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篇

峨眉山地域僧门武术的源流及其特点研究

时间:2019/5/25 23:43:40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97   评论:0

                    代凌江  赵 斌

 1 前 言

据1989年出版的《四川武术大全》记载,四川僧门武术有七支,从起源地来讲分别是峨眉山僧门,新都僧门,荣昌僧门,内江僧门,重庆僧门,达县僧门和雅安僧门。[1]另据1998年出版的《四川省志·体育志》-四川武术主要流派-僧门记载:流传四川的僧门武术主要传系有四支:峨眉山僧门,新都峨眉僧门,内江僧门,和自贡僧门。[2]经过近二十多年的社会变迁和地域武术发展,当今在整个四川僧门武术中最有代表性的、至今发展得相当好的僧门武术应当有三支:峨眉山僧门武术,成都僧门武术,内江僧门武术。这三支僧门武术之所以具有代表性主要表现在:1、武术起源早、影响大并传承至今。2、有较固定的传播地域,习练人群众多,武术内容丰富。3、武术起源上虽然都受少林武术的影响,在传承和发展过程中,其技术风格上已经有了较大的、质的改变而具有本土武术的特质。其中的峨眉山僧门武术是起源于峨眉山僧人习练的武术内容,并随着僧人及传承人的的流动而传播到全国各地。结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背景下峨眉武术文化研究,本文尝试站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视角,以峨眉武术历史脉络与文化发展为线索,致力于挖掘、梳理有关峨眉山僧门武术的源流、基本内容及其技术风格特点,为全面构建峨眉武术体系理论做些基础工作。本文中所涉及到的峨眉山僧门武术是指起源于峨眉山僧人武术,以峨眉命名的,并在峨眉山地区流传或者从峨眉山流传到其它地区,并发展、传播至今的峨眉山僧门武术内容。

 2 峨眉山僧门武术的历史渊源及其演进过程

峨眉山僧门武术是峨眉山地域武术的重要内容,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峨眉武术的重要内容之一。峨眉山僧门武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据《峨眉山志》记载,峨眉山最早的会武的僧人是南北朝时期的淡然法师,俗姓林,号时茂。原为东魏孝静帝廷下武将,封镇南将军。因与上司高欢之子高澄不合,便到泽州(今山西晋城)析成山问月庵出家,法名太空,别号淡然。后到南朝金陵寺寄住,因与住持钟守敬不合,到峨眉山中峰寺修住,扩建中峰寺,据明人方汝浩所撰《禅真逸史》载:淡然约生于梁武帝天监得间(公元502—519),死于隋恭帝义宁元年(公元618年),在世100余岁,他圆寂前作“辞世颂子”云:杀人如麻,立身似砥。宠辱不惊,恬淡是非。酒吸百川,肉吞千乑。醉卧中峰,羲皇自拟。皓月清风,高山流水。长啸狂歌,何分角微。心证菩提,法舟相舣。生彼莲花,逍遥无已。[3]现今峨眉山中峰寺仍供奉着淡然祖师像,但对其武术的传承没有任何的记载。

另据《四川武术大全》、《四川省志·体育志》、《峨眉山志》、《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书:峨眉武术》 

有关峨眉山僧门武术起源的考证记载称:隋末,河南少林寺僧云昙,云游峨眉山时,将拳法功法留传此地,后经峨眉山僧人以此拳法为基础,结合佛教修习禅观之法,吸收了道家的养生功、军事武术和民间狩猎、攻防技艺,融合一体,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开创了峨眉“僧门”派武术。[4]因此,少林僧云昙,可以看作是峨眉山僧门武术起源的标志性人物。

