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篇

追忆形意拳大师韩辅桐先生

时间:2019/5/30 10:41:57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133   评论:0

师从国侠 毕生咀华

形意拳大师韩辅桐先生,仙逝34年了。那是文革后期的1977年,也是我上山下乡刚与老师分开半年多的时间。得信急返,是我们师兄弟几人,在一个很不好开挖的山根下与他的家人一起将老师安葬。67岁的他走得那么匆忙,带着他对黄柏年老师父子般不息的情感,平静而遗憾地离去。平静中带有从师的满足,遗憾中对“乱世革命运动”所带给他莫须有的污帽而感到可笑。由于他在新中国解放初期以军管员的名义,接管济南铁路大厂时,在履历表上填过师父的名字。师父曾执教过南京与重庆国术馆。触犯了当时的“革命”大忌,而受到牵连。逝后不久铁道部下文平反昭雪,方显现出他八路军的本色和革命干部的身份。那时他虽有“政治问题”,但那些不可一世的武家、跤王式的革命头目,对他还是毕恭毕敬的,并以师相称。有时他们设场教徒显威,但看到韩老师经过,便请入场中设座求教。因为他们心中清楚,韩老师是位武林高人,要不是为了学他这身功夫,还惹不了这些麻烦。

现在看来武之大者如良医,奉献的是技艺,胸中装的是中华。尤其那些绝世高手,他们为整个民族所奋搏。事实亦是如此,今天大家都知道了,黄柏年是与师父李存义一道浴血奋战,痛杀八国联军的民族英雄,国侠宗师。他后来又为天津中华武士会的组建与教学做出贡献。同时他还是形意拳河北派的一位承上启下的重要人物。

话语如思,今天回忆起我心目中这位仰慕的老师,不由得涌出无限感慨。好像又回到他的身边感受功威,聆听教诲。在被界内人士称为总谱式的《形意拳侠》一书中我们看到,受过黄柏年指导过的部分弟子中,解放后凡从事院校武术教学的,现在看大都是一些国内知名教授。然而有谁想到,在民间还有一位鲜为人知的,黄柏年的堂室传人弟子韩辅桐先生。他德艺如师,谦默隐世不露锋芒。然而他的功夫确是了得。

韩辅桐老师德高品正。为人忠厚。入得形意门后先跟大师兄学习五年,后又将黄柏年老师及师母接入家中奉养三年。形意、八卦同修尽得真传。功至上乘,动则风声虎威,身手凌厉。拳掌所交如崩似裂,抖放振颤,使人望闻生寒!他周身是用,人触丈外,头顶乒乓球穿行不落!手如电闪,观者若呆!我师从八年幸得亲见,由衷佩感!有的教练只教不练,可韩老师始终如一地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夏天最热的时候头顶毛巾走拳不止。五六十岁时,丹田还打得碗口粗的树晃晃振动!

在韩老师这里学徒进门先讲“三心”(信心、决心、恒心)。他说学武首先要对老师的功夫有信心,持疑决心就不大,更谈不上恒心了!你可改换门庭,误人子弟是要不得的!多么真实可贵,高人低姿!韩辅桐老师就是这样一位让人感到真切可敬之人。我就是一个被老师的功夫所折服,死心塌地追随其终生还觉不够的学生。韩老师传统但思想不保守。他恨铁不成钢,如果你拳式毛病几次改不了,他也是相当严肃的,师母怕我受不了,就过来安慰我,孩子改了吧,别再让他这么厉害了!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对我是多么的关心和负责啊!那时我年龄小,冒失敢说话。“老师,今天我学的您这些东西就好比字和词,今后我要写自己的文章,但不拘文体!”不善言谈的老师默默的点了一下头,嘴里嗯了一声!他看到我如饥似渴学功夫的样子,心存几分喜爱,以至到最后我还让老师牵挂,临终留嘱,再托高人而继培。

