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内功篇

太极是人类的觉醒,太极问道

时间:2019/6/16 15:13:38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161   评论:0

本文是丘学文先生发过来的,如果留意评论,会发现先生很多精彩的评论,令很多人受益,让人感恩其菩萨心肠。这章是值得反复揣摩阅读的收藏级文章,信息量很大,太极从来不是拳师及世人的理解。另外一玹氏先生西游尚未归来。
正文:
太极拳是古代道家的吐纳导引术结合中华传统武术而发展起来的一种内外兼修的哲学运动。太极拳讲究形到,意到,气到,三位一体紧密协调运行,修炼太极拳的关键在于“得气”。要得气,除了常练套路,其关键在于站桩,站桩就是练内气,师曰:“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战国时代的屈原对桩法情有独钟,他在《远游》中写道:“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露。”太极拳要求修炼者在练习时忘言守一,意驻空灵,身体松静,精气神协调同步运行,神依气立,气依神行;呼与吸,开与合遵守太极的阴阳法则,即鬼谷子所说:“为小无内,为大无外,益损,去就,倍反,皆以阴阳御其事。阳动而行,阴止而藏;阳动而出,阴随而入;阳还终阴,阴极反阳。”这是练习太极拳的经典法则,无论是打拳还是站桩。人体肚脐眼下的一寸三分地,有一个虚无窟子,那就是丹田,丹田是人体太极的核心,物物各具一太极,人体也不例外,古人也称丹田为天根地窟,认为它是人体与宇宙万物相互影响联系的唯一门户。练习桩法时,丹田如黑洞般不断吸食周流在宇宙间的精气,人体入静越深,得气越多,故《黄帝内经》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练气一定要选风水极佳之地,好地方往往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当然,修炼者如果能在北纬30°线上站桩,那是最好不过,因为那里的气场广袤无边,深不见底,如白皑皑的冰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随着修炼者一次次的呼吸开阖,宇宙精气便源源不断地储存在丹田之中,日积月累,在丹田之气达到饱和状态之时,丹田就像饱食能量的宇宙白洞一样发生爆炸喷发,在气爆之前夕,修炼者会瞬间进入一种极度空灵之境,四肢百骸仿佛融化在空气之中而消散了,而感官也似乎与外界绝缘,仅能听到自己呼吸如抽送的风箱,心跳如敲鼓,血液若潺潺流水,突然脑内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惊见一只毫无厚度的金色箭头从修炼者的前额射出,直插苍穹,疾如电光,箭头起处,水雾弥漫,那情形犹如现今网络流传的UFO经典视频,画面中悬停的UFO突然启动,以一道电光飞遁而去。其实,那只直入虚空的金色箭头便是修炼者当初投胎而来时的那一点灵光,即本真,是人体的先天之气,太极真人张三丰说:“宇宙间男女所赖以生而不死者,惟此一点阳精而已。”阳精就是这只金色箭头,又说:“人人心上有先天,亦道也。”我们常说每个人都有道性,佛性,就是因为人人拥有那只在父母媾精一团时自天而入的金色箭头,这只金色箭头是人体芯片,它包含了我们个体生生世世的信息,包括精神思想,这只金色的箭头才是我们的真我,本我,而我们的身体只不过是这一点灵光赖以寄居的一个小小的客栈而已,我们生生世世来去匆匆,而不变的是那一点灵光。虽然这种气爆夹带着开天辟地的能量,但并不会惊动其他任何人,因为爆炸是发生在虚空,与我们现实世界绝然相反的那个时空,即太极图中描绘的另外一半。师曰:“此乃接通天地信号也。”黄元吉老先生称这种丹田气爆为太极开基,这一点灵光非有智珠慧剑不可得,从此可以直造无上根源。太极真人张三丰也说:“冬季一阳来复始,霹雳一声震动天。”描述的同样是太极开基的状态。张三丰先生在其曾经修炼的贵州省镇远市青龙洞修建了一座箭形的三角亭就是为了纪念一点灵光一飞冲天,归根复命的太极状态。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前的大道尽头就是一个以绿色植物围成的巨大箭头,大道是箭杆。笔者在国画大师周永海先生家淘到一个木雕,木雕以一个形似玛雅人的头像为主题,吸引我眼球的是雕刻师以鼻梁为箭杆,箭头指在前额,“那不是太极开基吗!”我当时心里一阵惊呼,便毫无顾忌地向周老师索取,其结果是如今这个太极开基木雕稳稳当当地挂在我的办公室。如此看来,无论是中国人,欧洲人,还是南美洲玛雅人,太极无界。
