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篇

蔡经

时间:2019/6/6 15:43:54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141   评论:0

蔡经

麻姑山——蔡经得道之处

蔡经者,小民尔,而骨相当得仙。

方平知之,故往其家(平江府有蔡经宅),谓经曰:汝生命应得度世,故来取汝补官僚。然汝少不知道,今气少肉多,不得上天去,当作尸解。须臾如从狗窦中过尔,告以要言,乃委经去。

经后忽身体发热如火,欲得水灌之,如沃焦状。如此三日,中消耗骨尽,乃入室以被自覆。忽然失其所在,视其被中,有皮头足具存,如蝉蜕也。

去后十余年忽还家,去时已老,还更少壮,头发皆黑。语家人曰:七月七日王君当来过,到其日可作数百斛饮以供从官。乃去,其家依其言,假借瓮器作酒数百斛,罗列覆置庭间以候之。其日方平果来,未至经家,一时但闻金鼓箫管之声。比近,皆惊,不知何等。

及至,经举家皆见之,方平着远游之冠,朱衣,虎头鞶囊,五色之绶带剑,黄色少须,长短中人也。乘五盖之车,驾五龙,龙各异色。前后麾节旌旗、导从威仪,如大将军出也。有十二队五百士,皆以蜜蜡封其口,鼓吹皆乘麟,从天上来下,悬集,不从人道行也。

既至,从官皆不复知所在,惟见方平身坐。须臾引见经父兄,因遣人与麻姑相问,亦莫知麻姑是何神也。言:王方平敬报,久不行民间,今来在此,想姑能暂来语否?有顷信还,但闻其语,不见其所使人也。答言:麻姑再拜,但不相见,忽以五百余年。尊卑有序,修敬无阶,思念久烦,承来在彼,故当躬到。而先被诏,当按行蓬莱,今便暂往。如是当还,便宜亲觐,愿未即去尔。如此两时间,麻姑来也,来时亦先闻人马之声。

既至,从官半於方平也。麻姑至,蔡经亦举家见之,是好女子,年可十八许。於顶中作髻,余发散垂之至腰。其衣有文章而非锦绮,光采曜日,不可得名字,皆世所无有也。入拜方平,方平为起立。坐定,各进行厨,皆金盘玉杯,肴膳多是诸花,而香气达於内外。擘脯而行之,如有柏炙,云是麟脯也。

麻姑自说:接侍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向到蓬莱,水乃浅於往者,会将臧半也,岂将复为陵陆乎?方平笑曰:圣人皆言海中行,复扬尘也。麻姑欲见蔡经母及经妇,而经之妇新产数十日,麻姑望见乃知之,曰:噫,且止勿前。索少许米来,便以掷之,视米堕地,皆成丹砂。方平笑曰:麻姑故作少年戏也,吾老矣,不复喜作此狡狯变化也。

方平语经家人曰:吾欲赐汝辈酒,此酒乃出天厨,其味醇醴,非俗人所宜,饮之或能烂人肠胃,今当以水添之,汝辈勿怪也。乃以水一斗,合酒一升搅之,以赐经家人。饮一斗许,皆醉。良久酒尽,方平语左右曰:不足,还复取也。以一贯钱与余杭姥求沽酒,须臾信还,得一油囊,酒五斗许。

传余杭姥答言:恐地上酒不中尊饮尔。

又麻姑手爪不似人形,皆似鸟爪。蔡经心言:背痒时得此爪以爬背,当佳也。方平已知经心中所言,即使人牵经鞭之,曰:麻姑神人也,汝谓其爪可爬背,何也?但见鞭着经背,亦不见有人持鞭者。方平告经曰:吾之鞭可妄得也。

经家比舍有姓陈者,失其名字,尝罢尉,闻经家有神人,乃诣门叩头,求乞拜见。於是方平引前与语,此人便乞得随从驱使,比於蔡经。方平曰:君但起,向日立。方平从后视之,言:噫,君心针不正,不可教以仙道也,当授君地上主者之职。

临去,以一符并一传着小箱中,以与陈尉,告言:此不能令君度世,能令君延寿,本寿自出百岁也。可以禳灾治病,病者命未终及无罪过者,君以符到其家便愈矣。若有邪鬼血食作祸祟者,君便带此符以敕社吏,当收送其鬼。君心当亦知其轻重,临时以意治之。陈尉以此符治病有效,事之者数百家,寿一百一十岁而死。死后子孙行其符,不复效。