南宋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峨眉山临济宗白云禅师由道入释,兼研密宗,精于歧黄之术,创立了“峨眉气桩功”十二节,后称“峨眉十二桩功”,一直在临济宗内部流行,不得外传,故称峨眉山僧门“临济气功”。临济气功集医、释、道、武功之精华于一炉,寓内功导引接跷术、点穴、布气、针灸于功法中,融养生、医疗、技击、开发智能为一体,迄今已有近800年的历史。经过数百年的实践,峨眉临济气功早已形成了一整套独特的民间治疗专技和理论,现已被社会公认是峨眉山僧门较理想的功法。峨眉临济气功有12套修练气脉内景功法练法,其排列顺序为:天地之心、龙鹤风云、大小幽明。即天字庄、地字庄、之字庄、心字庄、龙字庄、鹤字庄、风字庄、云字庄、大字庄、小字庄、幽字庄、明(冥)字庄。[5]南宋时期,又有峨眉山僧人德源长老集僧道武术之精华,结合自己的练功体会,模仿山中猿猴动作,编出一套猴拳,并著有《峨眉拳术》一书。德源长老眉毛带白,人称白眉道人,猴拳又称为“白眉拳”,流传至今。[6]《峨眉十二桩》和《峨眉拳术》在《峨眉山志》第656页“书(篇)目辑存”中都作为参考书留存,这是有关峨眉山僧门武术最早的文字记载。南宋峨眉山武术已颇有名气,著名诗人陆游在其诗“剑池”中写下“我壮喜学剑,十年客峨岷”的诗句。因此,可以认为在南宋时期,峨眉山僧门武术已有了较系统的理论基础和比较丰富的武术内容。

明代,峨眉山僧门武术更强调武术与气功的结合。所谓“练功不练拳,登峰难上难;练拳不练功,老来一场空。”明右佥都御史、代凤阳巡抚唐顺之(公元1507—1560年)曾来峨眉山,观看峨眉山道人的武术表演,写下了《峨眉道人拳歌》。形象地描述了道人的精湛武功:其硬功,一顿足则“岩石迸裂惊沙走”;其柔软,“百折连腰尽无骨”;其灵活,“一撒通身皆是手。”从起势到收功,动作变化莫测,套路清晰完整。武术史学家程大力教授认为:古代道教道士可称为道人,佛教和尚亦可称为道人。因此,《峨眉道人拳歌》可看作是峨眉山僧人在习练一种创新的武术内容。[7]明嘉靖年间,僧太空、神灯,云游佛道名山,与少林、武当僧道交流拳经,回山再与清理云道长反复切磋,经20年之久,创“子午门”拳法。[8]明末清初吴殳(1611年-1695年)著《手臂录》一书。书中精确地论述了峨眉枪法。文曰:“西蜀峨眉山普恩禅师,祖家白眉,遇异人授以枪法,立机空室,练习二载,一旦悟彻,遂造神化遍游四方,莫屯驾并”“枪法一十八扎,十二倒手,攻守兼施,破诸武艺”。[9]至此,“峨眉山僧门武术”形成了具有拳术、器械和功法三位一体、内容丰富的地域性武术门派。

清代峨眉山佛教达到了其顶峰,全山僧人最多时达1700人,僧人们在农禅并重的同时,拥有庙产, 寺庙经济空前繁荣,峨眉山僧门人多、财旺、势强,峨眉山僧门武术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清康熙初年(1662年),峨眉山金顶僧人朝天法师传峨眉山僧门武术十二庄(二)给湖北麻城县人武举人姜一怀,姜一怀后居南充,嫡传十二庄(二)于姜氏子孙,姜汉清为其第十一代传人。[10]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年),武僧月朗,福建长汀人,号铁头,出家峨眉山永庆寺。[11]清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山僧模仿青龙白鹤之功势,结合峨眉武术传统功法,创编“六乘拳”,现流行于四川南充一带。[12]僧人湛然法师,太平天国石达开的部下,兵败后出家峨眉山,著有《拳乘》一书,峨眉武术分为“一树开五花,五花八叶扶”的分类方法就来源于此书。“五花”指拳派流传的地域;“八叶”指“僧、岳、赵、杜、洪、化、字、会”八个门派。各个门派都有自己的特点及其传人,遍及国内外。[13]山僧妙彩法师在清道光廿十八年中过武举,中年在峨眉山金顶出家为僧。[14]清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峨眉山僧付云创编《虎爪拳》,[15]侠家拳、峨眉蛇拳、浪子燕青拳、跛子拳、板凳拳等均为清末峨眉僧人创编。

