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太极

忆14年习武氏太极拳的往事 感恩导师孙建国

时间:2019/6/19 16:53:51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106   评论:0
回忆起十几年来习练太极拳的经过,心里总是感慨万千,千言万语说不尽。刚开始到湖北省武当山学功夫练拳时,总认为打倒一个人或者是打打沙袋、劈劈砖这就是功夫了,就了不起了!自从在武当山三丰武馆有缘认识了武氏太极拳第五代直系传人孙建国老师开始学太极拳后,才知道什么是深奥的太极哲理,才明白什么是明师十年指示!从心里上认识到了中华武术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它蕴藏着力学、文学、医学、佛学、道学、哲学等等,要从根本上想把它学通学精也是一件不易之事。但我仍然会坚持不懈的努力着、一直努力终生。我坚信只要有正确的目标,加上自己的艰辛努力一定会有好的成果。

1994年到1996年曾几次想到武当山学功夫,都是因为经济条件不许可而告终,我27岁那年,为了学到武当内家拳功夫,只有从四川老家穷山村里孤身一人来到广东打工,辛辛苦苦,省吃俭用一年多时间攒了几千元,又到亲戚家借了几百元才够交学费。
1997年千里迢迢来到湖北武当山武馆学习内家拳,可学费交后武馆小教练就安排我们每天早晨排队上山跑步5公里左右,回来后踢踢腿、弯弯腰。下午到山后面站站桩,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具体细节怎么站也不得而知。有一次在山后让我们弓步压腿,由于我从小在山里劳动没有基本功一时压不下去,武馆小教练气狠狠的说我‘你太笨了!还不如回家种田的’,一脚踹在我的后腿,使我的腿猛的跪在地上,正巧地上一个小石子一下刺进我的膝盖肉里,顿时鲜血直流地上,我咬着牙忍着剧烈疼痛不敢吱声!而后还是要我自费治疗,当时我非常生气含着眼泪往肚里咽。时间很快半年多过去啦,可没有学到一点内家拳的功夫。太极拳几乎没有见到过。
自从武馆邀请武氏太极拳第五代直系传人孙建国老师由深圳到武当山武馆后才开始真正接触到了太极拳。孙老师为人真诚憨厚、平易近人,我们武馆全体学员见到孙老师都是非常亲切又高兴!
自孙老师来到武馆担任主教练后,开始每天下午三点准时教我们武氏太极拳。当时我们武馆分小班,中班,大班,养生班四个班。孙老师是担任大班的主教练,大班40多个学员都来自全国各地,当孙老师开始上课教拳时一下子变成100多人了,因为其他各班的学员都悄悄的跑来听孙老师讲课了。
武馆为了训练学员行动快速,半夜12点搞紧急集合、吹哨后5分钟迟到者惩罚站桩两个小时。有一天晚上刮着北风又吹起哨子,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往操场跑,我和其他三名同学迟到几分钟小班长就用棍子向我们很很的打了20棍 而后罚站桩两个小时不准动,当我们站到40分钟左右时两腿开始麻木、涨疼了,其他两名同学悄悄的站直起来放松休息了,而我仍然马步下蹲咬紧牙关忍痛一动不动的站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天空中刮着寒风,刺骨疼痛让我都全身都麻木啦。当我站到一个半小时时混身热、冷、涨、麻、疼已经没有知觉了,当有人说两个小时已够了,可以走啦!我的身体已经僵硬不能动了,我刚迈出一步就跌到在地了似呼成了休克状态!孙老师听说后跑来帮我点穴按摩,并有两名同学搀扶我回到了宿舍休息,从此我练功做事更加严格认真了!孙老师平时对我们学员很关心,后来武馆的练功制度、纪律制度、生活卫生、全是孙老师来协调管理定制的。