古人认为,我们未出生以前,一片太虚,托生于混沌无极状态,当父母媾精一团,卵子受精之时,一点灵光投入胎中,此是最初的太极开基,自此阴阳相推,刚柔相摩,八卦相荡,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及其十月形全,脱离母腹,此时,金色箭头以经络系统的形式已存在于人体当中,即灵魂,与人体共生,所以《淮南子.原道训》中说:“夫精神者,所受于天也;而形体者,所禀于地也。”太极修炼者经太极开基一炸,重现了一点灵光投胎时的情景,可以说,太极桩法能让时空倒流。英国电影《古墓丽影》描述了女主人公劳拉历经万险而追寻神光三角,万物之源的故事,或许,导演的灵感就来自这只金色箭头,一点灵光。太极开基后,修炼者很快会有第二次爆炸,如前次一样会进入一种极度的空灵之境,突然感觉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同时炸起,汇聚成一股巨大的能量竟能将修炼者高高抛起,太极真人张三丰对此有如此精彩描述“水火既济,顷刻间浑身如炒豆子一般相似,一齐爆开,浑身气血,都会形成说话,就在身上闹成一堆。”至此,修炼者已达到水火既济(卦)的状态。经此一炸,修炼者经络畅通,不再有任何伤痛;骨节全开,练习太极时,形意气三位一体,节节贯穿,绵绵不断,《易经》曰:“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其描述的就是太极开基以及水火既济的状态太极开基,一点灵光直造无上根源。老子说:“常无欲以观其妙。”老子这句话道出了修炼者应持有的心态,无欲。如果我们能遵循老子的教导,保持一颗平常心,在似睡未睡之际,可以欣赏到一幅幅往世今生甚至未来的精彩画面,如幻灯片似地投影在自己额前的上方;有时,修炼者还会在“梦境”或状态中反复播放自己生生世世那些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的经历。生生世世的你,或许会有不同的面容,但不变的是精神,这是由一点灵光所决定的。百代变化的是形体,不变的是那一点灵光。一点灵光携带着往世今生来世的信息,经太极开基,百代信息被激活,故修炼者能够欣赏到自己百代的容貌和经历,但对于一点灵光来说,百代的信息共存其中,就无所谓过去现在未来,它们同时存在。如果用三维坐标轴X,Y,Z来描述空间,那么,时间就是与空间坐标轴重叠的三维坐标轴X’,Y’,Z’,时间与空间都不能孤立地存在,这就是我们古人的宇宙观,四方上下谓之宇,是空间的总称;往古来今谓之宙,是时间的总称。时间与空间是一一对应的,在三维时间轴上演绎着三维空间的变化发展,时间与空间是共生的,两者互为表里,时间为里,空间为表;时间为隐性,空间为显性;时间是空间的灵魂,空间是时间的形体。一点灵光从原点出发,沿着三维时间坐标运动,对应着不同的三维空间,在自然界则显现为我们的生生世世。如果说,一点灵光是人体累世运动的全息图,那么,时间是空间运动的全息图。一点灵光划破天际而来,在身演化为经络系统,是人体的灵魂,真种子,本我,真我。一点灵光是人体的全息图,内在程序,一生的作为便是内在程序的运行显化而已。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孔子是否在暗示时间与空间就如河水与河道的关系呢?河道如斯焉,逝者如斯乎。
太极修炼,精彩无限。修炼者此刻已悄然进入了太极之门,可以一窥太极时空的奥秘。子夜时分,身体进入深度的寂静,全身的毛孔竟像真空泵一样大量吸食周围的空气,吸食的量也远远超出身体所容纳的极限,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全身细胞突然颤抖,似乎体内有无数只蚂蚁踩着同一节拍,摆着同一步幅,急促劲舞,这一状态会持续两分钟之久,突然一切归于平静,戛然而止。有时,身体的毛孔竟像压缩泵的喷管一样射出气体,喷出的气量也远远超出自己身体所容纳的极限,正如老子说“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此即“炼精化气”之说。太极修炼者在站桩或练拳时均采用逆呼吸法,那是几于“道”的呼吸方式,天道逆行也。逆呼吸法会让久而习练者从鼻腔呼出的气量远远少于呼入的气量,除了有一部分废气体通过人的鼻孔和表皮散发出去外,其余的宇宙精气作为能量以超压缩的形式存在于人的丹田或经人的意念作用逐渐转化为人体组织中的特殊成分,比如佛家舍利子,道家金丹等等,久而修炼者甚至可以长时间只有吸气,没有呼气;或者长时间只有呼气,没有吸气,更有甚者,如前面所述,仅用丹田呼吸,这就是胎息,胎儿在母体中的呼吸方式。老子也因此发出疑问:“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天地如此,人体也如此。
太极开基,一只金色的箭头射向苍穹,重现最初投胎时的情景,不久脑内会再次发生一声巨响,修炼者可以看见一只金色的箭头,划破虚空,呼啸而至,如电光子弹直射回修炼者的脑袋,尽管修炼者会在潜意中习惯性地规避,但是没法幸免不被击中,此刻,一点灵光又向你复命来啦!此状态古称“一阳来复”,一点灵光落入丹田气海,化作一尾悠扬活泼的金鱼状气团,这是金丹形成前的雏形,故仙经曰“神入气成胎”。在随后不久的状态中,修炼者可清晰地看到遥远的虚空中有三只闪光的金色箭头上下排成等腰三角形极速射向其头部,击中瞬间,嘎然顿悟,此乃“三阳开泰”是也。三阳者,乃三丰也,三丰先生之名就取象于此。
太极修炼,大道在前。修炼者只要身入虚极静笃的空灵之境,可内视反观丹田之气,氤氤氲氲,混成一团,如银河系星云图在旋转,那是人体太极,“物物各具一太极”,不出百日,银河系星云图一分为二,其状犹如在你的眼前投影出一幅逆时针旋转的红黄双旋臂太极云图,如天体卫星一样在逆时针自旋的同时遵循一定的轨道公转,远离时变小,靠近时变大,周而复始,演绎着宇宙中星球, 星系的运行规律,“直至丹田气满,结成刀奎也。”三丰先生见此如是之说,那太极星云图就像两把勾在一起的弯弯镰刀,正是“太极生两仪”之象。自此不久,那红黄太极云图演变为单一的逗号形状金色云团,似乎太极图中只剩下一条金鱼在转悠,那金色云团在自旋翻滚的同时,上下前后飘忽,悠扬活泼,且越滚越大,那是一点灵光在不断地复制自己,即“炼气化神”之说,三丰先生为之形容“黄河倒卷,泥牛耕田。”此时,丹田之气已由最初的白色内气“炁”升级为更高能量更致密的金色内气“気”,同时,随着修炼的不断深入,可内视丹田中有一颗金光闪闪的気丹,其状就如打击乐器“金钹”,中心像草帽般凸起,UFO目击者看到的不明飞行物也大部分是这种形状。
