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太极拳老师

回忆往事-陈立州

时间:2019/6/24 13:46:43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37   评论:0

图片7

  1952年春,我随父亲带着全家回到陈家沟。陈家沟的清冷与死气沉沉和别的村庄没有什么差别,大街上只看到女孩子们踢毯子、跳绳,男孩子们推桶箍、打老尖等。一直持续到1957年,村中都很少能看见有人练太极拳,就是有人会太极拳,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去教人练拳,当时只有陈发科的师兄弟王雁偷偷地教自家子弟和周边的几个孩子练拳,记得有:王太、王福礼、陈庆华、王天保等人。

  1958年,陈照丕退休回村,看到此种状况,马上召集他本家较大的孩子和周边的孩子开始教他们练习太极拳。当时有陈德旺、陈庆华、陈发生、陈小旺、陈梦松等人。由于太极拳丢失时间太长,大多数人开始只是观望,后来习练太极拳的人才渐渐多起来。

  1958年后半年政府要求吃食堂饭,学校实行四集体,陈辛庄是个中心村,陈辛庄学校相应就是个中心学校,周边村的学生都集中到陈辛庄学校吃、住、学习、劳动,陈照丕老师也被请到学校教学生们练太极拳。我当时就是在陈辛庄学校学的老架一路太极拳。1960年,陈氏太极拳小架代表人物陈克忠在陈伯先的鼓励下,也开始教人练拳。

  1960年至1965年,太极拳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开始回升,陈家沟先后代表温县出席到新乡、西安等地会演。随着政府对太极拳的重视,陈照丕老师被邀请到政府机关、温县一中等单位教太极拳。陈照丕老师到了县城后,造成我学拳的不便,随后在和陈伯先的言谈中知道陈茂森在北京住了几年,跟陈发科练拳,我就下決心,想方设法去接近他,最终陈茂森接收了我。

  1966年文化大革命,太极拳回到了最低潮的时期,直到1972年社会恢复了平静,但陈照丕和陈克忠两位太极拳传承功臣在这期间相继去世。

  1961年陈照奎老师曾从北京回村住了几天,了解村中太极拳的发展情况,时间虽然短暂,但他练太极拳时惊人的动作和打人的巧劲,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太极拳要发展,村支部书记张蔚珍和族叔陈茂森合计一定要把陈照奎请回村来培养陈家沟的后生们。族叔陈茂森用心良苦,特意把陈照奎老师的吃住与教拳放在我家,我老父亲陈炳科专职给老师做饭,我也就成了专职服务员。当时村中重点培养的有:陈德旺、陈小旺、王西安、朱天才、陈庆华、陈正雷和我共七人。陈小兴和小胖陈瑜因年龄小没有和我们七人一起上课,陈照奎老师每天抽时间回小兴家单独教他俩。每天的上课时间这样安排:早上针对全村在大队部集体授课,中午和下午是老师的自由时间,夜里给我们七人授课。有时天成、小趁、如意等一批新生代也来听课。

  陈照奎老师每次回陈家沟一住就是几个月,在回村的几年里,先后传授了新架一路、新架炮锤、发劲、五种推手法等。每次陈照奎老师从北京回村,我二哥陈立宪都要逢星期天骑自行车带沛林从沁阳回来跟老师学拳,有时还把陈照奎老师接到沁阳家里住些日子,记得是住在沁阳东关路北院的街房里,每次小胖陈瑜都会跟着去。二哥家经济条件虽然不是很好,但常给小胖买衣服和鞋子,陈照奎老师和小胖回北京,二哥都要亲自送到西万火车站买好车票并送上车。

  有时陈照奎老师在陈沟过春节,我当时是一名村民办教师,县文教局每月给每位村民办教师生活补助费只有五块钱,可是我的妻子张桂英是一位持家能手。为了让族叔在家里过个愉快的春节,过年前我妻子总是把族叔的外套衣服洗得干干浄浄,再给小胖做一身学生蓝外套、纳一双千层底灯草绒鞋,初二那天还带着小胖去县城娘家串亲,所以小胖陈瑜对我这个家有着深厚的感情,每次小胖从北京回村,他都要来家里坐一坐,到他父亲陈照奎住的西屋房里看一看。目前陈照奎老师住过的两间老屋保存完好,正在加以修缮。

  2018年6月23日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陈沛林大师与国际友人在一起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