方平去后,经家所作数百斛酒在庭中者,皆尽,亦不见人饮之也。经父母私问经曰:王君常在何处?经答言:常治昆仑,往来罗浮山、括苍山,此三山上皆有宫室,王君常平天曹事,一日之中,与天上往复者数十过。地上五岳生死之事,皆先来关王君。王君出入惟乘一黄麟,道从甚肃,所至则山海之神皆来奉迎拜谒也,或者於道白言者。

后数十年,经复暂归省家,方平有书与陈尉,书字廓落,大而不楷。先是,人无知方平名,远者至此,乃知之。陈尉家今四世存录王君手书及其符,传小箱也。

【译】

蔡经是个普通老百姓,然而从骨相上看可以成仙。

王远看出来了,所以住在他家。王远对蔡经说,“你命中该得道成仙,上天打算接你去补充仙宫的缺额,由于你从年轻时就没有学习道术的修炼,所以你现在精气少而身子肥胖,不可能成仙飞升。只有从肉体中解脱出来才能成仙,肉身的解脱不过像从狗洞中钻出去一样,你不要怕。”于是王远就把解脱肉体的方术传授给蔡经。然后就离开他去了。

蔡经后来突然身体变得像火一样发热,要求家里人用冷水浇他。全家就都打来水向他身上浇,像浇一块烧焦的石头。这样浇了三天水,蔡经就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了。然后家里人把蔡经弄到屋里床上躺下,他用被子把自己完全蒙上,忽然就不见了。揭开被子一看,只留下全身的皮,像蝉蜕下的皮一样。

蔡经去了十几年后,突然又回到家来,容貌像青年一样,身体强壮,头发胡须又密又黑。蔡经对家里人说:“七月七日王远要到咱家来,那天要多多作些饭菜,好招待他的随从官员们。”

到了七月七日那天,蔡经家借了不少炊具,作了好几百斗粮食的饭,摆放在院子里,后来王远果然来了。王远来到之前,先听见了敲锣打鼓吹奏箫管的音乐声和人喊马嘶声,周围邻居们都十分惊恐,也看不见仙人究竟在哪里。

及王远来到蔡经的家,家人们全看到了他。只见他穿着大红袍服,头戴远游冠,腰带上挂着虎头形的装绶带用的皮包,系着五色的绶带,挂着宝剑。看他脸上有淡黄色的少年人的唇髭,中等身材。他乘着有翠羽伞盖的车,车由五条龙拉着,车的前后都是手执旗幡旌节的仪仗侍从,像大将军般的十分威风。有十二个差役在前面开道,他们的嘴都用蜡封着,接着又有一队骑着龙的乐队从天而降,聚集在院子里。还有一些身高一丈多的随从官员,都没在道路上站立,而是停在空中。

王远到了以后,所有的随从仪仗立刻不见了,只有王远坐在那里。过了片刻,王远召见了蔡经的父母兄弟,然后又派人请麻姑到这儿来,大家都不知道麻姑是什么人。王远让派去请麻姑的人对麻姑说。“王方平恭敬的向麻姑禀报,说他很久不到人间来了。现在他来到人间,不知麻姑您能不能赏光到人间来一趟,一起叙叙话。”

不一会儿麻姑的信使就来了,不见那使者,只听他发出了声音说,“麻姑我这里向王远君施礼了。我们已经五百年没见面了,虽然我们地位身份不同,但互相尊重敬仰,没有什么尊卑之分。先给你捎去个信,我一顿饭工夫就到。我已接受了使命要到蓬莱仙去视察,必须去一趟,但很快就会回来,回来后我就马上到你那儿去拜望,希望你等等我不要马上离开人间。”

过了两个时辰,就听说麻姑到了。

也是先听见人马声,等到了以后,都看见麻姑的随从仪仗只有王远的一半多。麻姑到了以后,蔡经领着全家上前拜见。只见麻姑是个十八九岁的美貌的女子,头顶上挽了个发髻,剩下的头发都披散下来垂到腰间。衣服上有美丽的图案,但不是绸缎,却光彩照人,不知是什么做的,反正是世上绝对没有的。麻姑进屋拜见了王远,王远忙站起来还礼。两人坐完以后,双方带来的厨师把各种佳肴呈送上来,食具都是金杯玉盘,不计其数,但盘中的菜肴大都是各种花,香气立刻充溢了屋子内外。这时宾主切开盘里的肉干吃,原来是天上麒麟肉作的肉干。

这时麻姑对王远说,“我从上次接待你以来,已经看见东海三次变成桑园田野了。刚才我到蓬莱仙洲去,看见岛周围的水,比上次我来会见时又浅了一半,是不是蓬莱仙洲的水也要干涸而变成陆地呢?”王远感叹地说。“怪不得圣人也都说过,在海里行走也会扬起灰尘的!”