《西游记》中孙悟空就曾被困在金钹之内,金钹收放自如,就算无限变大的金箍棍也没法将其撑破,最后孙悟空变来牛角,用牛角钻破金钹,总算从牛角孔内逃离,作者吴承恩的灵感或许就来自人体这颗金色気丹。在古埃及金字塔中的石雕中就有状如金钹的炁丹图案,其实古埃及法老藉此気丹图案向后人透露出金字塔的建造秘密及其蕴藏的无数的后人不解之谜,只是现在的人仅仅把它当作不明飞行物UFO图案,其实不管是不明飞行物UFO之谜还是古埃及金字塔之谜,百慕大三角之谜,打开谜底的金钥匙就是应道而生的金钹炁丹。随着修炼的深入,金钹炁丹渐渐显像为金色球形炁丹,炁丹常常游离体外,有时用相机可以无意捕捉到,那是一只金色的小球,比乒乓球还小一点。
那颗金色炁丹就是人体的内丹,金丹,一般人身上只有内气,即内炁,是通过呼吸及饮食而得,金丹是修炼者通过吸食宇宙精气修炼升华凝结而得来的,人杂念少得丹早,杂念多得丹迟,当金丹形成,神气合二为一,打成一片,韶华子王大有先生称之为太极炁化光球,可以受灵魂的指挥而升降,太极炁化光球可以承载阳神飞升。“炁”是高质能高致密度的炽热高温气核,是宇宙明点,一点灵光,这是我们当今宇宙学家正在寻找的宇宙暗物质,暗能量,“気”广泛地存在于粒子,中子,原子,分子,天体,星系的核心,如地球的地核,太阳的光体,银河系的银核等等。太极炁化光球是形而上的生命场态能的显化,在某种特殊场合下,环境激化,通天达地,作为宇宙生命场能的太极炁化光球显现为一团高功能状态的光,此光称“玄光”,其光极强的时候肉眼也可以看见,用相机也可以拍摄下来。在古老的寺庙道观教堂,人杰地灵之地,古墓考古现场,往往可以拍到这种玄光,王大有先生说,这是一个大的信息场,里面有生命,以光团的形式出现。人的视线有屏障,看不到光团里的生命,这里面的生命是和人一样的人,同在一个世界,一个地球,一个宇宙,同一个层次面,同一个空间,可以和我们一起照相,可摄入同一个画面。
在修炼金丹过程的同时,常常可内视丹田之气为一团白色的云雾呈现眼前或高挂空中,古人称之为“白云朝顶”,云雾中有个银色的云洞如一轮淡淡的明月,洞口面向修炼者,洞身有连环九重如内螺纹,向上通向虚无缥缈之处,此云洞入口古称“玄谷关”。在丹田之气状如云中明月之时,内气在丹田中轻扬漫舞犹如一幅副会运动的水墨画,某瞬间呈现的水墨图形会随着修炼者的意念自动变形,如虎如蛇,如山如云,随心所欲,奇妙无比。有时修炼者的意念可以跳出洞口,站在无限高处,惊讶地发现原来的云洞只不过是一条横亘东西的云道入口,云道延绵不断,两端消失在东西两侧,似一条神龙见首不见尾,太极张三丰形象地冠以“曲江”一词。修炼者意念在云洞中快速穿行,仿佛云洞无穷无尽,永无休止,也难怪屈子说:“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有时意念则瞬间穿越云洞,犹如一纸之隔,在洞顶出口,古称“天谷关”,顿见一副林海雪域高原图,意念融入其中,那竟是一片白色的仙境;有时意念穿越云洞,在洞顶天谷关乍现一幅富春山水图,意念倏入其中,眼前呈现出一片绿色的仙境。随着修炼者入静越深,丹田气益生,不出百日,修炼者在练完功后,会感觉周身无比的快活舒畅,似乎有一阵微风在身体内的经络中往来吹拂骚动,闭上眼睛,只见寰宇之内红色漫漫,红红的山峦,红红的湖海,红红的天空,红红的云彩,天地之间呈现立体的红色世界。三丰先生对此是这样描述的“尔时一阳来复,恍如红日初升,照于沧海之内,如雾如烟,约隐约现,则铅火生焉。”铅火是指内视丹田中悠扬活泼,上下飞舞的一点灵光化作的金色气团,金色气团借丹田之气不断地复制自己,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最后凝结成金丹,故仙经曰:“气归神结丹。”此乃“炼气化神”之象。随着修炼的深入,修炼者在站桩或即将入睡之际,常会感觉自己笼罩在万丈金光之中,那是一个金色的仙境。从红黄双旋臂太极云图到白色的,绿色的,红色的,金色的四重仙境,即是“两仪生四象”。
太极修炼,与道相倾。经过多年的潜心修炼,修炼者在内视中可见一轮金色的灵明宝珠高挂虚空,光耀如日,这与儿时看到的棒状UFO情景极其相似,透明的棒状UFO向下散发着柔和的金光,像一只倒扣的透明金碗,将方圆几十平方公里的乡村夜晚照得如同白昼,棒状UFO在夜空中悄无声息滑行了二十几秒钟才消失在视野中。儿时遭遇UFO,震撼着心灵,一直以来,非常想解读它,直到跟随老师练习太极几年后,儿时遭遇UFO的现象重现在状态中时,不禁更加惊讶不已。每当夜深人静,那颗金色灵明宝珠时常会高挂虚空,元神倏入其中,顿觉头顶金光闪闪,光芒万丈,直达天宇,这颗灵明宝珠便是宇宙天元“道”,对应着《易经》中的泰卦。为此,屈原说:“壹气孔神兮,于中夜存。” “超无为以致清兮,与泰初为邻。” 文中“壹气”与“泰初”皆喻灵明宝珠“道”,这与吕祖洞宾所说的“内丹成,外丹就。”两者异曲同工。当人体金丹(内丹)形成之时,宇宙天元“道”(外丹)也开始显现在修炼者的状态之中,两者遥相呼应。金丹形成,修炼者气满神全,无论是在子夜,还是醒来后的清晨,尤其在酒后,修炼者往往会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瞬间堕入极度空灵之境,霎时,体内精气翻滚如滔天巨浪,体外犹如龙卷风旋至,在狂风中身体如鹅毛般飘起,并像机床高速车削铸件一样,不断抛洒着身上的一切,在疾风湍流中顿感渺小。