她失望,看到姑姑的瞬间我与姑姑结下了深深的太极拳情缘。我爸爸、妈妈和姑姑在说着话,都满眼的泪水,激动的语言,相互讲述着离别相思的情怀。第二天我去上学,逢人便说我有一位姑姑,从西安来看望我们,唯恐别人不知似的,那种自豪感无以言表。

  从此后,姑姑每逢寒暑假都要回来探亲,并教我们兄妹练拳。由于我年纪小,姑姑教大哥和二哥练拳多,并不关注我,我很想学,可又不得重视,母亲能感觉到我的心意,鼓励我站在一边跟着练,或在两个哥哥休息时,赶快说,你也快练给姑姑看看吧,在我练完后姑姑总是说,好好练吧,没话了。姑姑教拳非常的严厉,我总是在旁边默默的看着她一边教拳、一边批评两个哥哥,有时还要狠狠的在屁股上打一下,以至于我很亲她、又很怕她。每次姑姑返回西安,我都不舍得她走,在那个靠书信传递消息的年代里,我们常写信寄托情感和思念。每次写信必须要汇报的是练拳了没有,母亲对我们的评价也是用练拳好不好、是否自觉和努力来当做给姑姑汇报的重要内容,以此来督促我们。终于有一次写信时,母亲让我们写到练拳比以前自觉了,由被动转主动了,以此来告诉姑姑我们的练拳情况,我也是从这些字里行间感受到练拳是自己的事情,是要主动、要自觉的。

  姑姑是我们最敬仰的人,在她面前从不能说假话,必须说到做到。我的爸爸性情温和,从不发脾气,也不多说话,我在四兄妹中最小,平时很得父母宠爱,但在练拳时,却对我很严格,爸爸在讲完拳之后,就一个字“练”,在他看来练的可以了也只说一个字“停”,母亲是常在一旁说着对、不对的,唠叨着的。而当姑姑教我们练拳时,父亲全不说话了,只是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静静的听听,从中能感觉到他那谦和而平静的品质。母亲总是一边忙着做饭一边帮着姑姑严格要求我们,好像要让姑姑更严格一些似的。每次姑姑教两个哥哥我都会不放弃的在后面追随着,终于得到了姑姑的赏识。有一天,姑姑检讨着说:“我太重男轻女了,只教两个男娃,不教女娃,我也是女的呀,女娃不比男娃差,以后要教小沛菊了”,说完高兴的用两手抓着我的两个小胳膊就把我拎起来甩到了她那宽宽的后背上了。我在他的后背上又喜又怕,喜的是我终于得了姑姑的重视,怕的是苦练或挨打的日子就要到了。在这之后姑姑每次回来探亲教拳时,也将我列入其中,严加教育,练定势、练单势,练套路技术,一丝不苟的教我。特别是练拦扎衣、单鞭和金刚捣碓定势时,要求架子很低,大腿很累,很容易厥屁股,每当这时姑姑一定会在我的屁股上重重的打一下,因为身型前倾而手的动作移位,手上也会被拍一下。这样练很有效,为了少挨打或不挨打,我就会很努力的坚持正确动作。在练套路技术时,姑姑为了让我增加练习量,她总是说你练的太好了,我很高兴,你能不能奖励我看一遍、再奖励我看一遍,这样我会多练不止一遍。在学练器械时,她绘声绘色的讲解,用生动的语言启发我理解器械方法及攻防意义,以及如何体现练器械时的气势,如何体现神意练出应有的意境来。我小时候最喜欢练的是刀和棍,因为我觉得这两种器械勇猛而威武,符合姑姑的性格,我也因为跟姑姑练拳,潜移默化的在性格中略有她那种奔放豪爽的成份。我们一个教、一个练,教与练至一定程度时都会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夏天暑热难耐,我乐此不疲的在树荫下一遍遍的练习着,全然不知疲倦,直至休息下来时,我才会抱着我的刀靠着院子中那颗大梧桐树,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那是真的太累了。因为白天的苦练,到了晚上睡觉,经常会蹭的坐起来,满脑子是白天的动作,有时会满口梦话大声喊到“我的刀、我的刀”。我之所以能如此投入,如此坚强、坚持练拳,与姑姑严格的教育、要求和鼓励是分不开的,我就是这样在姑姑严格的教育和亲切的鼓励中慢慢进步和成长起来的。

