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氏太极拳小架陈全意太极拳

陈式太极拳小架传人陈万义

时间:2019/6/15 21:42:51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51   评论:0

陈式太极拳小架传人陈万义

陈万义陈家沟陈氏第十八世子孙,一九三八年六月八日(农历五月十一日)出生在河南省温县陈家沟毗邻的辛堂村。出生在这样的家族,成长在这样的环境里,耳濡目染,从小就对太极拳产生了兴趣,但始终得不到太极拳的真谛,真正的明师是很难找到的,他们都是私下传授,很少和外界交往,一直到陈克忠晚年,陈万义千方百计,费尽周折,才终于拜在他的门下,得以进太极之门。

那正是六十年代初期,天灾人祸,生活艰难。这些都没动摇万义学拳的决心,每日学拳,认真刻苦,走路时也是边走边想边比划,常常不小心被砖头拌倒。不论隆冬寒月,酷夏烈日,或在黄河滩上,麦田埂里,经常可以看到万义苦练的身影。万义刻苦练拳,常常到了忘记一切的地步。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年累月,万义终于练成一身好功夫。陈克忠去世后,当师兄弟们看万义演练或与其推手时,仿佛看到了乃师的影子,不禁喜叹“师父显灵了”,万义行拳之时神气内敛,一举动周身相随,十分圆融,把太极拳的特点表达得十分恰当与完美,他发功之时,则如雷惊闪,威猛无比,雄壮迅捷,令人心惊胆颤,莫明其妙,达到了一流的境界。

  万义是个忠厚老实的农民,世代在中原种田,由于他的办事可靠,常被外派干活。八一年,他被公社派去修大桥,第二个桥还没修完,又将他抽去当公社预制管道厂保管员,一年以后,安排他看公社的种子仓库和去公社农厂办的食品加工厂做点心。就在这一年万义遭遇了飞来横祸,几乎终生残废。有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恶梦,梦见身处荒郊,有条蛇钻进他的裤腿里,把他吓了一跳。第二天他骑自行车给孩子转学,行到路上,被拖拉机撞倒,从身上压了过去。拉到温县医院治不了,又拉到焦作市医院。经检查,盆骨骨折,尿道压断。经过手术虽接通了尿路,但不能翻身,就这样躺了三个月。这时家乡什么传说都有:有的说他死了;有的说他再也不会站起来了。妻子也认为今后不给他端屎端尿就算万幸了。可万义他不这样想,一定要站起来,一定要恢复健康,挑起家庭这副重担。他躺在病床上都没忘了默念太极拳路,刚刚能够下地,他便轻轻地比划。也多亏他从小练拳的底子和坚强的毅力,使他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出院后,公社照顾他到公社办的酿造厂当会计,这是个很难得的美差。乡亲们都为他庆幸,人人见他都说:“万义呀!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在将要上任的当儿,有个采购员来跟他请教拳艺,经过切磋,一下子被万义弹出老远,使采购员叹服不已。临别时,他对万义说:“老兄啊!你有这样一身功夫,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你到任何地方都行呀!”万义的心被这句话说动了。他突然想起一件往事:那是七一年秋天,为了糊口,万义到黄河大坝去卖柳条。当他拉到时已超过收购时间。他正垂头丧气的发愁,坝上一位科长听说他是陈家沟人,就问万义:“会不会太极拳?”“会一点儿。”他说:“我们的会计跟陈家沟学过太极拳,你们两个推推手吧!”听到太极拳三个字,万义顿时双眼一亮,振作起来。就与那位会计推起手来,那位会计练了好多年得不到要领,和万义一搭手,大家一阵喝彩。科长大为佩服,破例将柳条收购了。以后,每当万义送柳条来,他就叫人将车接走,然后缠着万义学拳。万义大为兴奋,没想到太极拳还能解燃眉之急。也许还有更大的用处。想到这里,他便没有接受当会计这个美差,继续留在家里种地,寻找别的出路。