突然,一声巨响,犹如子弹出膛,体内翻滚之气浪从头顶(上丹田)破壳而出,携带著元神直上九天,此时的修炼者无法自视,一切皆空皆虚皆无,仅存一点灵光而已,此时的一点灵光又无所不能,即使是层层障碍,也是一穿而过,无有入于无间;即使亿万光年之遥,也是一览无余,尽收眼底;即使亿万光年之距,也是顷刻即至,近如咫尺;在一头扎进高悬于头顶的云中黑洞之前,还能见到自己与之神交的古代仙人,他们侧身而列,行之以注目,这就是“万神朝礼”。在以后修炼的日子,这些仙人会在关键时刻给予修炼者以指点,他们或是现身说法,或是传音入密,或是以一点灵光为载体与修炼者如蓝牙般互通信息,使之顿悟,可以说,此时的修炼者已得天心眷顾。一点灵光扎入黑洞之后,意识全无;意识唤醒之时,便已回到现实,正是“散则成炁,聚则成形。”修炼者在顷刻间往返于现实与虚空。太极真人张三丰说:“到此乃是真空真静,或一二年至十年百年,打破虚空,与太虚同体,此为炼神还虚之功也。”由此可知,修炼者往返虚空,即是“炼神还虚”之象也,在虚空中一点灵光以无数倍光速的速度运行,时空因此消失,任何地方顷刻即到。《淮南子.原道训》说:“以恬养性,以漠养神,则入于天门。”丹田即天门是也,是修炼者往还虚空的门户。内视中,高悬于虚空的灵明宝珠便是老子所名的“道”,三丰先生说:“此灵明宝珠,于虚空之中,包含万象,潜藏万有,发生万物,都是这个。”每当修炼者进入极度空灵之境,这颗金色灵明宝珠便高悬于虚空,与修炼者(金丹)遥相呼应,对人体产生巨大的吸引力,如果修炼者不用意志坚强抵制,这颗灵明宝珠会瞬间羽化修炼者,两者合二为一,便可纵横宇宙,穿梭星空,这是修炼者进入虚空所见之情景;有时这颗灵明宝珠在虚空中呈现为一只逆时针旋转的直径近五米的金轮,轮毂幽暗,定眼望去,幽暗之中突现一片星空,对人体产生巨大的吸引力似要将人体抽送出去,这是修炼者脱离虚空所见之情景。如果我们把进出虚空之情景用视图表示,那切入虚空视图是黑色圆环,其内圆是金色宝珠;脱离虚空视图是金色圆环,其内圆是幽暗星空。将两视图背靠背重叠在一起,便是修炼者出入虚空的二维视图,为了同时看到视图的正反两面,古人将正反两视图做“S”变形摊在同一个平面内,正是我们中华民族引以为傲的太极图,太极图中的阴阳鱼眼正是天门的内外两侧,所以太极图最原始的真谛是记录人体穿越时空的奥秘。居于中华民族众经之首的《易经》的古体“易”字便是修炼者进入空灵之境的象形字。字形中,灵明宝珠高居其上,光芒散发其下,所以“易”字是对“道”的形象描述,《易经》可以又称《道经》,记录了宇宙间道炁的变化规律。在随后的状态中,修炼者可见虚空中状如金钹的UFO孤寂而行;两个或三个泛着金光的球形UFO比目而行;或者六个球形UFO鱼贯而行;或者十二个球形UFO犄角而行;或见泛着蓝色金属光泽的草帽形UFO,其下散发强烈的金光,犹如一只巨大的手电筒从天空直射地面;或见如来佛矗立山谷,与山同高;或见释迦牟尼端坐莲花台,神清气朗;或见吕尚公鹤发童颜,摆摊取名测凶吉;或在红光中见老子倒骑青牛而去;或见关羽象龙卷风似地大秀内家拳,旋舞青龙偃月刀。可以说,虚空并不是空的,除了古往今来得道成仙成佛的人以生命全息的方式存在外,也是外星生命远作星际航行的捷径。外星UFO也不过是合道而行,造就一颗紫金丹与灵明宝珠合二为一,借用“道”的巨大能量,切换到虚空,在虚空中即使是亿万光年的距离,也是瞬间即到。如果将来我们人类能造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练虚合道”的机器,那我们地球人类也可以轻松地做星际航行,到那时,外星人这个概念也只是相对而言而已。所以,三丰先生说:“打破虚空不等闲,收拾六合一黍米。”六合者,宇宙也;黍米者,金丹而已。吕洞宾先生也说:“造就一颗紫金丹,纵横天地久。”其实古人凭着一颗练就的金丹,早已参透宇宙时空的秘密。
太极修炼,妙不可言。修炼者功至炼神还虚之境,精神气与太虚同体,因而可常常领略虚空的神奇魅力。在子夜或梦醒的清晨,是人体最放松的时候,修炼者常会感觉眼前出现一轮淡淡的明月,突然,身体轻轻一抖,感觉体内有一团气“嗵”地脱离本体而遁入明月之中,视线顿时豁然开朗,有时,可见银河系星云图如一只小碟漂浮在太空,伸手可揽入怀中,屈子在《离骚》中说“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或许描写的就是这种顶天立地的感觉;有时,可见满天繁星如晶莹剔透的宝珠悬挂在自己的头顶,伸手可摘入囊中,屈子在《远游》中说“奇傅说之托星辰兮,羡韩众之得一。”或许描写的正是这种状态;有时,在虚空中会射入一束有宽度但无厚度的金光,穿越人体后还会继续前行,富有灵性的狗也能感应到这种金光,但这还不足以证明虚空中的金光是真实存在的,不过,在特定的场合这种金光偶尔会被修炼者无意用相机捕摄到。韶华子认为金光里面有和我们一样的人,只是人的视线有障碍,看不到里面的人;有时,修炼者在醒来后的清晨,可以在太空随意念以不同高度欣赏埃及吉萨高原壮丽的金字塔群,其视线可以像间谍卫星照相机一样在太空进行远距离变焦,有时近似站在大金字塔跟前两米开外;意念也能在太空透过云雾欣赏英国的巨石阵,巨石阵因被意念拉近而变得清晰;意念也可以飞翔在凄凉的荒漠,那干涸的河床纵横交错,三角形的洼地镶嵌其间,如果意念不是停留在荒漠中那张巨大的人脸上,还不知道这就是火星;意念也可以扫描纳斯卡高原的各种图案,甚至还能沿着那笔直的跑道图案而起飞;意念也可以俯视湘西的崇山峻岭,峭壁深壑,时而在山谷中蜿蜒疾行,时而在群峰间上下翻飞,随心所欲,心无羁绊。鬼谷子说:“不出户而知天下,不窥牖而知天道。”大概描述的就是这种状态。三丰先生也有如是之说:“大地山河,如在掌中。”又说:“使觎天地如手掌相似。”