  因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多次在新乡地区和全省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1977年和1979年我和我二哥陈沛山两次入选省代表队参加全国比赛,先后因我和哥哥考中学或大学放弃了参加全国比赛的机会,这些都给了我继续练拳的信心和勇气。1981年我高中毕业,自己决定放弃考大学,专心练拳,取得全国冠军成为我的目标。1982年在河南省第五届运动会武术比赛中,太极拳组不分男女和年龄,我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第一名是我的族叔陈小旺,与我同组比赛的还有我的长辈陈正雷、朱天才、陈春爱。1983年12月我的父亲病逝,在姑姑和母亲的鼓励下我依然坚持练拳,1984年我参加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获得金奖,1985年1月被武警河南省总队特招入伍,在武术队成为一名专业队员。这意味着我正式以太极拳事业为职业而独立于社会,走出了人生的第一步,我感到了从没有过的压力。于是,我向领导提出要到西安姑姑家学习提高的申请,并得到了领导的同意,我到姑姑家学习了一个月,与姑姑和姑父同吃住,在这一个月中我一边学习,还陪伴姑姑到长沙教拳。因为我长大了,有一定的基础和理解能力了,这次姑姑教了许多攻防技击技术和实战应用技术,提高了我的攻防应用能力。同时,姑姑以一位家长的身份,对我进行了全面的人生教育:如何作人,如何做一个好女人,立身中正在做人和练拳中的意义,正义、谦虚、宽容、善良、勤劳、持家、节俭在我心里种下了种子。在长沙的日子里,我们买到了陈鑫所著的《陈氏太极拳图说》一书,姑姑在扉页上为我题词“陈氏小架你继承,勤学揣摩常念姑,骄躁不忘武德重,奥运会上当先锋”。从中我感受到了姑姑对我的教诲和殷切期望,以及对我国武术能进入世界最高赛场的向往,体现了老一辈武术人对我国武术走向世界,能屹立于世界之颠的心愿。

  1987年我从武警部队考入北京体育学院(后改名为北京体育大学)武术专业,成为陈家沟陈氏家族中第一位接受武术专业高等教育的人,1991年我毕业,回到郑州工作,我和我的丈夫一起将姑姑请到郑州家中,再一次让姑姑教我们练拳。姑姑教我们练基本功、练基本技术、练拳术和推手技术,这一次的系统学习与以前不同的是,我经过了四年系统的大学武术专业学习之后,理性思维能力提高了,凡事都要问为什么?究其理、寻其根、明其法。我们在姑姑的严格教导下重新学习了一遍一路拳,我已记不清楚我是第几次从头开始学习一路了。正是在这种长期、严格、重复的训练中,我才能打下良好的基础,为以后的进步奠定坚固的根基,比起现在许多人想要速成的愿望,真不知该如何劝说他们。

  对于姑姑的回忆,实在是太多太多……,这里写到的也只是一些片段,从我的幼年到成年,我的每一次进步,都凝结了姑姑的教育和期望。姑姑是我人生进步中的一个航标,姑姑是我的榜样,姑姑是我前进的力量。学拳先学做人,姑姑教会了我端正做人,教会了我规矩练拳,姑姑影响了我的人生,姑姑造就了我坚强的意志,姑姑的精神激励着我对太极拳事业的忠诚和孜孜不倦的追求。我接下了姑姑“生命不息,传拳不止”的号令,我担当起了发展太极拳的重任,尊师重道、文武兼修、理技并重、明理求法、教拳育人、继承发展是我努力不懈的人生目标。

  姑姑请放心吧,您的精神感召着我,您的坚强激励着我,您的执著敦促着我,您的殷切希望永远是我前进的动力和源泉。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回忆往事-陈立州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