民国年间,峨眉僧门中不乏武艺高手,僧人永庆、永辉、永年法师(峨眉十二桩第十一代传人)、大佛寺僧人黄和尚(传峨眉山民间僧门武术)都是峨眉派武术的佼佼者。清音阁的李真法师内功深厚,剑术高明,有“峨眉剑仙”之誉,其弟子李瑛,精气功,其“神功百步掌”闻名武林。著名佛教大师南怀瑾先生也因峨眉剑名闻天下而慕名到四川学峨眉派武术,最后在峨眉山中峰寺闭关修炼三年佛法。1929年,海灯法师在卧云庵向少林游方僧人汝峰、丹岩学习少林武术,将一指禅、梅花精拳、童子功引入峨眉武术体系。[16]1931年秋末,峨眉山特编甲为保护峨眉山寺产和朝山群众的人生、财产安全,特地从全山各寺抽调青壮年僧人40名,组成“峨眉山冬防队”(后改名“僧警队”),第一任队长恒久和尚,出家前为原国民党营级军官。[17] 1938年峨眉山冰雪庵主果瑶法师的高足永辉和尚在成都少城公园武术馆参加“擂台”比武,击败了擂主获得金章。[18]峨眉山净云禅师创僧门跛子拳,峨眉山报国寺僧通永法师习练峨眉山猴拳,均流传至今。

明清时期,由于峨眉山僧门武术的大发展、剧烈的社会动荡和频繁的战争,以及四川民间结社-哥老会的兴起和其对武术人才的需求,促进了峨眉山僧门武术在民间的广泛传播,从现在研究资料来看,明清至民国时期是峨眉山僧门武术的顶峰时期。从明清开始,峨眉山僧门武术走下峨眉山,传播到了四面八方。据各种武术挖掘资料的不完全统计:四川省各地,重庆市,湖南省,河南省,广东省,台湾省,以及加拿大,美国,瑞士均有峨眉山僧门武术的传播。

 3  峨眉山僧门武术起源及演进过程中的主要人物(以时间先后为序)

南北朝:淡然法师

隋唐:少林僧云昙

南宋:白云禅师、德源长老

明代:普恩禅师、程真如、月空、刘德长、石敬岩、翁慧生、朱熊占、王富、洪记、韩某、太空法师、神灯法师、碧云法师、静云法师

清代:湛然法师(晚清)、妙彩法师、吴殳、金钩禅师

民国:永辉、永庆、李真法师、海灯法师、净云禅师、释通永禅师、永年法师、罗蕴华、李瑛、梁筵湘

现代:释通永禅师、周潜川、巨赞法师、周巢父、周怀姜、傅伟中、张世忠、杨烈洪、江德忠、王超、汪键、张林、李保民、沈贵华、梁守渝(加拿大)、李蓉(美国)、綦卫华、曾庆宗(瑞士)、杨德明、杜甫中、杨继兵、王旭、朱贯锤、胡文龙、杨兆源、张凌宵

(以上名册,仅以手头现成历史文献资料为限列表,未能包含全部峨眉山僧门武术习练者及传承者,个别人物的历史真实性还有待武术史研究者考证。)

 4 峨眉山僧门主要武术内容传承年代及传承人图表

  4.1 南宋峨眉山僧门二十桩传承人图表(图一)

(图表资料来源是经查阅部份峨眉武术资料及书籍后整理而成,但从时间跨度来讲,以三十年为一代传承时间为例,如果中间没有间断的话,八百多年时间至少应当有近三十代传承,因限于所识无法做更进一步的考证,仅罗列于此,存疑)

峨眉山地域僧门武术的源流及其特点研究
 

4.2 明代峨眉山僧门之峨眉枪法传承人图表(图二)

峨眉山地域僧门武术的源流及其特点研究

 4.3 清代峨眉山僧门武术峨眉十二桩(二)传承人图表(图三)

峨眉山地域僧门武术的源流及其特点研究
 

4.4 民国时期峨眉山僧门武术的一支传承人图表(图三)

峨眉山地域僧门武术的源流及其特点研究

5 峨眉山僧门武术主要内容

5.1 峨眉山僧门拳术

峨眉罗汉拳,峨眉七星拳,峨眉伏虎拳,峨眉卫寺拳,大洪拳,小洪拳,侠拳,鸭形拳,峨眉猴拳,峨眉独臂拳,六合拳,峨眉蛇拳,跛子拳,浪子燕青拳,峨眉山僧门十二桩(庄),跳六步,冲天拳,火连拳,鸳鸯腿,大云手,板凳拳,神功百步掌,峨眉玉女拳,峨眉通臂拳