宇宙万物的信息是以“铜钱”的形式储存在天元“道”中。在虚空中,修炼者可见无数个外圆内方的“铜钱”几何相切成一片,自天垂地,渺渺茫茫,无边无际。这些“铜钱”犹如我们现时储存资料的光盘,它们一一对应着宇宙万物,包含着宇宙万物的全息信息。在状态中,有时铜钱会从修炼者的中丹田,胸口处垂直弹出,在虚空中做一个优雅的旋转而平行面向修炼者,此时一个生动的人像会显现在铜钱里,与修炼者相互对望,心灵互通,此时修炼者的精神思维一分为二,铜钱中的他就是你,你就是铜钱中的他,两者或许相貌不同,衣着显示的时代或许也大相径庭,但两者的思维是相通的,精神是相通的。于此,在那夜深人静之时,修炼者可以欣赏到世世代代的自己,也可以和其他铜钱互通,和自己与之神交的人对话,如老子,孔子,鬼谷子,屈子,张三丰,爱因斯坦等等;也可以透过铜钱翻阅宇宙万物的全息图像,如上述的银河系,宇宙星辰,埃及金字塔,英国巨石阵,火星,湘西群峰峻岭等等,此时修炼者乃“炼神还虚”,这就是我们常说天人合一。
太极修炼,精彩纷呈。在内视状态下,可见宇宙精气呈五彩粒状注入丹田,时而宽广如瀑布,时而细如发丝,此乃“玉液还丹”三丰先生如是之说。时而可见宇宙精气汇在虚空中聚成一个巨大的五彩转轮,悠闲地逆时针转动着;或者透过丹田看到虚空中充满了如蚕虫状的白色物质,像雪花般静静地密密麻麻地弥漫太空,霎时,蚕状物一起上下飞舞,悠扬活泼,整个宇宙都动了起来。蚕状物质踏着轻快的步子,时而汇聚成旋转的银河系图案,时而有条不紊地踏步分散在太空,前进后退错落有致,好像是无数训练有素的士兵在无声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太空军阵操练;有时蚕状物会被雪花或棍棒替换而进行操练,由于棍棒较为刚性,操练的气势更加壮观;有时,可见无数如钢珠状的物质以各自不同的轨迹往丹田倾泻,有些钢珠在即入丹田时又绕道回走,逆行时它们自动避开迎面而来的同伴,以免相撞,每一个钢珠似乎都是智慧的个体;有时,丹田之气如一条金色的鲤鱼在空中悠扬活泼地飞舞,霎时,四面不断有金色之气靠拢,金色的气团如雪球般越滚越大,顷刻间,弥漫整个宇宙,那情景就像一只巨大的金轮旋转其中,微视中,这只金轮原来是由无数的细小漂浮的金色微粒组成,金色小颗粒在做追逐嬉戏看似杂乱无序运动的同时仍然协同保持着它们汇聚而成的金色巨轮的有序转动,这种难度系数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其实,上述的蚕状物,雪花,棍棒,钢珠,金色小颗粒应当就是我们古人所谓的五气,金木水火土等,五种构成万物的元素,现代科学家称之为暗物质,它们存在于虚空之中,其中金色小颗粒就是构成元神的元素,属火气。由此可知,修炼者飞度天人合一之境,化为五气,在虚空不断地复制或裂变或融和,瞬间充满整个虚空,因此人与宇宙同体,人即宇宙,宇宙即人,因此时间和距离在虚空中消失。更有甚者,有时在空灵之境,那灵明宝珠高悬于虚空,突然射出一道光柱,越过遥远的太空,瞬间照射在修炼者的身上,使之感觉一阵通透,留下无限的心灵震撼,古埃及谚语对此有精彩的描述:“天空将光芒伸向你,以便你升到天上,犹如太阳神的眼睛。”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在现实世界中,同样的情景会闯入我们的拍摄之中,那是从太阳射出的一道连续不断的光柱,瞬间打在身上,和状态中出现的情景一模一样。至此,我们不能说是巧合,而是一种默契,人与道之间打的一个巧妙配合。有时,在内视中,可见金色的宇宙精气如一条金鱼优扬活泼,不断汇聚周围的宇宙精气,瞬间呈现出宇宙时空的结构模型,就当修炼者已睁开双眼,宇宙精气还在卧室的墙壁上描绘出蓝色的宇宙结构螺旋图,细看之下,螺旋图是由无数个细小的蓝点组合而成,同样,宇宙时空螺旋图会在某个时机出现在修炼者的镜头之中,它变化出多种姿态让你拍摄,而揭示人体穿越时空的太极图的正反视图也同样会出现在修炼者的系列影像之中,从中可以看到人体化作一点灵光往返运动穿越时空的情景示意图。修炼者状态中出现的一切光影现象都会不失时机地展示在修炼者所拍摄的影像之中。所以说,宇宙是一个大智慧体,“道”是宇宙的主宰,“道”以有缘者能理解接受的方式来展示它的存在,来传递它的智慧。在世界各地出现的麦田怪圈,或许就是“道”给予人类智慧的提示,但这需要人类自己去解读。
人作为宇宙间的万物之灵,可以说,人体是一台及其精密的生物电脑,而宇宙是一个巨大的互联网,“道”是宇宙互联网的主机,人体通过修炼,达到天人合一之境,从而成为宇宙大互联网的一个终端,丹田便是人体联通宇宙的USB接口,人体修炼出现的一切状态会传送到宇宙大互联网,人体也可以从大互联网及主机“道”中下载信息及智慧,至此,只要修炼者善于提出问题,宇宙智慧就会给予答案。有时,修炼者进入深层次的宁静时,会闪现DNA双螺旋分子式结构图,各种小小的正方体和球体有序分布其上,其实,这是万物的结构方程式,当构成万物的原始物质金木水火土按结构方程式不同排列组合,便构成了万物的各自不同的全息因子,因而有了物质的多样性;同样,如果能改变物质的全息因子,也就改变了原物质。幸运的修炼者,还可以在虚空中看到银色的小球排列成河图洛书的形状,也可以看到无数的卦象在虚空中排列成宇宙时空平面螺旋图。人类的一切知识,是道赋予的。