  陈氏小架太极拳具有“古朴无华、小巧紧凑;身法中正,步法轻灵,以意领气,以气催劲;静则百骸皆静,动则周身全动。以内劲为统领,以缠丝劲为核心,动作刚柔相济,开合相寓;以腰为轴,节节贯串,如行云流水,连绵不断;若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的特点,它的健身和防崐身作用,不仅为国人熟知,早以飞扬海外。日本人访华时,专门到河南温县陈家沟寻访太极拳发源地。国家为了满足国内外太极拳爱好者的要求,在陈家沟成立了陈氏太极拳学校。有些学员不满足课堂上学的那些套路,常常专门到万义家求教,想学到一些真功夫。万义所接触的学员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他这个从没出过家门的农民,开始了解全国各地的新闻,有些学员也怂恿他到各地走走。

  万义的心又一次被说动了,这一次他不只是想一想,而要真的行动了。他决定暂离困守半辈子的黄泥滩和妻子儿女,到外地去看看世界。他这个生在黄河北岸却从没到过黄南岸的人,这一次不仅过了黄河,又过了长江,周游了小半个中国。

  万义第一次出游是在八四年十二月,他应弟子之邀,跟着他们南下了。沿途经过苏州、上海、杭州、建德、松阳、遂昌、瞿州;又到了福建和广东一些城市。他经过一路的教拳访友,见了世面,长了见识。啊!原来中国这么大。这时,那个采购员的话语又响在耳边:“老兄啊!你有这样一身功夫,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你到任何地方都行呀!”于是他暗下决心,凭着这身功夫到外地去闯一番事业。

  在全国大裁军那年,他二次告别乡亲又南下了,他先到武汉教了一个月的太极拳,结识了丁盛将军的公子丁晓亮等年轻人,又应湖南邵阳地区武术馆馆长李志成、教练孙绍安之邀,到邵阳教拳一个月。

  八七年十月在家种下麦子,万义应湖南省邵东县企业家孙凤堂之邀,用一个半月的时间,一起周游了深圳、广州、武汉、青岛、上海、长沙等城市。凤堂想留万义在自己身边,但万义谢绝了他的好意,因为万义到各地教拳访友,不只是寻找生活上的出入,还想把陈氏太极拳如何传播出去,变成全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这才不辜负克忠师临终的嘱托。

八九年腊月,万义又随学员到了福建厦门,住在厦门大学。厦华公司董事长和厦大郑学梅副校长的儿子等一些子弟从其学拳,临到年关挽留不让离去,这是万义生平第二次离开妻儿在外地过年,难免有些想家。主人为了打消万义的乡愁,大年初二便让几个学生陪他到武夷山游览。

万义从武夷山回来,闽南古刹南普陀方丈妙湛老和尚派人将陈万义请到寺上。妙湛方丈问了万义的情况,又请他表演了一个套路,听万义介绍陈氏太极拳的特点,当万义讲到“陈氏太极拳属上乘武功,它既能健身,又能防身,柔能克刚,四两拨千斤”时,座中有一个和尚突然站起来,要和他比试功夫。一过招,那人即被弹出,翻过茶几,撞在陈列柜上,当时将一尊瓷千手佛的两个手指碰断。万义过意不去,连说冒犯。妙湛方丈很欣赏万义的武功,决心留他任教,摆摆手说:“没什么,不必介意。我们正需要一位太极拳师,请你不要推辞。你愿意来吗?”万义深为妙湛方丈的大度所感动,心想皈依这样的名刹长老是他的福分,便欣然答应,第二天便到闽南佛学院出任太极拳教授,并皈依妙湛法师,为其俗家弟子,法号本严,教授山门弟子太极神拳。一教就是三年。万义授拳其间与方丈的大弟子释本如过从甚密,万义传授给他不少真功夫,使本如至今念念不忘,总想请万义再度去南普陀,共谋大业。