5.2 峨眉山僧门器械

齐眉棍,板凳拳,梅花刀,七星剑,独臂刀,俯地滚堂刀,青风剑,峨眉禅杖,峨眉棍,峨眉剑,峨眉七星刀,峨眉刺,边堂棍,峨眉朴刀,峨眉梅花棍,峨眉玉女剑

5.3 峨眉山僧门散打术

峨眉山僧门散打术是峨眉山僧门武术民间化后的产物,是继承峨眉山僧门武术的民间武术家对峨眉山僧门武术的继承和发展,它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1、峨眉山僧门防身术(一招致敌),2、峨眉山僧门格斗术(抢手),3、峨眉山僧门擒拿术

5.4 峨眉山僧门功法

 田功,滚桩,僧门内养气功,卧虎劲功,单坠,握拳倒立,撑翻掌,批沙包,批铁砂,峨眉梅花桩功,峨眉二指禅,峨眉排打功,峨眉硬气功,峨眉十二桩六大专修功(虎步功、重捶功、缩地功、指穴功、悬囊功、涅盘功)

5.5 峨眉山僧门武医内容

5.5.1峨眉山僧门药饵疗法:气功药饵疗法与救治偏差手术(周潜川代表作1959年第一版)

5.5.2峨眉山僧门古传跌打秘方:护心丹(重伤后用),新伤十三味煎方,洗手丹,接骨方(口服),跌打方,定痛秘方,总煎十三味方
(以上资料基本来源于下面所列的相关峨眉武术僧门书籍中的内容。)

 6 现留传于世的与峨眉山僧门有关的武术书籍(来源于有关峨眉武术史料记载和当今流传于世的与峨眉武术相关的书籍,以时间为序,特此说明。)

南宋,峨眉山释德源编撰,《峨眉拳术》(南宋手抄本)

南宋祥兴元年(公元1278年),峨眉山普光殿僧白云著,《峨眉十二桩功》

明代,程真如著,《峨眉枪法》

明代,唐顺之,在其《荆川先生文集》卷二中记有《峨眉道人拳歌》

明代,吴殳编著,《手臂录》

1908年,(清光绪三十四年),宋仔凤(又名宁赓平)著,《剑法真传》三卷本。1911年吴广儒与吴学廉增修图说,改为二卷,重刊问世。1920年,上海大东书局又改名为《剑法图说》,1939年,小海武学书局改名为《剑法图解》出版。

民国36年(1947年),华藏寺僧海灯著,《气功精要》(有人把海灯划为少林武术代表人物,因海灯曾在峨眉山挂单,此处仅作为峨眉僧门武术人物留存,具体划分有争议)

1959年,周潜川,《峨眉十二庄释密》、《气功药饵疗法与救治偏差手术》,山西人民出版社

1982年,傅伟中,《峨眉临济气功——峨眉十二庄述真》,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

1983年,周潜川,《峨眉十二庄释密》、《气功药饵疗法与救治偏差手术》,山西人民出版社再版

1985年,周巢父、周怀姜合著,《峨眉十二庄入门》,山西人民出版社

1985年,傅伟中,《峨眉临济气功——峨眉天罡指穴法》,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

1985年,习云太、吴信详、吴信训著,《峨眉散打术》,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6年,周潜川著,周巢父、周怀姜整理,《峨眉天罡指穴法》,山西人民出版社

1986年,叶涤生,《峨眉十二庄》,上海翻译出版公司

 1987年,赵子虬,陈尚洁,四川武术史(初稿)

1988年,傅伟中,《峨眉临济气功——峨眉十二庄述真》,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出版再版,

1988年,张有俊主编,《中国气功大全》,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1989年,四川体育运动委员会、四川省武术遗产挖整组编著《四川武术大全》,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9年,巨赞编著,傅伟中整理,《峨眉临济气功: 峨眉天罡指穴法》,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

1991年,傅伟中,《峨嵋临济气功: 动静相兼小炼形与峨嵋十八法》,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

1991年,傅伟中,《峨嵋临济气功: 峨嵋外气诊治应用法与硬气功》,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

1992年,邹德发,《武术纵横》,香港中国和世界出版公司

1993年,峨眉拳械研究整编小组编著,《峨眉拳一、二路》,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3年,吴信良,陈志德,《峨眉功实战精择》,成都科技大学出版社

1995年,张培莲,《中华峨眉武功》,传统武术内部教材

1997年,峨眉山志编纂委员会,《峨眉山志》,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8年,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四川省志·体育志》,四川科技出版社