随着金丹在修炼者丹田中生成,经络系统中周流的宇宙精气也越来越致密,以致于经络系统在人体内结为金胎,金胎犹如水晶雕琢而成,生发着淡淡的金光,飘离体外时与修炼者精神互通。有时,可内视经络系统呈金色透明的,外切圆锥体,内部呈砖状结构的金字塔,人体经络编织出金字塔的砖块结构,呈金色状略带五彩的宇宙精气从塔底缓缓上升,最后被吸入位于塔顶的灵明宝珠之中。三丰先生称之为“金液还丹,乃阴阳五行大道也。”其意指金色状的略带五彩的精气乃金木水火土应道生物的征候。古埃及人所说的“金字塔是光明之顶,是巨大的眼睛。”他们描述的是否是人入天人合一之境时人体经络系统所呈现的金字塔结构?中国古老道家认为,在天人合一之境人体小周天接通宇宙大周天,人体小太极融入宇宙大太极,那么,天人合一人体经络系统呈现的金字塔结构也是宇宙时空的结构图;那么现实中的古埃及金字塔既是对宇宙时空结构的描绘,也是对天人合一人体经络系统的描绘;古埃及金字塔既是宇宙时空的结构模型,也是人体天人合一经络系统的结构模型。或许,古埃及人不遗余力建造金字塔是想告诉后代子孙他们伟大的发现:金字塔既象征天人合一之际的人体经络系统结构,又象征着宇宙时空的结构;金字塔既是人体经络系统的放大版,也是宇宙时空结构的缩小版,也就是我们中国古代道家的小周天与大周天的关系,两者是统一的。在镇远青龙洞的水井旁就描绘一个相似的图形,三丰先生在两堵墙上分别名之为“渐入佳境”与“方壹圆峰”,其实“渐入佳境”指的就是天人合一,“方壹圆峰”指的就是人入天人合一之境时的经络系统图以及宇宙时空结构。古埃及金字塔对我们人类来说,它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谜团,古埃及金字塔蕴含着远远超越我们现代科技的知识,随着人类对金字塔认识的提高,我们因此而遇到的谜团反而越多。关于金字塔的建造,古埃及人也没有留下片言只语,其实建造金字塔的秘密就隐藏在金字塔的UFO石雕之中,那状如金钹的UFO图形,其实描述的是人体金丹,而非外星飞行器,修建金字塔的秘密就蕴藏其中。吕洞宾先生说:“内丹成,外丹就。”当人体内丹即金丹形成之时,外丹灵明宝珠“道”相应而就。三丰先生说:“夫道者,统生天,生地,生人,生物而名,含阴阳动静之机,具造化玄微之理,统无极,生太极。”可见“道”生发宇宙万物,掌握万物的阴阳消涨变化。人类是否能合道而生物呢?《易经》曰:“一阴一阳为之道。”阳为物的全息,阴为物的形体,万物都是阴阳二气冲和而成,如果我们能改变物的全息图,也相应地会改变物的外在形体。修炼者金丹与灵明宝珠合二为一,就能打破虚空,驰骋宇宙,最后还能还原自己,那是因为人体全息图不变。如果全息图改变,就成就了《山海经》中人种物种的多样性。在太古时代,那些修炼境界极高的人成为世界各国神话传说的主角,其实,人都有道性,佛性,只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慢慢退化了而已,嫦娥奔月,共工撞不周山,盘古开天地,黄炎蚩尤三帝板桥涿鹿之战,那只是古代超能人作出的非凡之举,就如《黄帝内经》所言“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黄帝时代相距我们有五六千年的历史,黄帝的上古时代离我们现在最少也有一万年的历史,那时的真人能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可以想象,在远古埃及那片土地上,同样有一些道性非凡的人,我们称之为太古埃及法老,太古法老在处于天人合一之境时,其经络系统呈现出金字塔结构,灵明宝珠高居其上,它同时是宇宙结构图,道法自然,这种结构蕴含巨大的能量,太古法老凭着自己提挈天地的能量,把握阴阳,使原来构成自身的全息因子DNA上的基本元素金木水火土重新排列组合,使之改变成全新的石头DNA全息因子,从而改变了自身原有的全息结构成分,当太古法老从虚空切换回现实时,他不是还原成原来的自己,而是燮变成由石头构成的金字塔,因为自身呈金字塔形的经络系统本身就是一个缩小版宇宙模型,正由此才蕴含着所有的宇宙参数。所以说,金字塔是太古法老与道为一,借用道的能量坐化而成,这是我们人类用自然科学无法复制的,这与我们的太乙真人用莲藕还原哪吒的过程恰恰相反。每当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站立在金字塔前时,他会幽幽地感觉到似有一个灵魂矗立在前。金字塔之所以能经历几千年甚至几万年而矗立不倒,说不定,是因为古埃及金字塔至今还凭着它的北向入口大通道和地下通道以及东西两侧小通道吐纳着宇宙精气,永无休止地演绎着太极桩法。当然,对于“把握阴阳”运用自如的埃及太古法老来说,既然在天人合一之际,经络系统会呈现出金字塔全息结构,他也可以将金字塔全息结构再次演变成狮身人面像全息结构,借用石头的DNA全息因子将自己还原成石质狮身人面像。只是我们人类目前还只局限在电脑中演练这一过程,无法搬运虚空中的金木水火土等元素。当然,太古埃及法老不是永远躲在金字塔或狮身人面像中不出来,他们也有阳神脱体的时候,幸运者还可以拍摄到从金字塔中射出一道金光,直指苍穹,那金光便是金字塔阳神脱体的运动轨迹,甚至,在金字塔上空还可以看到状如金钹的,或者是球形的,棒状的UFO。我们就曾经在德国科隆大教堂看到一柱金光拔地而起,直上云霄,可惜我只拍摄到那柱金光留在地面像仙桃似的全息光影,科隆大教堂是以收藏发现耶稣的东方三圣人的圣骨而著称;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我们还摄录到一枚形似金币的全息体像UFO一样超级飞行,值得一提的是形似金币的全息体上面刻有一个“十”字。韶华子王大有先生说,那里面有和我们一样的人,只是我们的眼睛看不到。
