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篇

仙师已去 真道永存——深切怀念恩师袁敬泉先生

时间:2019/6/1 8:26:23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135   评论:0

周学良  2011年

哀敬泉先生仙逝已经十周年了,但他那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潇洒自如的行拳风采、出神入化的动手技艺及渊博的学识、宽广的胸怀却令我终生铭记,并时时激励、鞭策着我勇往直前。

我从1966年追随恩师学习“三皇门”绝艺,在三十多年的岁月里,他爱徒如子,不仅在武学道艺上口传心授,更在武德上苦口婆心,尤其是他那渊博的学识和为人处事的睿智更让我受益匪浅。先生善谈、擅书法,尤以行草、隶书见精,毕生为本门及武术界留下诸多墨宝。

为纪念恩师仙逝十周年,说一说他的长寿之道。

一、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俗话说:“山中易见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而恩师的102岁是怎么得来的呢?

内家拳的修炼程序是修、练、操、修。下手功夫是“练”,归终功夫是“修”。而恩师的方法是“且练且修”。恩师少时学得“元、亨、利、贞”静修方法,每日静修一至两小时,以培养乾元之气。“易首卦为乾。乾者,天也。你看这同卦相叠。喻龙。乃阳刚。”故《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又有《辞》曰:“元、亨、利、贞。”“元乃根本,“亨”为变通,“利”为手段,“贞”为坚持。君子唯具有这四种品行,方能扶摇而上,鹏程万里。所以,《彖(音tuan四声)》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成以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唯有此,方为贵。“而其静修的时间正好选择的是“寅”时。晨四时静坐,至五时止。因此恩师在给我的墨宝中有“松、静、无”三字。他说:“松是全身筋、骨、皮、肉、精神、意念全都放下。静是清静,要常清常静。无是无它无我,以养我浩然之气。”“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的清静主旨正是成就恩师长寿之道的最佳途径。

二、文以载道,以文养武

俗话说:“书画养人。”恩师的书法在武术界享有盛名,他幼入私黉,师从清朝进士李尚仑学书法及文化。15岁学徒于“正兴纸店”,继而自学书法,小楷字极佳,学徒三年后专职写账。20岁时在书法名家指导下用柳体字打底,赵体字盖面,临写晋唐诸家名帖,楷、行、草、隶均下功夫。隶书以《曹全碑》筑基,后习汉隶诸碑。在“正兴纸店”工作30年间,经常有人请他写对联、中堂、扇面等。当代名书家评其书曰:“静逸遒劲、不失法度,富于书卷气。虽习武而尤能文也。”一生于书法、武学酷爱之至,须臾而不离。他写字时间一般选在下午,午后休息一小时后再练字。因为编写《三皇炮捶全集》一书,我便在两年多的时间内经常居住恩师家,又加上我自幼喜好书画(少年时曾在当代名家杨延文、黑启星二师指导下学习书画),至使他把李世民《笔法诀》讲给我听:“夫欲书之时,当收视反听,绝虑凝神,心正气和,则契于玄妙。心神不正,字则攲斜;志气不和,书必颠覆。其道同鲁庙之器,虚则攲,满则覆,中则正。正者,冲和之谓也。”他说:“写字前要‘正心澄意’,平素时能‘格物致知’,方能入于佳境,写出字来才有精神。”他还说:“写字有三个阶段,一是描,二是抹,三才是写。不下苦功夫是不行的。写书法就是求静。”

在恩师引导下,我对武学书画更是情有独钟。书画是以静养动的功夫,习武是以动合于静的功夫,彼此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记得1985年住平房时,我便做到了早五点去练拳,晚上练书法。到了晚上写字入静时,竟连电视的声音都听不到了。爱人叫了我三次,我竟然无所知。再有就是书写内容合于我的心意,如写“苦瓜和画语录的‘远尘章’、‘脱俗章’”更是心意畅达。如:“萝月挂朝镜,松风鸣夜弦。”的飘逸,如:“羡君无纷喧,高枕碧霞里。”的超脱及“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的潇洒。关亨九老师常说:“笔为阳,纸为阴,墨为精,水为血,精血和,阴阳动而生字。”还说:“人为笔,地为纸,精血是身中墨,人活在世上,天天用身写自己的历史,正如用笔在纸上写字,所以字不能乱写,人不能胡为,才能写出好字,活出一个美好的人生。”两位老师的言传身教让我受益终生。

