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太极篇

挑战学院派的民间太极高手——马国相

时间:2019/5/30 14:19:50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175   评论:0
头顶高粱花”,是太极拳圈中对那些民间拳师的形容,马国相就是这样一位民间太极拳拳师,他的名字在圈中已算响当当。不久前,马国相的女儿马畅在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中获得了亚军,这枚银牌并没有让作为父亲的马国相特别满意,“去年马畅首次参加这个比赛就获得了金牌。”为了那枚金牌,马国相一家一等就是六年。至今为止,他培养出了多少太极拳金牌得主,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但这不重要,关键是在马国相看来,民间拳师终于向国家制定的太极比赛赛事证明了自己。
 
挑战学院派的民间太极高手——马国相
 
挑战

民间拳师与学院之争
 
2008年五月份,马国相的女儿马畅获得了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的银牌。“不是拿第一,就是拿第二,这个成绩也是在预料之中。”马国相显然对女儿的能耐相当有信心,虽然马畅这次的成绩还没有让马国相特别满意。马国相从18岁开始拜师学太极拳,至今仍是民间身份,“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是太极拳赛事中级别最高,含金量最重的。马国相自己就曾经为报名咨询过赛事国家主管部门,电话那头问起马国相是什么身份,他就说,“我是一个民间的太极拳爱好者,我准备参加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对方立刻打断:“我们很多省队的队员都没有资格参赛,你民间的,也想参赛?不行!”
 
实际上,从18岁开始学习太极拳到现在马国相几乎没有一天放松过技艺的磨炼,为了拜师学艺,他曾经五下太极发源地陈家沟。但是这件事情给了马国相很大的刺激,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证明民间太极拳也能参与国家级的体育竞技比赛,而且能获得好成绩。
 
追求

太极是一生的事业
 
马国相目前在莞城区开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太极拳馆,据说申办执照的过程还比较曲折。现在的太极馆位于一栋大楼的楼顶,女儿出生不久后,马国相曾经又去了陈家沟学拳,当时家里还清贫得很,妻子为了支持他,主动提出卖掉他们共同生活的房子,马国相从陈家沟回来后,先是和妻子一起住在岳母家过一阵子。岳母家生活也很清贫,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是弟弟妹妹们编织席子的微薄收入,一整个冬天,能吃上豆腐就算是改善生活了。马国相很自责,很痛苦,感觉自己既不能为家庭分担生活压力,而自己所学的武术,却一时还没有用武之地。
 
那个时候是1984年的冬天,在靠河村这样北方典型的村落里,岳母一家低矮的茅屋都被压在了厚厚的积雪下,马国相在日记中写道:“为了武术,为了太极,我已失去了幸福的家园,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了,只能在岳母家赖以栖身。清贫的生活,女儿的哭声,不时撞击我的心,只有练拳,练书法,才能驱散我的忧郁,我何时才能走出困境?”马国相用秃了毛的笔在桌上蘸水练书法,每天练拳几个小时,直到筋疲力尽才罢休。
 
当时封闭的小村里人们看见马国相练太极拳,还以为他是个“跳大神的”,每次看到他练拳,都会指指点点,为了不给家人带来心里压力,即将到年关时,马国相却毅然带着妻子和孩子开始走出去找房子租,一家人的脚印深深陷在雪地里。
 
梦想

要与散打王打擂台
 
马国相最讨厌别人说太极“中看不中用,软绵绵,不堪一击”,他很注重太极拳的技击之术。马国相曾经有个设想,招一些少年,系统地培养后,跟国内知名的散打王打擂台。后来学生们是招到了,家长们把学生往马国相那里一丢,就说“我这个孩子学习不好,就送他到你这学武术来了,麻烦老师以后多管教管教。”马国相很生气“什么时候武术在人们心里的地位那么低了?”孩子们费了马国相家人不少心,有的孩子还是吃不了学武术的苦,纷纷翻墙出去打电玩。培训出一支太极拳团队跟散打王打擂台,这个想法最终还是没有实现,不过他并没有死心。在马国相本人身上,他的确实现了太极“四两拨千斤”,能以柔克刚的效果。
 
马国相还在北方家乡开武术学校的时候,有一次学校里来了一个人称“滚刀肉”的壮实男人。这人游手好闲,又爱打架斗殴。当时“滚刀肉”大摇大摆地朝正在练功的马国相挑衅“这玩意儿能用吗?我们玩玩怎样?”马国相说:“我给你一只手,你能把它拿住,就算你赢。”“滚刀肉”听到此话,更加自负,随即伸出一只手来抓住马国相递过去的手就向上拧。马国相早已料到,于是肩肘一松,顺势顺缠,“滚刀肉”顿时落空由顺转背,马国相左手早早等在胸前,一下子就扣住“滚刀肉”的手指往下压,“扑蹬”一声,“滚刀肉”右膝盖跪在地上,痛得连声叫唤。再过招,“滚刀肉”如牛的身体还是笨重地倒在地上,不得不服,“这玩意还真行!”
 
也有武林中人来挑战马国相,有个专练南拳的人曾经对马国相说“太极真功夫已经失传了,太极中看不中用,不堪一击。”马国相反驳道:“我学艺于陈家沟,那里的太极拳与流行的太极拳不一样,你见过吗?”为了让来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太极功夫,他俩比试了一下。结果那人一连串凌厉的进攻都被马国相轻灵的身法化解了,最后马国相用了一个“野马分鬃”的招式,把那拳师腾空抛出三米开外,摔得半天动弹不得。他挣扎着扶腰站起来叹道:“这才是太极功夫!”
 
责任编辑:风信子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