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篇

万氏家传养生四要·卷三

时间:2019/6/6 15:49:41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152   评论:0
《万氏家传养生四要·卷三》法时第三 按《内经》曰: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王太仆注云:春食凉,夏食寒,以养于阳;秋食温,冬食热,以养于阴。

法时第三
    按《内经》曰: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王太仆注云:春食凉,夏食寒,以养于阳;秋食温,冬食热,以养于阴。
    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
    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华英成实,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
    秋三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
    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闲逸,潜伏隐括,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
    凡天地之气,顺则和,竞则逆,故能致灾咎也。所以古先哲王,立四时调神之法,春则夜卧早起,广步于庭,披发缓形,以顺其发陈之气,逆则伤脾矣。夏则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气得泄,以顺其蕃秀之气,逆则伤心矣。秋则早起,与鸡俱兴,收敛神气,以顺其容平之气,逆则伤肺矣。冬则早卧晏起,必待日光,无泄皮肤,以顺其闭藏之气,逆则伤肾矣。
    阴阳和则气平,偏胜则乖,乖便不和,故春夏养阳也,济之以阴,使阳气不至于偏胜也;秋冬养阴也,济之以阳,使阴气不至于偏胜也。尝观孔子,当暑袗絺绤,必表而出之,冬则狐貉之厚以居。公都子曰:冬日则饮汤,夏日则饮水。其法天时可见矣。
    月令,春食麦与羊,夏食菽与鸡,秋食麻与犬,冬食黍与彘者,以四时之食,各有所宜也。又春木旺,以膳膏香助胃;夏火旺,以膳膏腥助肺;秋金旺,以膳膏臊助肝;冬水旺,以膳膏羶助心。此所谓因其不胜而助之也。
    自上古圣神,继天立极,裁成辅相,以赞天地之化育,以左右民者。其见于经,在《易》之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安静以养其阳,使之深潜固密而无所泄也。在《诗》之七月,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早献羔祭韭,谓藏水发冰以节阳气之盛,使厉气不降,民不夭折也。在《礼》月令冬至则君子斋戒,处必掩身,身欲宁,去声色,禁嗜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阴阳之所定。在夏至,君子斋戒,处必掩身,毋操扰,止声色,毋或进薄滋味,毋致和,节其嗜欲,定心气,圣人之尤民如此。故逆天违时者不祥,纵欲败度者有殃。
   《礼》仲之月,春雷先发声。先雷三日,奋木铎以令兆民曰:雷先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肖,必有凶灾。故孔子迅雷风烈必变,敬天之威也。凡夫妇同寝,如遇迅雷光电,骤风暴雨,日月薄蚀,即当整衣危坐待旦,不可心志蛊惑,败度败礼,不特生子不肖,亦令夭寿。
   《礼》春夏教以礼乐,秋冬教以诗书,亦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之法也。盖春生夏长,乃阳气发泄之时,教以礼乐者,歌咏以养其性情,舞蹈以养其血脉,亦养阳之道也。秋冬收藏,乃阴气收敛之时,教以诗书者,优游以求之,涵咏以体之,亦养阴之道也。
   《内经》云:“冬不按跷,春不鼽衄。”夫按摩跷引,乃方士养生之术。冬月固密之时,尚不可行以扰乎阳,使之极泄,则有春鼽衄之疾。况以酒为浆,以妄为常,水冰地坼,醉以入房,暴泄其阳者乎。斯人也,春不病温,夏不病飧泄,秋不病疟痎者,未之有也。