韩老师他那一丝不苟,理论贯穿实际的教学方式和宁缺毋滥、沙里澄金、把关育人的严谨态度,更是令我终生难忘。在他门下方知什么是形意拳,什么是真正的站桩子!绝非一般人所持耐!要是俯不下身子,只想来看看形意拳的光景,那干脆你也别来凑这个热闹,最后自己不跑掉是呆不下去的。因为老师有个原则,“你学的劲头大,我教的劲头就大”。一看你不是那个来路,见了只是寒暄一句,不会再跟你讲话了。没真心下功夫在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干什么呢?所以不是练住的学生一般不好与他沟通。

辗转寻艺 形意是功

话回源头。韩老师籍贯天津,即现在的南开区人。少年英气勃发,开始投师习练少林与心意六合拳,尤其心意下了不少功夫,拳法练得娴熟迅猛,同门之间经常较技切磋,应用得手,心中存有几分满足。后来一次在经常活动的地方,有一位干练之人对他说,小伙子拳练得不错,但要当心“形意的劈、鉆、崩、炮、横啊”!说罢这人不见了踪影。话虽不多但在他心中泛起了涟漪!这拳已经不错了,有几个歹人我也不会让他们占到便宜,还有比这更好的功夫? 那拳法将是怎样的呢?于是辗转反侧,几日坐卧不宁。心强气盛的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正宗有名望的形意拳宗师,学他个“翻江倒海,痛快淋漓”。说来容易,可到哪去找呢?

那时旧社会学武,尤其是宗技真人是很难遇到的,就是遇到也是不会轻易收你为徒。他经过不懈地多方打听,托人拐弯好容易接触上黄柏年的女婿姚忆舜。他想这下好了,可以直接拜在黄柏年老师的脚下做徒弟了。可是事情没那么简单,黄柏年不收,可能是他当时被邀太多,事务繁忙。好歹传回个话来,答应他先跟其大弟子田鸿基学习,待以后有时间再亲授。“哎,这也不错了,反正是黄老师的真传功夫,这样也好,我还能放得开,不会感到太紧张。”

田鸿基是位身材高挑硬朗,性情憨厚之人,早几年入得师门,跟随师父左右,师父很是喜爱,得授真功。他形意拳打得威猛快捷,一招一式看似简单而又深奥,出拳形式很特别,与一般常规思维所不同。这下引起了韩老师的浓厚兴趣。他更为好奇地询问其中的用法。田师兄让他把过去练的,觉得好用的招式尽可使来,他二话没说上来一个封面快手,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之时,只见田抖出一个姿势,现在来说就是一个最简单的三体式,或者说劈拳,反击封打到他的面门,但田没落手定在那里,田说我的手下去就把你打出去了!几乎都是在发拳,自己反被钳制。而且根本就没有还手与反抗的余地!

这下他来了情绪,“你这是什么招式,哪来的这股力量,我怎么觉得劲发不出来,或者说发出来也不格你碰呢,而且你打中带防不犯二手!”田师兄说,其实形意拳很简单,是用功夫打人而不是招式。不像其它拳种,一开始就是一串组合套路,而形意是一拳一式的如品滋味式的单练。讲究的是拳式规整,九节合一,内外一致。好家伙一套一套的,怪不得手高啊,好拳法首先要有高而又合乎物理法则的理论做基础。理深拳才高!

自此以后他横下一条心,不练好此功决不罢休。俗语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蛮练不悟,多走弯路。”他除了虚心向师兄请教外,把更多的时间用在独立思考和拳式的研究上。他琢磨形意拳的力到底在哪里,用怎样的动作尺度才能具备这种功能,发出这种力量。还有拳式中手、眼、身、法、步为什么要这样走。带着问题,把握住动作的原则练,效果与功力的增长情况就截然不同。用韩老师后来教授徒弟的话说,练得对了,功夫一天一个样!