古埃及金字塔是一个缩小版实体宇宙模型,中国《易经》的六十四卦经多次重叠后,我们将得到以泰卦为顶点的圆锥体宇宙模型,各卦象内砌其中,泰卦代表宇宙原点,即状态中的灵明宝珠,如果我们把埃及金字塔外切一个圆锥体,此时,和修炼者状态中所见之经络系统金字塔会毫无二致。从上往下看,合成后的金字塔宇宙模型的俯视图是由无数个相切于正方形的同心圆组合而成,所以三丰先生说:“方壹圆峰”。无论是北京的天坛,圆形客家土楼,还是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穹顶,英国的巨石阵,纳斯卡高原的螺旋竖井,还是伊拉克的螺旋巴别塔,以及柏拉图笔下的亚特兰蒂斯城,还是神庙,道观,寺庙中的螺旋图案,均是古人道法宇宙时空结构来获取那种神秘的自然力。所以说,在太古时代,人类对道的理解和运用远远超越了现今的我们,如果我们把玛雅人留在丛林中的十万座金字塔都在坐标上标注出来,那可能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宇宙模型。东莞横坑古村,从卫星图像上看,它的布局看起来像一只巨大的罗盘,其实就是一个宇宙模型平面图。从某种意义上说,玛雅人是合道而行,与道为一而成就了光耀千古的玛雅文明。在地球北纬30°遗留下来的远古文明遗址远远超越了我们现代文明的想象力,那是古人“道法自然”的成果。
其实,无论是太极桩法,还是瑜伽的盘膝冥想,还是佛家的坐禅都是以人体头部为塔顶,以脚掌或腿部为塔底来效法金字塔宇宙结构模型以获取宇宙精气,而且老师还要求我们站桩时一定要面朝北方,这和古埃及三座大金字塔的朝向是一致的,与四川广汉三星堆的走向是一致的,《诗经》说:“三星在户”,“三星在罶”,“三星在隅”古人早就发现北斗中三星所蕴含的玄机,或许三星的指向就是宇宙的原点。如果三位功力相当的太极爱好者按照三星的等比距离和方向一起站桩,肯定会收到超乎寻常的效果。太极桩法模仿的就是宇宙时空的结构,当修炼者进入空灵之境,宇宙精气便源源不断经丹田输入到人体的经络系统之中,并最后储存在丹田,形成气海。在自然界中,相同结构及方位的物体具有相同的气场效应,站桩的目的就是通过调整呼吸使自己的气场与宇宙同频共振;除了练习太极桩法,参悟《易经》有助于人体与宇宙达到同频共振的效果。参悟易经,能够洗涤心性,使自己的精神思想更近于道。如果修炼者将太极桩法与参悟《易经》有效结合,会产生一加一远远大于二的叠加效应。当人体小太极与宇宙大太极同频共振时,人体与宇宙就可以互通对话,犹如我们的手机联通网络,不过,人体气场与宇宙共振除了可以互通信息还可以互通能量,例如,灵明宝珠从遥远的虚空射出一道金色电光打在修炼者的身上,这道电光不仅传递了信息还有能量,三丰先生称之为“外药入腹事,浑然化一道金光,大地成宝。”整个宇宙是一个巨大的互联网,修炼者是其万亿个终端之一,修炼者不仅可以和灵明宝珠“道”互通信息和能量,还可以借助宇宙互联网和达到相同境界的人互通信息,人体修炼中出现的太极状态也会传送到宇宙互联网,并以修炼者能够接受解读的方式展现出来,例如修炼者爱好摄影,修炼中的太极状态就会通过宇宙互联网在地球的代言人“太阳”转化为光影信息传送到修炼者镜头之前。宇宙互联网也会以图像的方式传递信息到修炼者的状态之中。所以,我们不得不说,宇宙是一个大智慧体。三丰先生说:“天地不过是个大人,人不过是个小天地,所以人身造化同天地也。”三丰先生这句话是对人和宇宙关系的高度概括。
吕洞宾先生在他的《敲爻歌》中说:“内丹成,外丹就。”这句话是说,当人体内丹即金丹形成之时,作为外丹的灵明宝珠“道”就与人体金丹和合,这时灵明宝珠就经常出现在修炼者的状态中,每当夜深人静,那灵明宝珠高挂在虚空,散发着柔和的金光,常让修炼者错认黑夜为白昼,于此,三丰形容为“居不夜之天,玩长春之景,与天地同久,日月同明。”这颗灵明宝珠往往对人体产生巨大的吸引力,一不小心就被它抽送进去,顷刻间带你在星星丛中驰骋;有时,瞬间携你来到宇宙深处,那里有耸入天际的,内空无物,形似长征火箭的巨大钟楼,于此,三丰先生描述为“谒仙都,受天符。”内丹成,外丹就。在内视状态下,远远望见金色灵明宝珠中有一株形似举起双手的人形银树,银树与宝珠齐大,细看之下,这颗人形银树是人体经络系统图,是人体经络树,原来是“道”传来图像告诉修炼者。当人体金丹打破虚空,纵横宇宙之际,人体经络系统收入金丹,与灵明宝珠合二为一,三丰先生的《无根树》正是取象于此。此树生长在灵明宝珠之中,彷如在金色太阳,故又名太阳树,扶桑树,神话中与太阳齐高的树。在白天,有时灵明宝珠隐藏在云层当中,给白云镶上一道亮丽的金边,或以万道霞光展示自己的到来;或以银色的身姿与太阳同体,当修炼者目不转睛看着它时,灵明宝珠会静悄悄地朝你奔来,顷刻间就到你眼前,速度之快以致于在其身后留下连续不断的身影,仿佛从太阳伸出一根遥遥的银管直达跟前,受修炼者意念驱使,它又瞬间收缩而回;有时,灵明宝珠会躲在太阳中喷出一道延绵不断的金光打在修炼者的身上,一刹那就在太阳与修炼者之间搭起一道金桥,如果有人要问,宇宙之间速度最快的什么,毫无疑问,是“道”,“道”是星际快车,任何地方顷刻即到,远非光速能比;有时,灵明宝珠会与它的代言人“太阳”一分为二,然后缓缓地向其靠拢直至合二为一,这就是我们偶尔能看到的二日同辉之象;有时,灵明宝珠会以太阳为中心,绽放出一朵与天地同大的天莲,轮流不断地变化着金色,红色,紫色,形成“三花聚顶”之象。吕洞宾先生说“真常须应物”,太阳是我们肉眼能看到的宇宙之间最大的天体,这是真常“道”能用来与人类沟通的最佳媒介,藉此给人类以思想启迪。有时,进入空灵之境,袭来一团红色云雾,一条赤龙龙首破云而出,紧接着龙身慢慢从云中显现,其下有千万只龙蹄,每只蹄心有一个白色的圆点,此起彼伏,有节奏地运动着,在空中呈现出一条运动着的正弦曲线,赤龙经过跟前时,龙首瞬间悄变人面,比川戏变脸还快,他调皮地回眸莞尔一笑,让人感觉仿佛似曾相识,而其身仍然还在不断地从红色云雾中钻出。难怪老子说,神龙见首不见尾。修炼者在状态中还能听到叽叽啾啾的鸟鸣,清脆悦耳的钟声,由近及远,悠扬地消失在天籁之中,那是仙音戏顶,对此,三丰先生感慨如是“天降火龙师,玄音参一一。”龙已非现实之物,而人之精神,可以穿越时空与之相遇,相倾。《山海经》说“烛龙千里,其目正乘。”烛龙即赤龙,火神是也,帝喾时的火官,其名曰祝融,衡山之顶名之为祝融峰,并以其名建庙于此,每年引得无数人不远千里来朝拜。
