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

他是82岁的扬州生物学家他还是上海特警武术“总教头”(图)

时间:2019/6/19 16:59:05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192   评论:0
82岁的扬州老人许安琪是世界教科文卫专家组成员、国际藻类学会会员、国际苔藓学会会员、著名的生物学家。就是这样一位专家学者,还是一位武艺高强的大师。
近日,许安琪刚从上海特警总队训练基地回来。他是特警队的客座武术教练,每个月前往授课两至三天。老生物学家咋又成了“特警总队教头”?记者特地登门采访。
得悉记者的来意,许安琪收起厚厚的苔藓、蕨类植物标本,从房间里一样样地拿出他的兵器。“长兵有大刀、剑、长枪;短兵也有刀、剑、钩;软兵有九截棍、双截棍……”许安琪每介绍一样,就练给记者看。
许安琪个头不高,微胖,头发乌黑,在挥刀舞剑中,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82岁高龄的老人。“你捏捏看我的膀子。”许安琪对记者说。习武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验证练武之身最直接的方法。相比平常人,许老的臂膀要粗壮、硬实,根本捏不动。
恰好许安琪的两个徒弟,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唐正波与汤顺祥过来看他。他伸手与他们过招,就此演示他去各地公安学校、特警队教授的贴身靠打的武术套路。两个徒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许安琪两至三招“制服”。“你们都忙于工作,练得少啦!”老人批评道。
许安琪告诉记者,习武之人,每天都要拳不离手。不管是严寒酷暑,他都会练上一套拳,舞枪、舞剑。在老人家楼下,他还特地给记者练了一套如今很少见的梢子棍法。
所谓梢子棍酷似双截棍,只是两截棍,一段长的,一段短的,中间用铁链连接着。平常人拿在手上舞弄,稍不慎就会打在自己身上。而在许安琪的手中,就成为一样听话的武器。一招一式,收放自如。
许安琪告诉记者,他生于扬州的武术世家。祖父许遇春是民国年前全国闻名的武术家,曾担任军阀徐宝山的管带。父亲许干成曾任扬州中学、震旦中学、私立扬州中学(新华中学的前身)外语教师,同时,他承家传自幼习武,长期练习内外家功夫60多年,熟练刀枪棍长短器械及徒手套路及擒拿散手实用技巧技能,是扬州解放后体育场第一任武术专职教练,习武授徒。已故扬州武术名师孔选青、周华禹、汪侠芳、殷生发等均是其弟子。
“我6岁随父练武。8岁开始正式学武术套路,学燕青拳青毛狮拳、七星刀、四平剑、太祖棍;10岁拜徐文泉为师,学西凉拳、石头拳以及三义刀;15岁又拜何玉山为师,转而学戳脚门拳术6年;20岁后因考取山东大学,毕业后分配至山东工作。”说起自己的习武之旅,许安琪如数家珍。
为传承父亲遗志,许安琪在工作和研究之余,仍坚持习武,先后拜山东名师姜传文学习华拳门、查拳门多种套路,张飞十八枪,黄忠枪,梢子棍,双手梢子,三截棍对练等,这还不够,又拜师邵坤、于海、单香陵学习螳螂拳。
许安琪告诉记者,练武的行内人都知道,武术有表演和实用两种。“实用也就是实战性,讲求一招制敌,要狠、快、绝,一出手就能将对方制服。”许安琪将所学螳螂拳进行揣磨研究,注重螳螂拳的实战性,在组合动作技巧中更关注打拿结合、打摔结合,并且掌握和运用了贴身靠打与放长击远、打拿摔三位一体的搏击技巧。
尽管身怀武术绝学,许安琪却用来与同道切磋武艺,积累实战经验,从不与人逞强斗勇,伤及他人。有几个在扬州武术界广为流传的小故事,足可以验证许安琪的功夫和性情。
2005年,许安琪去紫藤园办事,到了一位副总的办公室。众人听说他会武功,执意要他表演。许安琪因为场地小,不好施展,就没答应。可对方不依不饶,还把门关上不让他出去。无奈之下,许老举起拳头,一拳下去,厚实的办公桌面居然被砸出一个洞。众人皆惊,有人说,乖乖,这一拳如果砸在人身上,骨头不碎才怪呢。
