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篇

谈郭派形意拳的活步劈拳 享誉半步崩拳打遍天下

时间:2019/6/3 8:08:33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115   评论:0
题图是1998年本文作者(左一)在西马庄与深州市的形意拳名师们合影留念
题图是1998年本文作者(左一)在西马庄与深州市的形意拳名师们合影留念


  文/蔡永强

  形意拳宗师郭云深以“半步崩拳打遍天下”而享誉武林,有关半步崩拳的成因及具体练法,笔者已在《武魂》2006年第6期发表的《说说郭云深的半部崩拳》一文中详述。本文再说说郭派形意的活步劈拳。

  笔者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今,多次参加全国乃至国际形意拳交流比赛活动,并担任过裁判和评议长,对当代形意拳的各大流派都有所了解,在劈拳(注:实际上多数流派是用掌劈,因是五行拳之首,通常概称劈拳)的练法上,大多有定步和活步之分。定步劈拳由左三体式起式,左脚向前提脚垫步寸余,左脚尖外摆45度,右脚向前上一步,左脚不要跟步,重心偏于左腿,成右脚右手在前的右三体式,照此法左右式轮换向前。活步劈拳与之不同的是右脚向前上一大步,然后左脚跟进半步定为右三体式,此时前后脚踵之间的距离比定步劈拳要短一些,具体到郭派,前者为本人的两脚半,后者为两脚长度。

  本文要介绍的郭派活步劈拳与众不同,详述如下:

图1
图1


  一、由左三体式起式,前后脚踵间距为本人的两脚长度(图1);

图2
图2


  二、左手下落变拳(随落随握拳),右手同时握拳,两拳心翻转向上,靠在肚脐两旁,两前臂紧抱腹部的两侧,在左手下落变拳的同时,左脚微提离地向后平移一脚长度(图2);

图3
图3


  三、左脚再向前上一大步,定式时前后脚踵间距约三脚长度,脚尖向正前方,膝部微屈,右脚不动,右腿后蹬,成似直非直状。在左脚上步的同时,左前臂外旋,左拳经胸前由下颏处向前上方钻出,路线走成弧形,拳心斜向上并微向外倾斜,小指向上翻转,肘尖下垂,整个伸出的左臂要弯曲适度,不能挺直,左拳高与鼻尖平,右拳不动,眼看左拳(图3);

图4
图4


  四、右脚前移至左脚内侧,脚掌与地面平行,离地寸许与左脚踝关节凸起处接触微停(鸡提步),双膝微屈,同时右前臂先向外旋,右拳经胸由口前钻出,拳心向上,在与左拳相交时,右拳背贴着左手腕,两臂相裹,含胸拔背(图4);

图5
图5


  五、右脚向前一大步,左脚随之也向前跟进半步,脚尖外摆45度,重心落于左腿,前后脚踵间距两脚长度,同时两拳交锉滚动翻转变掌,左掌勾拉撤落至小腹前,掌心向下,右掌向前方劈出,掌心向前,成右三体式(图5)。

  要领:左脚回撤须和左手向后下方抓扯捋带动作一致,形成合力;两拳须磨锉而出,两拳到位前后一致,用力要匀,形成二争力;右掌劈与右脚踩必须合二为一,做到六合整劲。劈拳似斧,如斧劈物,不可直推,亦不可举手过高,落差过大。

  主要技击含义:假设敌用右拳向我中上盘进击,我即用左三体式应之,左手顺其右臂内侧切入抓扯其肘弯至肩部位,顺其力向后下方牵拉;如敌下盘较稳且力大,一般会有向其后用力挣脱、保持身体平衡地反应,这时一旦感觉到敌力变向,我左手即拧转变钻拳击其头颈部,左脚同时上一大步插向敌中门,增强左钻拳的攻击力度;右脚再上一大步打出右劈拳,左脚跟进半步催力,也可视敌情撤左脚,打出右式倒劈拳。

  以上介绍的是郭派活步劈拳左起式,练右起式时方法相同,惟方向相反。为了区别于通常的活步劈拳练法,笔者在教学生时,称其为郭派形意的双活步劈拳。从此也可看出,郭派形意不光是有半步崩拳式的硬打硬进无遮拦,也有许多借力打力、灵活应变的招法,笔者以后将分别介绍。

  笔者的师爷马耀南(1875-1945)与郭派形意宗师郭云深是远亲近邻,他们在河北省深州市(原深县)西马庄的故居相距仅有几十米。马先生8岁时不幸成了孤儿,因其父曾随郭云深学过两年形意拳(未正式拜师,后因出外做生意而中断),郭云深把他收养在身边,从他9岁起,向他亲授郭派形意拳。马先生勤学苦练十多年,技艺功夫大成。因他按乡间辈份称郭云深为爷,加之年龄也较小,郭云深把他归于高徒李魁元门下,与孙禄堂先生(孙氏太极拳创始人)成为师兄弟。孙先生拜大枪李魁元为师习形意拳三年后,被师父推荐到师爷郭云深处又学了八年。由于他俩直接在师父处学艺,遂成为关系最亲密的师兄弟。

  1930年春,经时任南京中央国术馆教务长的孙先生推荐,山东省国术馆委派教务主任田振峰前往河北深县邀请马先生担任该馆形意拳教习顾问。马先生应邀到济南后,威震齐鲁的王玉仙、刘鸿斋先生及山东武术界的一些高手闻讯前来,要和他切磋交流,马先生欣然答应,并掏出随身携带的旧怀表交给旁观者计时,声明如超过5分钟未能胜对手即为己负,并且强调只用形意拳的劈拳招式,如使用了其它拳式也为己负。结果马先生获全胜,与他比试过的好汉都心服口服。一位慕名而来的摔跤高手李树文,身高一米九零,长得虎背熊腰,他凭着力大臂长,一上来即出右手欲抓马先生用跤法摔之,马先生即用活步劈拳的招法,先以左掌切入其来手内侧抓住其肘弯处借力向己后下方捋带,左脚同时后撤加力,李树文急忙向后用力欲保持平衡,马先生紧随着快速进右脚右掌打出劈拳,左脚紧跟半步催力,李树文应声腾空跌出丈外,当即表示要拜马先生为师。笔者的恩师张祥麟时年19岁,力大过人,能身负八百多斤重物走几十米,之前已在他老家山东曲阜,随孔府护院总管高善人(早年曾是清廷御前侍卫)习练过三年少林功夫,年轻气盛的他连比两次,都是一交手即被马先生劈倒,自己还弄不明白是怎么倒的,心悦诚服地拜马先生为师。此后,马先生被众人誉为“独步劈拳震山东“。

  马先生武德高尚,与人比武切磋,皆根据对方的功力深浅、技艺高低分别应对,点到为止,从不伤人。王玉仙、刘鸿斋等几位山东武术界名流同他结拜为兄弟,并提出跟他学习形意拳。马先生让他们拜大枪李魁元为师,由他代师授徒。在济南,先后有张祥麟、王谷臣、杨杰、杨世昌、刘永路、苏长明、李树文、李子彬、韩宝树、何洪滨等数十人,拜马先生为师学艺。

  今年6月上旬,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文化部、四川省政府联合主办,成都市政府承办的“第三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将隆重举行。相信在国家及各级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下,经广大门人的共同努力,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意拳,定能不断发扬光大,造福于人类。附照说明:5张拳照为本文作者演示。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