他每天闻鸡起武,夜黑练拳。因白天还要做活,都是抽一早一晚的时间练习。有时为了隐蔽练功他还躲在地窖里点上油灯练习。就这样他练了三四年,功力大长。这三体式桩功,看似简单,但是要做好却不容易!可能现在的年轻人不大相信,这有什么难的啊。正宗的形意拳一进门,就给你个颜色看,站好站不好三体式,吃了吃不了这个苦就是决定个人存留的关键。有的信誓旦旦地进门,灰溜溜地拔腿走人,是常有的事。三体式要求脚后跟与臀部、身子是一条垂直线,定住这条线身子才不会前俯后仰左歪右斜。身体才能出现物理中的稳定三角形。有了这个三角型才能称其为桩子。它就像木桩楔入地下,或处于急流之中,推、捋、冲、撞、纹丝不动,如中流砥柱一般!可初练的人要保持住这个尺度,单腿不换式一次十几秒钟你也难以支撑。韩老师那时就给自己加码,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最后可达半个小时之久!这绝非空穴来风!韩老师可是个板上钉钉,一言九鼎之人!

这半个小时的桩功,是何等的毅力啊!一般人难以想象。站桩不仅能打造身体的整合力,而且同时也拔出了你的神威!我在进韩师门时,感到自己已是比较能吃苦的了。在能站五分钟即可以开拳的师规下,我努力到十二分钟。这十二分钟的感觉就已经是火烧撕燎,难以坚持了!与老师相比差着一半还多呢!怪不得老师身手神捷,穿透力强!桩功站好了,就如同火箭装足了燃料,飞得快,打得远!这是丝毫糊弄不得的。韩老师练功求质量不马虎。除让师兄直接检查外,自己经常身不离镜自我对照,身不走型,所以提高快,弯路少。

就这样坚持不懈日复一日,跟师兄一练就是五年。田师兄有点觉得力不从心了,韩虽为师弟,但他对形意拳的态度太认真了!而且学得快、悟得快,毅力惊人,将来肯定比自己有出息。于是托人捎信让师父亲自教授。师父得信后不久,就让田师兄带着他亲自去见黄柏年老师。韩老师高兴的得不知怎么是好。来到师父面前深深的行过礼后,老师让他练练看看。只见他凝神站立,起式坐身打起了五行拳、五行连环、十二形拳。好家伙,一气呵成好不痛快!黄老师暗暗点头,心想这学生还真不赖,短短五年就把这形意拳练的风声虎威,明劲尽展。后生可畏啊!

接下来黄老师就给他深功严授。一次黄老师摆出一个探掌,好像是鉆拳展掌,他说拳用一动!无长无短,无近无远。拳可完整打,亦可散开用。你来破破我的手。韩心想鉆拳属水,水来土挡,我用横拳是正使。当他的横拳似着未着到黄老师的前臂时,之见黄师的掌轻轻一蹭,韩即被发出丈外仰面倒地!在场的师兄也傻了眼。师父浑身是拳,着上人就出去,好厉害啊!我等功夫还早着呢!黄老师说,功到高处增一分则有,丢一分则无。拳快是用,慢练是功。劲分明暗化,功到自然成!功夫是毅力加智慧练出来的啊!是的老师,我记住了!他心想自己仅是刚刚入门,今后的路还长着呢!黄老师可是见过大世面,大气度之人。是用真功让洋夷血溅的国之大侠!功夫可谓炉火纯青,非一般所能及。韩老师这下可开了眼界,怪不得有贵人指点,使我得以投到黄柏年老师的门下,真是三生有幸!

除形意外,他亦练起了龙形八卦掌。走行步,转换掌。有时还与师兄弟们同操对练。捋、拓、翻、托,搭手飞步,闪手游身好不灵利!黄老师耐心地指点迷津,使韩老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后来韩老师与夫人商议干脆把师父师母接入家中奉养算了!一来可以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尽点徒弟孝敬之心,二来老师就在家中可以随时请教,这样岂不一举两得!我这韩师母是位善良贤惠、性情温和之人。把黄老师夫妇接入家中后,韩老师与家人将其视若亲生父母,伺候得非常周到。韩老师随时受到老师点拨,如鱼得水好不高兴!时间长了黄老师对徒弟的侍奉有所不忍想走,韩老师问:“是我们照顾不好吗?”黄师说:“正是你们照顾得太好了,我们有所不忍啊!”“这是我们应该的,您能在此居住是我们的福气啊!”黄老师一看不好拒绝,一住就是三年。后因他有重要邀请,方才决定离开徒弟之家。韩老师这才恋恋不舍地依了老师。但还是在背后默默关心着师父,有时寄点钱以表心意。这三年增长的功力,最少顶他平时自己所练增长功力一倍还多。黄柏年老师倾囊以授,使韩老师成为黄柏年为数不多的,堂室传人二弟子!

