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太极

顾青谈:祝大彤太极专访读后感

时间:2019/6/22 15:00:19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73   评论:0

   笔者酷爱太极拳,研练及传播太极拳多年。曾参加过祝先生1994年在香港的太极讲座,并购其《太极内功解》一书,认真研读后对其太极理论颇有保留及斟酌之处。再次看到祝大彤先生在《精武》的专访,愿就其中几个笔者认为偏颇、似是而非的观点提出讨论,以期抛砖引玉,树客观阐述传统武术之学风。

    其一:原文“传统太极拳心脑练注重内功修炼,简化太极拳肢体练,易学好练有不同的理念。”并著专文《太极拳肢体练与心脑练》深入阐述此观点。

    笔者认为此说是立论错误,观点偏颇。首先简化太极拳是国家组织武术专家,专门编排的一套太极拳,其目的是为普及太极拳和全民健身。简化太极拳简化的仅是招式而非内涵,它是撷取传统太极拳的动作招式,重新编排而成,整套动作编排合理,至今国内外已普及达50年之久,受益者数以万计。

    事实上,太极拳的内功修炼在于其修炼方法,而非何种套路、名称。只要练习方法正确,无论是传统或简化太极拳皆可练出太极内功。练拳重的是拳法与功法,而不是名称。拳法的内涵不正确,无论习者怎样练,练多久,与内功都是无缘或背道而驰的。休论练成功夫,连门都未曾触及。

    简化太极拳推广之初,国家体委诚邀当时武林公认德艺双磬、有口皆碑的太极大家——李经梧先生示范演练并制成推广宣传录像,得到了各界的赞誉。后来李经梧先生用一生精力推广简化太极拳,旗下桃李芬芳,人才辈出。试问祝先生如此贬低简化太极拳的偏颇言论,难道论德、论艺、论功,你还在李经梧先生之上吗?

    其二:原文:“力点是挨打的点……二人较技时,接触点上松空,力点消失了,这是太极拳接触点上的功夫,所以我时常提醒同道,循规蹈矩练拳,先贤拳家常说太极功夫在拳里。公园打太极者不在此例……”

    此言差矣,混淆视听。

    论一:力点的问题。力点既是挨打的点,但也是打人的点。它不是单一的点,这是一体两面的问题。你没有力点,如何感知对方的力点?二人较技时,必要通过接触点(力点)打到对方的劲源。双方推手产生的点,即是用一方的力点打对方的力点。

    论二:公园太极者论。太极拳本是传承中国古典文化精髓的拳,是自然的拳,对都市人来说,在公园练习和传授是很自然的事,也与大自然最接近。许多太极拳名家都曾在公园练拳和授拳。例如:杨禹廷,李经梧,吴图南等都曾在北京太庙公园(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练拳或授拳,请问祝先生,这些公园太极者是否都没有功夫在拳里?!况且祝先生自己也曾在香港屯门公园教过拳呀。

    其三:原文:“‘懂劲’的劲不是劲力的劲,懂劲是太极拳的术语,如掤劲、捋劲、肘劲……不是劲,是术语。意大是力,是动意,有时意和劲不好区别,修炼不到一定的境界,难以区别意和劲。”

    此论是谬论。意与劲的区别是太极拳修炼者的入门基础知识。古拳论曰:“意气君来骨肉臣。”武禹襄著述:“以心行气,务令沉着,乃能收敛入骨。”“心为令,气为旗,神为主帅,身为驱使。”又曰:“先在心,后在身。”均道出了意与劲的主宾、先后关系。心与意是合一的,在先:力与劲是合一的,在后。由意产生劲,由劲显出功。此意非臆想,臆想是出不到功夫的。是在意识的指导下的内炁训练,由内炁产生的劲即内功。懂劲,是懂得阴阳,懂得用法。先有劲,才知道怎样运用和转换。打个比方说:有一团搓揉好的面粉团,是制作馒头、花卷、银丝卷、千层饼,还是包子、馅饼、糖包或豆沙包?无论制作何种花样的面食,其原材料的面粉团是一样的。这面粉团就好比是内劲,这八种面食,就好比是掤、捋、挤、按、採、挒、肘、靠八种劲别。懂劲是懂得了运用,不是八法。

    其谬在于,一:“意大是力”,意和力本是两回事,太极拳的力是劲力,意可产生力(当然要有正确的方法和明理懂劲的人的指点)。二:“有时意和劲不好区别”,不懂意和劲的主宾、先后关系,当然不好区别!三:“修炼不到一定的境界,难以区别意和劲”。意是主帅,劲是功臣。意和劲是太极拳入门须知,没有入门须知,何来境界?由此请问祝先生:著《太极内功解密》一书,解何密?

    其四:原文:“‘四两拨千斤’是有条件的。前边有‘牵动’,‘牵动四两拨千斤’(打手歌),牵是动词,阳动,有力,主动的意思。太极内功应把握被动、减法。故用‘牵动’一词,配以‘舍己从人’惟妙惟肖。‘舍己从人’是修炼到高境界的代名词。”

    此语看似解答了“四两拨千斤”的问题,高深莫侧,实则似是而非。要想达到“四两拨千斤”的目的,前提条件是己方须劲整,用己方的整劲打对方的力点、局部,“牵动”对方的“四两”即最薄弱的位置——“劲的实点”。

    简而言之,击点不击面。用己方的整体对付对方的局部。换言之,想炸断一座桥,最好的方法是将全部的炸药放在这座桥的主支撑桥墩上,而非分散在桥面或各桥墩上。

    以笔者愚见,古人流传下来的拳论书籍,有时不能仅从字面含义去理解。“舍己从人”是不抗,是顺,由顺而化再打,仅是一个过程,而非境界。不知祝先生以为如何?

    经笔者多年练拳的感悟及走访高人的经验,太极拳是中国最精粹的传统文化之一,堪称是中国古典文化的结晶。作为中国人,尤其是习武的中国人,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将其传承下去,不是口头式的、哗众取宠功利式的,而是实实在在的、脚踏实地的从我做起,从拳做起,还太极拳的本来面目。  

顾青谈:祝大彤太极专访读后感

作者 顾青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