  消息传出,慕名向他学拳的人踏破门槛,络绎不绝,从学生、教师、工人到干部、经理。一时间在鹭岛兴起了一阵太极拳热。厦门大学海外教育中心培训的荷兰、德国以及东南亚等国的留学生们也特地请他去教拳,自动组成一个班,每天清早就等在草坪上,一丝不苟的学习太极拳。不久,厦门大学成立了太极拳研究会,聘请万义当顾问。  几度寒暑,几番风雨,万义在厦门带出了一批弟子,形成一脉拳风。九三年七月二日,台湾武园集团总裁黄善德组团访厦,代表台北武盟与厦门市武协结盟,在签字仪式上,特请万义演练一路太极拳,大家被他精妙的拳艺所折服,不时鼓掌喝彩。几天以后,澳大利亚太极拳学院访厦,又请万义表演套路和推手,院长许先生特约万义见面,并表示以后抽空专程前来学拳。

  为了向海内外有志学习太极拳的人传授正宗太极拳艺.万义决定立足厦门,开创一番事业,为弘扬祖国传统文化而献力。于九三年八月六日,在厦门白鹭洲商业城成立中国厦门陈氏太极拳俱乐部。这是隶属于厦门市体委的具有法人资格的社会团体,是全国首家太极拳俱乐部。万义出任理事长兼总教练。俱乐部成立后,积极开展太极拳的研究、交流、传授和普及工作,先后在白鹭洲、嘉禾园、厦门大学、集美、杏林、海沧等地方开设教学点,为太极拳在厦门的普及做了大量工作,深得社会各界的肯定和赞赏,以及众多人士的鼓励、支持和帮助。该俱乐部还着手同国内其他同行及海外有关各界商讨联合办学及学术互访等事宜。另外,该俱乐部正在有关人士的支持下,协助编写《陈式太极拳》一书。内容包括:陈式太极拳套路、太极养生益智功法、健身功法、太极气功、太极推手、太极散手和太极器械等。

  九四年八月六日,厦门陈式太极拳俱乐部举行周年庆典,厦门市体委、市武协有关领导,省、市部分武术界老前辈参加了庆典。在庆典仪式上,万义及其弟子为大家表演了陈式太极拳套路、太极推手、太极刀和太极剑。

  九五年六月五日,Baklayan alan 带领的德国 BAK武馆一行17人,专程来厦门向万义学太极拳。每天两课,早在南普陀,晚在厦大会议厅。馆长的夫人、公子也随团来一起拜师学艺。七月、八月,厦门叉车总厂和海沧投资总公司请万义给工会骨干教拳各一个月。
九五年五月三日,北京大学韩国留学生请万义来北大教授太极拳,此时,结识了德国王朝工贸公司总经理周松波博士。松波从其学拳,很仰慕万义的武功和为人。

  万义作为陈氏家族第十八代子孙、当今陈式太极拳小架一路的代表人物,他把大半生的热情倾注在周游全国的授拳传艺中。他授拳时特别强调对拳理拳韵的引导启发,要求弟子在形体运动中深刻理解其内涵。当谈及太极拳的技击性时,万义说:陈式太极拳虽经过漫长的演变,不断完善发展,但仍保留其传统的技击功能,不过技击已不是目的,而是功力达到一定程度时自然表现出的一种境界。他说:太极拳的缠丝劲练到很高境界时,可以发于无形,借力生力,产生一些不可思议的效果。

  对于自己一身神奇的功力,万义看上去并不是很在意,怎样使陈氏太极拳普及到全民,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才是他孜孜以求的。他不满足在厦门已取得的成绩,来北京再创一番事业。九五年九月周松波博士邀万义老师来京,措商在北京组建陈氏太极拳俱乐部的事宜。周松波博士亦是我的忘年好友,他委托我协助筹划此事。我陪万义老师参观了国家体委武术院、体育博物馆和中央党校,走访了一些武术界的朋友。他在京期间,又利用休息时间,为北大的学生和外教各开了一个班。

该文章所属专题:太极拳小架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