有一天下午,孙老师在看我们几位同学在山后比力气推手练功,有三、四名同学被我一一推出摔倒。有位同学说:“文贤你和我们孙老师推手感觉如何?”我说:“好的!来”,因我以前在四川老家从山上背起二百斤重的活猪走几公里的山路,还有经常上山砍柴背柴自己感觉力量很大,我就搭住孙老师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前推后拉时,只听“啪!”一下子,孙老师顺势把我摔出一丈开外跌倒在地下又翻了一个跟头。当场全体同学拍掌欢呼说:再来一下…;… 我起来拍打身上的土说:“不来啦!不来啦!我已经体会到太极拳借力打人的滋味啦!太厉害啦!”接下来孙老师耐心的给我们讲太极拳的身法要领及内外三合的要领,使我感悟颇深从此以后更加坚定信心好好学习太极拳了。
1998年10月份,河北邯郸要开国际太极拳联谊会,邀请孙老师回家参会不知何时能回来武当,我们几十位同学依依不舍的含着眼泪去送孙老师山下。临别时孙老师对我们说:“练拳不在多而贵在精,一通百通,只要真诚的好好练一套太极拳就够你们练一辈子了。以后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写信给我,我会一一解答的”。孙老师虽然离开了我们武馆,但是教我们的拳,我们一直在努力练习,太极拳带给了我的信心,带给了我希望。有时在武馆里内心闷得慌有心里话也没地方说时,就写一封信给孙老师,他收到时准回信。一年到头了过春节时,武馆放假我又回家闭门苦炼两个月左右,邻居都不知道我已经回家了。

半年多又过去了,到了1999年的秋季,原在武当山武馆的同学熊飞从陕西安康来到四川找我,与我商量一块要到河北永年孙老师家继续学拳,而后我们从四川又坐车来到武当山,四处奔走请了一尊张三丰的铜像和武当宝剑做为赠送孙老师的礼品。当时由于我们俩学拳思想观念不同,熊飞说:“练拳要刚劲有力”。我说:“太极拳讲究松柔大方”。为此我们争辩不休,由争论变为争吵而后乘火车都不坐同一列车上,我们心里谁都不服气,故而各自乘一列火车来到河北永年请孙老师来评论。
第二天到河北邯郸后。孙老师到火车站接我们,还安排我们同住一个小旅馆的房间里,从四川到武当山又来到河北邯郸旅馆为了拳理拳法争论谁都不服气,又开始争论到争吵,几呼要打起来,后来熊飞晚上大哭起来谁都不理谁!第三天孙老师过来看我们听说此事后耐心地解释说:“你们千里迢迢来学拳为拳理拳法争论不休也是好事!但不必伤了感情和合气!“你们练拳在初期阶段,也应根据自己的身体素质去练习。刚的练也可以,柔的练也可以。练功就像爬山,此处悬崖峭壁也能向上爬去,彼处缓慢曲折的路也能爬上去。就是路线不同、时间长短而异,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向上爬行的,但就怕你爬错了山头走错了冤枉路。练功也是一样的应根据自己的体能去练就对了,只要你们自己感觉舒服就好。因人而异,因材施教,不可千篇一律的练,发挥出自己的特长就好”。最后孙老师又给我们总结了几句敬语:“练太极拳第一要练出前辈的特色;第二要练出太极的风韵;第三要练出自己的个性;第四要练出武术的威力;第五要练出浑圆的气魄”。从此我们俩才恍然大悟、心开意解、非常高兴、合好如初,以后按照孙老师的指导思路去发挥自己的体能特长去开心练功,长功也确实很快!。
在2000年的秋季我与几名师兄弟一起在河北永年正式拜师后,师父为了让我们能长时间呆下来练功,不再用家里的钱,就在邯郸钢铁厂托拳友帮我们安排工作,钢厂上班露天作业冬天真是寒冷,北风刺骨,灰尘又大,吸进肺里身体十分难受又影响练功,师父看到我们实在太辛苦,最后又把我们带回邯郸峰峰市区帮我们租房住。
农历10月份回到峰峰市区后,又来了一位河南三门峡的刘建丁师弟,建议我们师兄弟自办豆腐厂,做豆腐自产自销买搞一点生活费。还有峰峰市区王会平师兄帮助租房做豆腐,磨豆腐也是非常辛苦,每天起早贪黑的,冬天天气恶劣,大雪纷飞前面冰雪没有融化,后边的大雪又铺盖而来。我们师兄弟三人赵超、熊飞和我推着三轮车买豆腐时站在冰天雪地里,脚冻的走路都走不动,由于冰雪太滑经常摔倒在冰雪地里。人是人,车是车,人车翻天,师兄弟你笑我,我笑你。很多人行走都会摔倒在雪地上。但是师父每天晚上都来豆腐厂教我们太极拳,给我们鼓励:“越是艰苦!越要努力!”
即使很厚的大雪,师父从来没有不来教我们练功,天天晚上来指导我们。晚上睡觉由于太冷,盖的棉被上被全部雾气包围,甚至棉被结成冰块,即使这样我们的心还是热哄哄的,乐悠悠的练功。因为有师父的亲自指导。
记得那是2001年的正月,我们师兄弟回家过完年又到了邯郸,重新做起豆腐,一段时间由于租的厂房要拆迁,做豆腐暂停。师父与我们商量决定南下,边找工作边练功。二月份师父与我们一起乘火车来到广州、梅州、汕头等地找工作,因师兄弟年龄不同而不在一个工厂而分手。但我追求学拳练功的心切,仍渴望早日步入练功轨道,打工不是真正的追求。
当年冬季,我们师兄弟电话联系又回到了湖北武当山,找到了一个由明朝时期遗留的破旧宫殿,避风避雨住下来,由于经费紧确,武馆依然不能进。所以我们自己只好在山上种点菜、买点米,自己做饭。师父后来又在武馆担任主教练兼办公室主任,离我们住的地方相隔三公里路,师父也常到山上来旧宫殿玉皇阁来看我们还给送点吃的东西和《佛经》书并耐心指导练功。我们除了练习太极拳外,还自学道教文化,佛教文化和看经书。生活是非常艰苦的,时常一日两餐而过,玉米粥、大米粥、水煮野菜放点盐,说实话那时候过的日子是常人不能过的,我们能过,常人不能吃的,我们能吃,常人不能忍受的,我们能忍受,常人看不惯的,我们能看习惯。
我们睡的床就是几块破木板和自己上山割一些细嫩的草,晒干后铺垫。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一住就是四年。因身体缺少营养有时走路两腿打哆嗦发软,不过我们的意志是很坚强的,我们心情是快乐的。我们对世上的众生都是感恩的!是永远铭记在心的!师父教拳传功也是多么不容易的!我们师徒心情永远是相随的。
记得是2004年夏由湖北武当山又转移到河北的天桂山宫殿内一住又是三年,本想把功夫练好后,给师父一个惊喜,然而事实与愿望相违背未能如愿,由于河北的天桂山更寒冷。而后又随师兄弟们一起来到荆州、恩施州、南武当(英山)、陕西西安等地,生活过得很复杂,往往天不随人愿,于2006年冬季又从北武当山下山回家了……