太极修炼,引人入胜。屈原在《远游》中说“壹气孔神兮,于中夜存。”壹气乃道也,神奇的道经常在午夜时分出现。修炼者在夜深人静之际,闭上双眼,就见一尾金色的气团优扬旋转在前,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瞬间形成一股巨大的金色云团,云团中乍现一个螺旋云洞,当云洞慢慢将修炼者靠套入之时,会明显地感觉到一股由弱渐强的巨大引力,似乎被催眠而不能自我,如果修炼者的意志不做坚强抵抗,会瞬间被它输送到虚空。三丰先生说“人人有个通天窍,人人有个上天梯。”通天窍意指人体丹田,天梯就是丹田中金色云团所呈现的螺旋云洞,那是人体往还虚空的的通道,也是太极图中连接阴阳鱼眼的通道,即我们所说的时空隧道。在宇宙中,生命存在的形式不只是碳水化合物,还有炁态生命体即以金色云团或金丹或以空无形式存在的生命体,炁态生命体或许曾是太古真人,或许曾是外星生命,或许从宇宙诞生之日起,他就像一个流浪儿周流在宇宙时空,从无定所。那些能量极强的炁态生命体是一个个移动的宇宙时空隧道。不论是江西鄱阳湖的老爷庙水域,还是日本的龙三角水域,还是百慕大三角水域,都地处北纬30°线附近,因为这些地方的气场厚重,在它们还没有被海水吞没之前,它们往往是太古真人修炼的最佳场所,犹如古埃及的吉萨高原,自然也成了太古真人最集中的地方。这些太古真人,或许像古埃及吉萨高原的法老一样,在他们修炼的地方坐化成一座座金字塔或是诸如此类的宇宙结构模型,那是一座座丰碑,承载着太古真人参悟宇宙时空的成果,是太古真人留给后世的永垂不朽的教科书;或许,坐化成宇宙时空模型也是保存自己身躯的最佳选择。世易时移,曾经的桑田已变为沧海,我们仍然可以在其水域上空偶尔看见太古真人灵魂全息出游的情景,或为一道金色电光,或为UFO金丹,或为一团金色云雾。在庐山万盏佛灯在山间结伴而行,相互追逐的情景,正也是古往今来得道成仙成佛的灵魂全息盛会。每当飞机,轮船闯入上述三大水域,有时不巧便撞进了独行的金色云雾,遭遇到飞行技艺高超的UFO金丹,被飘浮悠扬的光束所牵引,昏昏然便堕入那会移动的宇宙时空隧道而进入另外一个时空。对于闯入他们禁区的人,太古真人也许像古埃及法老一样早已发出警告,只不过,他们的警语已淹没在水下,无人知晓。当后人犯下无心之失的错误时,便酿成了无可挽回的后果。只是人类不能从中吸取教顺,一错再错,就像当年拿破仑元帅攻至埃及,不顾警告竟然在胡夫大金字塔里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失魂丢魄跑了出来,致死也不肯说出当晚的遭遇。在三大水域,偶尔侥幸逃离险境的人会描述他们遭遇了神奇的浓雾,似乎永远驶不出雾境,或者描述其在水下看到了一个神秘的光束,对人体产生巨大的吸引力而且精神被它牵引。也许,当年拿破仑元帅在金字塔里也遭遇了相似的情况。说不定,在老爷庙,龙三角,百慕大三角等水域的下面,就隐藏着许多个宇宙时空模型建筑,它们是太古真人灵魂的所在,犹如古埃及法老的金字塔一样。这些宇宙时空模型建筑与世界各地的诸如此类的建筑一起构成一个更加巨大的宇宙时空模型图。
太极修炼,道法自然。修炼者在状态中不但能体会到吞噬一切的龙卷风,还能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雷鸣,清脆悦耳的钟声以及啾啾不已的鸟音,还能欣赏到雾霭重重的山峦,排山倒海的一字浪潮,寸草不生的沙漠,一望无际的冰川,翰飞戾天的蛇形闪电以及随之拔地而起的蘑菇云,一泻千里的流星雨以及闪耀天际的网状雷电,还有那怒放天空的扇形地光,总之,大自然的一切现象都会投影在修炼者的状态中,这正是《易经》中的八卦之象。至此,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修炼者通过丹田之气的变化规律一一加以印证。八卦阴阳相推,刚柔相摩,而成六十四卦,六十四卦两两重叠………而成宇宙时空金字塔模型,泰卦高居在金字塔的顶端,泰卦时空阴阳混沌其中,正是古埃及人所说的“太阳神的眼睛”,三丰先生所说的“灵明宝珠”,老子所说的“道”,宇宙诞生前的混沌状态。
至此,我们可以说,《易经》是道的全息模型,古埃及金字塔是道的实体模型,古老的《易经》与古埃及金字塔是太古时代的人们留给后人打开宇宙时空大门的阴阳符契。太极拳是《易经》与古埃及金字塔相连的金桥,太极拳演绎着《易经》六十四卦的变化规律,太极拳诠释着古埃及金字塔的奥秘。
本号七十二弦原创:虚空文化、上古真相、国学百家、吃穿住行、天籁之音,慈航永度,十二正副册编辑推送。关注转发令当得闻者能得闻�7�4若是热情退去,请记得我曾将你从茫茫人海里捞出。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宋氏形意拳内功的融入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