韩老师身怀绝技谦和待人,武界交流从不凌人。他早年在铁路做过事,一次在车站装有货物的平板车上看着卸东西,遭遇众歹徒抢劫,拒之围攻。只见韩老师向前一撩掌,那人一抬头,他迅速一坐身来了个“金鸡抖翎”,同时把前后两人打下车台。身手之快之猛把众人震住了,其中一人掉头便跑,喊道:“不好遇到高人了!”其他如鸟兽而散。武林切磋是常有的事,心中有数者对方一开口,或一出手即知功夫高低!便适可而止。也有的强势不服,非把人置于死地不会罢休。一次韩老师在练拳站三体式,过来一人看了一会便说,你这前腿愣愣的在前面伸着,我一出脚就会把你踢伤,再还怎么打拳!韩老师说我这只是个拳架子,真用自然有变化!说着还是练自己的拳。那人紧逼不让,你再变也躲不过我这快腿!说着便朝其小腿骨风速踢来!前面说了桩功站得好,可控性就强,发人马力就大。只见韩老师闪电般似抽又落,一个崩拳将对方放出好远倒地,那人起来便说你这是怎么变的,我还没看出怎么回事就出去了,真是好身手!以后这人成了韩老师的好朋友。韩老师如此事例不胜枚举。

内家河北派讲究形意、八卦、太极同修。韩辅桐老师侧重于形意,但八卦、太极亦是娴熟。刀枪剑棍器械应手。这些初学或几年的学生,老师怕耽误了你的正功一般不轻易说教。  

宁缺毋滥  严育后学

韩辅桐老师是在解放初由部队转到山东济南工作的。从五六十年代开始在社会中教拳,从学者甚多。俗语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武林中对其称赞不绝,有很多好的口碑。韩老师说,形意拳有五大特点:简单,易学,不易练,不好看,好使唤!要达到好使唤,非苦功莫取。形意拳真要认真起来出不了几个好手!而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练出来的!要不宗规有社会徒弟、登堂入室和传人弟子之分呢!一要看学生的品行,二要看你达到的功夫层次。韩老师因材施教严格把关,不达基本要求不开新拳,有的半年,有的一两年仍在温故知新。在学练功夫的同时老师让带笔记本,他理论指导实际的教学,手把手演示。老师说只要讲过的东西不许忘掉,这样会受益终生。我深深体会到老师的良苦用心。在我成为老师后的教学中,韩老师所传授的黄柏年师爷之拳谱,还是朗朗上口,或者出口成章。这样对学生,对自己功夫的巩固都是有直接好处的!

“形意至高身成弓,弓开弓放定盘星”。韩老师曾说“树根在下,人根在上!头顶如秤之定盘星”!这是多么超凡而高明的见解啊!要达到真正的尺度,而且百式如一,是很难做到的!最易最难,最难最易。韩辅桐老师就是在这些关键的地方严格把关,不让丝毫育徒成才的。要不他经常叮咛学生,练拳不仅用功,更要用心。

老师音容已远去,谆谆教导犹耳畔。尊敬的韩辅桐老师,您的学生们是永远不会忘记您的恩泽的。不仅是您留下的武艺,还有您诚恳做人、认真做事的品德。老师,向您汇报,我们已经实现了您生前的嘱托,到天津中华武士会旧址前,向先辈李存义、黄柏年敬献了鲜花,表达了我们崇高的敬意!今后我们还要把“天津中华武士会”爱国主义,民族自尊自强与国粹传承的不息精神,引到山东发扬光大!在山东组建“中华武士会山东传承会”。老师放心吧,师脉国侠,武魂犹存!

1.jpg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上一篇:苏峰
下一篇:中国古武术问题的回答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