在2007年春,经师父的介绍按排在浙江仙居的师弟工厂里边做工边练习武式太极拳。没过多久,师父由于挂念我们,又从河北永年太极故乡来到浙江仙居的工厂,每天晚上9点下班后师父和我们几位师兄弟一起练功,指导我们练拳推手。常常练到零晨一两点甚至三点。谈心得体会、辩证拳理拳法、探讨人生观等。因各自身体素质不同体会也各异。有时候身体一时不舒服不想练拳,一时有失落感的时候,师父总是鼓励我们。前辈云:“练太极拳也有周期性循环,从一时不舒服到舒服也有一定的过程,有时不练拳反而找不到舒服,不练功体会不到乐趣之处”,从而又增加了我的信心。
记得那时从浙江回家后,在家里过着清贫闲居的日子,师父还是很挂念我们的当弟子的,又介绍我到苏州太仓服装厂打工,2008年5月份正式上班,又在10月份师父来我厂看我,并且纠正几年来练太极拳的误区,晚上6点开始边谈边练,一直到第二天凌晨4点钟,师父临走再三叮嘱我,练拳要细心体会,节节贯穿筋骨粘连的劲路和应用。师父不在身边时候我和师父经常打电话谈拳的体会一谈就是一小时左右。师父总是耐心地教导,让我心里的疑点解后才好罢休。
十月份,师父又来电说山东烟台栖霞市太虚宫同道好友聘请懂道学、佛学、会太极拳的有缘人士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我和师父非常高兴来到了太虚宫这美丽而神圣的地方,这的确是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缘。

此处天时、地利、人和,太虚宫是我十几年来的学习武氏太极拳及佛道文化,体现我人生价值的风水宝地。我深深地体悟到武氏太极是伟大的文化拳,是深奥的哲学,是强身健体的武学宝藏,可以改变以一个人的身体素质和精神面貌,通过十多年的勤学苦练,我真是变了一人似的,感谢师父的耐心教导与培育。
今生今世,太极拳都会伴随着我。为了人们身心健康快乐,机缘成熟时,我也会像师父一样让太极之花开遍全国乃至全球,温暖人间普度众生。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