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家沟

回族武术名家—沙国政

时间:2019/6/22 16:23:28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21   评论:0

 
沙国政,1904年出生于山东荣成县石岛镇北沟村。6岁即开始扎马弄拳;13岁从师姜华亭习武,后拜师于刘光兴、王者政门下。1927年,沙国政只身离乡出外谋生,于天津结交王之和、马兴义等挚友,并同学拜师于武术名家翟树珍。其后征得翟师同意,三人又一同拜师姜容樵习形意拳、八卦掌。

 
 纵观人的一生命运,往往有时会因一件偶然的突发事件而被改变。一天,沙国政在天津英法租界,因目睹洋水兵欺凌一名中国妇女而出手相救,不想此举给自身惹来祸端。沙国政为远离天津避难,只身飘零来到朝鲜仁川,投靠在朝鲜教拳的恩师王者政。

 
当时的朝鲜,已完全被沦为殖民地,华人的命运同样悲惨。华人的住宅经常受到不明身份者的洗劫;妇女不敢上街露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沙国政与师王者政一同组织起一支20多人的自卫队,昼夜分班巡逻,此举无疑成为了对暴徒的宣战,于是小打变成大打。几十次的格斗,几十次的胜利,自卫队不仅保卫了当地华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同时令反华暴徒闻风丧胆。终于有一天,几个穿着日本和服的武士找到沙国政、王者政,向他们正式下比武战书……

 
一场又一场的比试过后,日本当局最终发现,要想挽回面子,拔除眼中钉的方法只有寻机暗害……终于他们找到下手的机会。一天,王者政因小病前往医院就医,但当“医生”的针头刚刚拔出,王者政立刻死亡。沙国政刚刚意识到日本人所下的毒手,遂获悉日本宪兵缉拿他的消息。万般无奈,沙国政秘密离开朝鲜,返回中国。尽管前途渺茫,但他痴武之心却始终未改,随后他拜师大连通背拳名家修剑痴门下习练通背拳。并以武会友,闯荡江湖,足迹遍布大江南北……

    1945年,沙国政受聘于中央国术馆芜湖分馆任教,随后,辗转进入云南。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云南省武术队第一任教练,直至1985年退居二线。这位在旧社会饱经沧桑的武术家,将自己一生的心血浇灌在新中国的武术事业上,他的学生当中胡保林蝉联第四届、第五届全国运动会通背拳冠军;苏自芳获第四届、第五届全国运动会太极拳冠军、北京亚运会太极拳冠军……沙国政曾三次出访日本,很多来自西欧、东南亚、日本、香港等地的武术爱好者慕名向他求教,究竟他教过多少学生、弟子,谁也数不清。


 
 在“文化大革命”中,沙国政难逃厄运,被下放到农村进行劳动改造,成了一名赶车、挑担的脚夫。沙老曾对此说,他能从“文化大革命”的灾难中活过来,已是福大命大,因为在乡下当搬运工和脚夫的日子里,武是不能练的。但超负荷的劳动,不仅没有丢掉武术而身体练得更壮实了。
    
    然而,了解沙老的人知道:在中国当代武林的群星谱中,沙国政以其渊博的武学知识和创新精神,显得闪亮夺目。他常说:“要敢于创新,敢于革新。”“艺无止境,不要抱残守缺。”他创编的“形意拳散手炮”、“形意大连环”,综合了五行拳、十二形、连环、八式、杂式捶、十二洪捶、三手炮、五花炮、安身炮、九套环、出入洞的精华;“太极拳对练”吸收了陈、杨、吴、孙的各式技法;他创编的《健身益气法》,是他从通背拳、太极拳、行功、童子功等拳种、功法中精选提炼……所有这些新作一经问世,均受到武术届的一致盛赞与好评。

      尽管如此,沙国政仍虚心好学。一次他在带队出外比赛时,向一位年仅12岁的小孩学习鸭拳,引来旁人不解,沙老笑着回答:“活到老学到老,艺无止境。”唐代大诗人韩愈曾说过:“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博采众长,并不意味自己无能,沙国政正是善于向有一技之长者学习,才从而使自己的技艺更加精益求精。

    自古武术与伤科密不可分,沙国政不仅武学精湛,而且医术高超。几十年间,他一面传拳授艺,一面免费为很多骨伤科病人治疗。在沙国政逝世后的遗体告别仪式上,一位手拄拐杖的老人在他的遗体前沉痛志哀,悲不可言,他就是在沙国政的治疗下,不久前刚刚从轮椅上站立起来的。

    数以千计的病人得到沙国政的治疗,然而他却从未收过一分钱。在他的家中,时常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医问药信,凡能医治的,沙老必亲自回信寄药;凡不属于骨伤科的,他也必回信说明。在他退居二线后日子里,亲友曾为他办了一个医疗执照,然而至今人们发现,那本发票却一张也没动过。沙老说:“我一辈子免费医疗,现在也不能收钱。”


 
技艺上的一丝不苟,生活中的俭朴律己,成为沙老的一贯作风——崇德尚武。这也几乎成为了他一生的座右铭。

    1993年,沙国政在新加坡讲学之际,突感肠胃不适,出现腹泻。归国后在接受采访时,他还一度兴致勃勃向笔者畅谈下一步准备着手的工作计划:开办沙国政武术馆、将三万字带一百五十四张照片的《沙氏形意连环拳》出版、编写《子午鸳鸯钺对剑》、《八卦连环掌》……

      然而不久,沙老病情加剧。三月住进昆明延安医院。初始他还每天早上提着录音机下楼,教病友练“健身益气法”,后行动日趋艰难。但他仍一面嘱咐在身边照顾的子女与学生,要按时去带领病友练功,一面详细询问有关“沙国政武术馆”的筹办情况。并且以极其坚强的意志在病床前,完成了“太极剑对练”的创编,用所剩不多的余生,倾心教授沙俊杰与胡保林进行演练……

    他以“太极拳对练”始,以“太极剑对练”终,将自己对武术事业的一生贡献,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1993年8月1日,“沙国政武术馆”宣告成立,次日当沙老在病床前观看完开馆时的录象和照片后,满意的说:“很好,很满意”。随后便昏昏睡去,再也没有醒来……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一位武术大师与世长辞,尽管他生前始终未能在渴望已久的“沙国政武术馆”亲身执教,引为憾事,但他所钟爱的武术事业后继有人。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