2009年,许安琪去南京招待所吃饭。所长听说他会武功,也要比试一番。许安琪说:“我们文比,每人各打对方三下,如果脚步移动了就算输。”许安琪先让对方打,他蹲了一个马步,结果对方打了三拳,他巍然不动。轮到许安琪出手了,他却说:“我不打你,只用两个手掌轻靠你一下,如果动了算你输。”很快,许安琪两手发功,在对方的肩头靠了一下,眼见对方后退几步,只听“咔嗒”一声,后面用三合板搭建的墙壁被对方坐了一个洞。
扬州的成明(化名)有20年习武经历,2010年,听到有人说许安琪有功夫,就要与他过招。许安琪坐在椅子上,成明一伸手,被他迅猛地擒拿着,“扑通”跪倒在地。成明立刻起身,又伸手,谁知又被擒拿住,跪在地上。一连三次,均是如此,成明心服口服,当即跪下拜许安琪为师。
不仅成明,许安琪一身铮铮硬功夫,让不少热爱武术的青年所景仰,他们辗转找到他,拜师学艺。如今,他收徒40多个,遍及全国各地。在弟子中学有所成的如青岛市公安学校校长、教练员夏航,山东济南大学体育系武术教授王丽,山东省武术队、原女子总教练童小玲,胜利油田总教练隋子善等。
而去公安学校、武警、特警部队教学,许安琪说:“是受了师兄蒋浩泉的影响。”蒋浩泉是中央高级首长的贴身保镖的总教练,被人称为亚洲拳王、活着的霍元甲。他曾在1985年与世界拳王阿里交过手,打败了曾经获得22次世界拳王的阿里。
“师兄就是把武术的实战性发挥了其应有的价值。”有了这样的想法,一直怕担“教人打架”恶名的许安琪,从上世纪80年代初,还在曲阜师范大学任教期间,受聘担任山东驻军某部队侦察班、特务连,蒙山空军基地的擒拿、格斗教员。
1980年,许安琪担任上海公安学校的武术教练,培养了一批武艺高强的警员。“参加训练的都是挑出来的体格素质相当好,头脑灵活的小伙子。”许安琪拿出两大张当年他训练学员的黑白旧照,均是贴身搏斗。照片中,许老向一个小伙子悉心教授着一招一式。
说到这,许安琪笑着说:“当年的小伙子不少成了领导干部,但功夫还在。只要有机会,都会在一起交流切磋。”正是这不断的武学之缘,学生、弟子及同门师兄弟各方举荐,许安琪先生担任上海武警总队、上海特警总队训练基地、扬州巡警队等公安武警部门的武术教练或指导。
大家看过电视《水浒传》中,林冲担当总教头,训练官兵的镜头。而这位82岁的老教授是如何当一帮特警的武术总教练的?许安琪向记者讲述了其中的过程。
“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大场面,那个教不到位,教不好。”许安琪说,“每次上课的学员都是五六个人的小分队,教学分三个步骤。第一步,我先连贯起来打一套拳,这是快动作,先给他们感性的认识;第二步,是慢动作,我把每个动作分解下来,一点一点讲给他们听;第三步,找真人演练给他们看,他们再自己做,同时讲解提问。”
虽然是客座教练,许安琪对学员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他说:“我对他们说,百遍会,千遍熟,万遍用。新学的动作,要连续练上一两个星期,不到一个月,绝不能出手。”
于是,每隔一个月,许安琪都会前往上海特警总队,检查学员们的学习成果,再教授新内容。
什么样的人能习武?习武要注意什么呢?许安琪说,习武首先要有爱好,再就是坚持,最后就要讲究科学的训练方法。
他说,习武的人好多没能长寿,仅扬州市,自民国以来,就有许多武术名师英年早逝。“50多岁,60多岁就走了。他们有一身绝好的武艺,却不知道要用科学的方法。以硬克硬,长期如此,必然对身体健康有很大的伤害。”
为此,许安琪整理出一个适合所有习武之人运用的方法。“第一,准备活动,热身,由静及动;第二,弄拳舞剑的武术活动,中间过程记得要用腹部呼吸,而不能张大嘴喘气;第三,整理活动,将身体从动及静,慢慢地收回来。”
许安琪,这位82岁的扬州老人,每天清晨或黄昏,大家都能看见他翻滚扑腾、弄拳舞剑的矫健身影。在他身上,武术不仅是强身健体,修身养性的最好方法,也是为国防和公安战线培养搏击人才的技术才能。
习讲述学生时代李克强亚欧行不动产登记条例法国别墅被查被双开楼市止跌回温海外维和一架军机坠毁陕西央行降息满月论文工厂北京建新机场复查聂树斌案李克强五次出访现役红二代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