这时麻姑想看看蔡经的母亲和妻子,当时蔡经的弟媳正坐月子,麻姑一看就知道她刚生完孩子,立刻说,“哎哟,你先站住,不要往前来。”说着他家人拿了一把米撒在地上,说米能除掉产妇身不洁的东西。再一看,洒在地上的米已变成了丹砂。

王远笑着对麻姑说,“看来你还是年轻好胜啊。我老了,早就不喜欢做这些小小的法术了。”王远又对蔡经家的人说,“我想赏给你们一些美酒,这酒是刚刚从天上的酒库里带来的,味道非常醇厚,世间人喝不太合适,如果就这样喝下去,肠子会烂掉,我必须往酒里兑些水,你们别怪罪我。”说罢就用一半水兑了一升酒赐给蔡经家的人,每人喝了一升就都醉了。不一会儿酒喝光了王远说。“酒不够了就再去拿。”就命左右的人拿了一千钱到余杭城的一个老太太那里去买酒。派去买酒的人片刻就回来了,买来了一油袋子的酒,有五斗多。

余杭城老太太捎话给王远说。“我担心人世上的酒你们喝不惯吧。”

麻姑的手生得像鸟的爪子,蔡经看见就心里暗想,“如果我后背发痒时,用她那爪子挠一挠,大概会挺舒服吧。”蔡经心里刚刚一想,王远就知道了,就让随从把蔡经抓来抽了一顿鞭子,斥责蔡经道,“麻姑是神仙,你怎么竟敢胡思乱想让她为你挠痒痒呢?”只见鞭子抽打在蔡经身上,却看不见有拿鞭子的人。打完了,王远对蔡经说,“我的鞭子从不随便打人,你能挨我的鞭打也是你的造化。”

蔡经的邻居有个姓陈的,不知道叫什么名,曾做过县尉被罢了官,听说蔡经家来了神仙,就登门磕头要求拜见神仙。王远听说后,就让把陈某带上来。见面后,陈某就恳求王远收留他在他的左右当差,和蔡经在一起。王远让陈某面朝太阳站着,从后面观察他,看后说,“哎呀,你这个人心术不正,我不能教给你成仙得道的事。这样吧,我让你当地上的主宰官吧。”

陈某临走时,授给陈某一张符和一块写着经文的板子,装在一个小箱子里。交给陈某后嘱咐说,“这些东西并不能让你得道转世,只能使你的寿命延长一百岁以上。如果有那些生病有灾的,或者那些没有什么罪过不该死的人,你可以拿着这符到他们家去,他们就会消灾除病。如果有谁家有妖魔作怪的,你可以拿着这仙符,把阴曹的官吏传了来,让他把鬼带回去。你要根据所遇到的具体情况,见机而行的使用这符。”陈某用此符给好几百家消了灾除了病。陈某活到一百一十岁才去世。他死后他的弟子又拿他的符使用,就不再灵了。

王远离开蔡经家以后。蔡家院子里摆放的那些饮食都光光的了,但当时并没有看哪个神仙吃饭。蔡经的父母私下问蔡经王远是位什么神,住在哪里。蔡经说,“他经常住在昆仑山,往来于罗浮山,括苍山等各山,每个山上都有他的宫室。他主管天曹的事,每天在天上地下反复来往十几次。地上三山五岳的事和人间的生死,都先报告给王远。他每次出行时,并不带着百官,只骑着一头黄色麒麟,带十几个侍从。他出行都是腾空飞行,山林都在他下面,离地常好几百丈,所到之处山海之神都迎接拜见。”

几十年后蔡经回了次家,王远让他带信给陈某,字写得很大很潦草。从前没有人知道王方平就是王远,由于此信才知。陈县尉家到现在世代保存着王远当年亲笔写的信和那仙符,都收藏在王远当初给陈尉的那个小箱子里。

麻姑山区丹霞山,是蔡经真人得道之处,至今,雨夜多闻钟磬之声,属蔡真人治之,是七十二福地之第十福地。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