有一件事至令让我记忆犹新,那是80年代一个下雪的周日,我去找恩师,在天坛练功的地方没有找到他,便突然想起恩师说过天不好时他一般都在天坛长廊那儿活动。

我在长廊见到恩师,他正在练养生桩。当时还有练戳脚翻子的石怀普先生,他与恩师关系特别好,经常在一起推手。我等了二十多分钟才和恩师说话,因为当时他是闭着眼晴站桩。他告诉我已经站了四十多分钟。我问他为什么闭目站桩,他说:“站桩是身体外形的静止状态不闭目神则外溢,达不到静养的目的。闭目能让人进入常清常静清静无为的境界。”正是恩师这“且练且修”的修炼程序,使得恩师一直到仙逝,也没落下腿痛的毛病。大家都知道三皇炮捶套路里“震脚”很多,由于不明修炼之理,老来腿上容易做下病,只有加强内功修炼才不会落下伤害。

古人说:“练得+年功,只得一书生。”也说明武而能文也。我所崇尚的文人气息就在其中。袁、关二位恩师的书画均达上乘,我怎能不引以为荣?!又怎能不认真全面继承呢?

三.视“名利”如浮云

恩师从来就淡薄名利,视名利如浮云。记得我与东城武术馆原馆长柯章平先生有一次在他家里长谈。他评价恩师“德高望重”。那时东城武术馆收费是工人每月4元,学生每月2元,恩师对于每月给的报酬从来不计较多少。武术馆安排拍片活动,叫去则去,不叫去他也不计较,一切全都顺其自然。

当有人问起恩师练了九十多年有何绝技时,他总是谦谦地说:“什么也没有,只是平平常常罢了。”然而平常之中自见非常。实际上恩师追求的是法天法地法自然,不去违背自然的规律,顺应自然,对应自然而己。可谓得道之高人也。

记得有一年“五一”节,好几十个弟子在龙潭湖公园练完拳练推手,一位身高1.80米、体重九十多公斤的弟子和恩师(体重只有55公斤)一起推手,只见恩师一个滚肘横打,将对方打起,横挫出两米多。弟子右手摸头,竟不知如何被打起。于是请恩师再做几次,恩师还用滚肘横打,并连续做了三次,均将对方打出两米开外。

还有一次也是大家在龙潭湖公园练推手,这时从旁边闪出一位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陌生习武年轻人,近前说要与恩师推手比试一下手劲,恩师禁不住年轻人再三请求,最后答应推一推单手平圆。大家暗自数着圈数,13圈时年轻人手开始发抖了,20圈时已大汗淋漓,25圈时年轻人收手不推了,并谦笑着说:“您的功力太深了。”我想这个年轻人真正折服了,一定从中体悟到一些言语所不及的东西。

记得90年代在河南濮阳县举办了一次“全国武术比赛”,会后组委会给恩师送了一块大木匾,上书“武林大成”。恩师说我达不到武林大成的水平,从此把匾收了起来从未示人。恩师那虚怀若谷谦谦君子之行无时不感染我们这一代。

恩师九十多岁后不再教拳,便从北京移居琢州故里,每日早四点至六点坚持两小时的静修,然后出去散步、打拳,下午练习书法。在京城武术界许多名家都以求得恩师的书画而以为荣。

仙师已去,真道永存。每当想起他老人家的亲切教诲,我便心情难以平静,甚至流下感恩的热泪。为此我写下这篇怀念恩师的文章,以表达我对他的深切思念。我愿继承恩师的遗愿,弘扬“三皇门”传统文化,为造福人类而努力奋斗。我的努力宗旨是:“弘扬传统文化造福桑梓,武学诗词书画精神家园。”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