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篇

东江时报

时间:2019/5/31 11:27:55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71   评论:0

东江时报

李宝龙在武馆门口授拳。 《东江时报》记者张艺明 摄

近日,八极拳国际展演交流大会暨八极拳vs泰拳擂台争霸赛在八极拳发祥地——— 河北孟村举行,惠州金带武馆作为广东省惟一代表队派出7人参赛,一举摘得5枚金牌、3枚银牌。惠州八极拳为何可以如此一鸣惊人?八极拳又是怎么流传到惠州,并且生根发芽的呢?

武馆仍保持上世纪风格

带着这些疑问,《东江时报》记者日前探访位于市区中山公园北门的金带武馆。

 

窄窄的门面、厚重的招牌,进门后左侧堆着刀枪剑戟和海绵垫,右侧则是满墙的黑白照片……与之前记者见到的一些武校或者培训中心不同,金带武馆仍保持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风格,让人走进去时不免有些穿越的感觉,墙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照片。馆中一位仿似中年的大汉,便是金带武馆馆主——— 今年62岁的八极拳第九代传人李宝龙。

提起李宝龙,必须要说一个人,那就是李宝龙的父亲,至今仍然活跃在石家庄武术界的90岁高龄八极拳翁李富昌。李富昌自幼从师清末原天津大名府守备苏宝森,而李宝龙6岁起便跟父亲学拳,并将虎父无犬子这句话展现得淋漓尽致。

数十年收下百余弟子

当记者表明来意,并提起孟村夺金一事时,李宝龙笑着说:“哦,那是我带几个徒弟过去的!”随后,一个电话,李宝龙的3位徒弟也来到武馆。李宝龙指着大徒弟屈定江说:“这是他们的大师兄,现在在惠阳青少年宫开武馆,每期学生100多人,我这一辈子也只收了100多个徒弟。”

屈定江告诉记者,此次前往孟村参赛,除了师父和他以外,还有杨保南、孙日新、廖小星、杨鹏、张绍祥几位师弟。“孙日新、廖小星两位师弟现在在深圳开武馆,而我在惠阳。”谈起当时如何拜师李宝龙门下,屈定江用了“收留”二字。原来,2006年李宝龙在金带街刚开武馆时,几个月也没有一个人来学拳。就在这时,生活窘迫的饮料推销员屈定江走进了李宝龙的视线。由于屈定江曾学过少林拳,再加上性格耿直、憨厚,李宝龙很是喜欢。于是,他就把屈定江带回家中,管吃管住。就这样,屈定江成了李宝龙的大徒弟。在师父的教导下,屈定江不但学业有成,还开了自己的武馆。

如今,李宝龙每天都非常开心,因为他在享受自己想要的快乐。“其实我可以做别的,但那不是我所追求的,人年龄大了,只需要图一份老来乐,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东江时报

 

人物故事

自创八极健身术

62岁的李宝龙,在上世纪80年代末抱着“打全国”的想法来到南方,在闯荡的过程中经历过许多波折,最后自己开了一间武馆,在武术中找回了自我。

爱惠州西湖携家眷定居惠州

“1989年,在北方有了一定名气的我,抱着‘三个月打河北、半年打全国’的轻狂想法只身来到广州。”李宝龙说,由于当时是受到一个老板的邀请,他只带了95元,去掉火车票还剩35元。“当那个老板给我接风时,我像饿狼一样,再加上露膝盖的牛仔裤、破洞的白球鞋,给人家留下了很差的印象。”那个广州老板对李宝龙非常失望,不再与他联系。

随后,李宝龙辗转来到东莞,并成立了广东八极研究会,也成了电视、报纸的热门人物。甚至上了1990年第4期《气功与科学》杂志的封面。

 

对于来到惠州,李宝龙说:“那已经是1993年的事了,当时肇庆、韶关、广州和惠州都要以人才引进的方式让我过去定居。我由于被惠州西湖的美景和丰厚待遇所吸引,所以就带着家人定居惠州。

一度成为他人赚钱工具

1995年,李宝龙出国,在泰国、缅甸、印度、日本等国家成功埋下八极拳种子后,于1997年回到北京,推广自创的八极健身术。“当时我去天坛,大家都在练自己的东西,于是我就在广场大喊,我叫李宝龙,我有功夫,为什么没有人理我?就这样,好多人围过来。我一步步将八极健身术推广到北京的各个公园。”

然而,李宝龙的成名,让很多人打起了用他赚钱的主意。在经过长达两年的走穴、表演后,李宝龙发现自己成了别人赚钱的工具,他一气之下离开北京,独自回到惠州。“那段时间我极度抑郁,再加上几年过去了,我与惠州的朋友都失去联系。单位也以自动离职的方式给我除了名。”

开武馆传播中华武术

为了生活,再加上一份不服输的劲儿,李宝龙选择了一份与八极拳武馆有关的工作,并凭借自己的努力,当上了总经理。然而,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2006年,他开了一间武馆。

 

东江时报

 

“起初我的武馆是在金带街开的,所以叫金带武馆。”

 

李宝龙告诉记者,由于金带街房租较贵,在武馆开张3个月后,他搬到了相对租金较为便宜的中山公园北门。据李宝龙介绍,在金带街的3个月里,他只收到了1个徒弟,学费100元。而在中山公园的7年里,他一共只收了100多个徒弟。

东江时报

 

“我开武馆只为传播中华武术、中华武德。”李宝龙说,在开武馆的过程中,他也再次找到了自己。本组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林旭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