    今人春月喜服过药利数行,谓之春宣。盖宣者布散之义,春月上升之气,或因寒气所折,郁而不发,则宜用升阳之剂,或吐剂,以助其发生之令,故谓之宣。若无寒折之变,则宣剂亦不必服也。岂可下之,以犯养生之禁,以逆上升之气也耶。此春行秋令,肝必受伤,至秋乃发病也。
    人到春时,多生疮疥者,此由冬月不能固密皮肤,使汗易泄,寒气浸之,营血凝滞,至春发陈,变生疮疥。宜加减升麻和气饮主之。
    升麻  葛根  赤芍  甘草  当归  川芎  防风  白蒺藜炒  荆芥  生地黄  何首乌等分
    水盏半,煎八分,温服。干燥加酒、红花、瓜蒌根。脓水不干,加黄芪、白芷。
有人但到春来便生疮者,此名风疮。盖肝者风木也,肝藏血,欲为脓血,此有宿毒,故年年发,非新病也。宜服消毒丸,外用灸法,则永不发矣。
    乌梢蛇干者一条,用酒浸去皮骨,焙取末,一两,酒留作糊为丸  胡麻炒,一两  苦参酒浸,三两  白蒺藜炒  牛蒡子炒,各一两半共为细末,用浸蛇酒煮,面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酒送下,此方治梅疮、癣及癞疮极效。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灸风池二穴,曲池二穴,各灸三壮。
    春温夏热,秋凉冬寒,此四时之气也。春虽温多风,棉衣不可太薄。秋虽凉而寒将至,衣褐宜早渐加也。
    曾晢云:暮春者,春服既成。《豳风》云:九月授衣。其顺天时,修人事,故宜如此。
    八风者,天之号令也。常以八节,太乙移宫之日,必有暴风雨应之。太乙常以冬至之日,居叶艺之宫,在坎正北,名大刚风。立春日移居天留,在艮东北,名凶风。春分移居仓门,在震正东,名婴儿风。立夏移居阴乐,在巽东南,名弱风。夏至移居天宫,在离正南,名大弱风。立秋移居玄委,在坤西南,名谋风。秋分移居仓果,在兑正西,名刚风。立冬移居新落,在乾西北;名折风。其风雨之应,或先或后,自其所居之方来,为正风,主生长万物。自其所冲之方来,为虚邪,乃能伤人成病也。昼发民多病,夜发民少病。何以然?盖夜民皆卧,故圣人避此虚风之邪,如避矢石,所以邪弗能害也。
    四时之气,如春风、夏暑、秋温、冬寒,皆能伤人成病,不但八风也。君子慎之,起居有节,食色不伤,虽有贼风苛毒,不能伤也。
    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如木腐而蠹生,堤穴而水入。以身之虚,逢天之虚,又直上弦前、下弦后,月廓之空,重感于邪,谓之三虚。如是病者,微则笃,盛则死矣。
    如春应温而反寒,夏应热而反凉,秋应凉而反热,冬应寒而反温,此天地杀气,非正令也。尤宜慎之,以免瘟疫之病。
    凡大寒大热,大风大雾,皆宜避之,不可恃其强健而不畏也。《诗》曰:畏天之威,于时保之。此之谓也。
    人皆曰:夏月宜食寒,冬月宜食热。殊不知太热则伤胃,太寒则伤脾。夏月伏阴在内,如瓜、桃、冰之类,不可多食,恐秋生疟痢之疾。冬月伏阳在内,如辛燥炙煿之物,不可多食,恐春目痛,秋生热厥。所以古人四时节其饮食,适其寒温,热无灼灼,寒无沧沧也。
    修养家尝曰:火侯。火者,纯阳之阴气也;候者,阴气升降之候。曰火候者,谓阴气之升降不可得见,观于七十二候,斯可见矣。盖欲于此求之,以一年为一月,朔后阳渐长,至望而极,望后阳渐消,至晦而极。又以一月为一日,子后一阳生,至巳而极,午后一阳消,至亥而极。又以一日为一时,初初刻,阳之长也,至初四刻而极。正初刻,阳之消也,至正四刻而极。又以一时为一息,呼出阳之长也,吸入阳之消也。故天地之大,自其不变者观之,只一息耳,自其变者而观之,则流散无穷矣。
    春月无暴寒冰雪,人有病热者,勿误作伤寒治之。此因冬伤于寒,至春发为温病也。仲景云:“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可见温病则不恶寒而渴,伤寒则不渴而恶寒也,以此辨之。春温病,宜用:
易老九味羌活汤
羌活  防风  苍术各一钱半  川芎  白芷  生地黄  黄芩  甘草各一钱  细辛三分
渴加知母,水煎服。此药不犯禁忌,乃解利之神方也
夏月有病,似外感而飧泄者,水谷不化,相杂而下,或腹痛,脓血稠粘,此由春伤于风,至夏病泄也。其水谷不化者,宜用良方神术散:
苍术二钱  川芎  藁本各七分半  羌活五分  炙甘草  细辛各三分
姜三片,水盏半,煎八分,要汗加葱白。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上一篇:范蠡
下一篇:打坐浅训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