2002年,李士信,《峨眉剑术》,金盾出版社

2004年,汪键,《习峨眉武功》,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

2007年,2007年中国·四川国际峨眉武术节《峨眉武术论坛论文集》

2007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书:《峨眉武术》

2008年,赵晨,《武行峨眉》,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

 7 峨眉山僧门武术的特点

7.1  以禅武为修身、修心之手段是峨眉山僧门武术的重要特点。

峨眉山最早是道教仙山。汉魏时期道教已传入峨眉山,道士们居洞穴炼道术,主张在清静无为中进行自我的性命双修,强调体内精气神的修炼;其修炼方法是通过“吐纳、导引、坐忘、心斋、守一”等内炼法门,达到“意”与“气”合,“气”与“神”合的境界,使自己的心灵与气息达到高度的统一。这是以“天、地、人合一”为目的的自我身心锻炼方法。这种锻炼方法只是为了强身健体,祛病延年,称之为“行气派”和“双修派”,并不含技击的目的。但是这种“气功”后来却融合在武术之中,成为峨眉山武术中的一部分。特别是随着佛教在峨眉山的蓬勃发展,峨眉山经历了几次由道转佛的过程,从南宋开始至明清之后,大多峨眉山道士转为佛教僧人,其所习练的武功随后在僧人中传播,发展成为峨眉山僧门武术的重要内容。[19]现存最早的、并有文字记载流传下来的峨眉武术内容-峨眉十二桩的创编者白云禅师原本是峨眉山一道士, 峨眉十二桩是依据道家《黄庭内外景经》、《太上清静经》与《阴符经》创造发挥的,其以《黄庭内外景经》为练功的纲目指南,动作名称及技术内容明显有道教养生功法的特点,讲究“以静为体,以动为用,体用结合。”[20]佛家教义主张自度利他,普渡众生。小乘佛教要求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大乘佛教要求通过布施、持戒、安忍、禅定、精进、智慧等来同登彼岸。佛教无论大、小乘都提倡禅定的修习方式。“禅”为古印度梵语Dhyāna的汉语译音词“禅那”,意译为“思维修”或“静虑”。佛典《奥义书》云:“闻声以入道,舍念而达梵”,佛家的养生之道大致可以分为:禅定、念佛、劳动、素食和绝欲,如今的峨眉山佛家养生文化已发展为有禅理、禅事、禅武、禅食、禅音、禅茶等众多内容的养生体系。[21]我们认为,峨眉山僧门武术在继承和发展了峨眉山道家养生武术内容的基础上广泛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各种武术内容,并长期在持戒精进、度已利他、慈悲为怀、宽容大度的佛家思想的影响下,被峨眉山僧人改造为一种修身修心、止恶扬善的手段和方法,最终让残酷的武术技击回归到了佛家理性思想的光辉下,并为峨眉山佛教普贤行愿理论的实践服务。

峨眉山地域僧门武术的源流及其特点研究
 

山消灾避难、习禅练武、修身养性。南北朝的淡然法师,清代武僧月朗、湛然法师,湖北武举人姜一怀,武举人妙彩法师,民国时的国民党军官,“峨眉山冬防队”队长恒久和尚等都是有记载军人或者民间武师。2007年8月,在中国峨眉国际武术节武术论坛时,据四川省武术名家付尚勋老师介绍,1937年有国民党三十多名军官因不满军队中的腐败,看破红尘,集体在峨眉山出家为僧。2009年12月对原峨眉山僧人,92岁的何志愚老人采访中也证实有此事,“在大坪(寺)一个庙里至少就有八个人。”何志愚的老朋友、僧人永辉就在原国民党宪兵营当过排长。军事武术和民间武术流传到峨眉山,丰富和发展了峨眉山僧门武术的内容,也促进了峨眉山僧门武术的繁荣。

7.3 少林武术对峨眉山僧门武术的影响

    峨眉山与少林寺同为佛教圣地,佛教僧人有云游四方,传佛证道的传统,少林僧人在这一过程中将少林武术内容传播到了峨眉山僧门中,和峨眉山道家武术,外来的军事武术和民间武术相结合,发展成为峨眉山僧门武术的新内容。从隋末明初的少林僧云昙,明朝峨眉枪法的传人少林僧刘德长,少林僧洪记,民国时的少林僧汝峰上人,丹岩,习练少林武术的僧人永辉,曾做过少林方丈的海灯法师,他们所习练的少林武功对峨眉山僧门武术影响深远,在峨眉山僧门武术的历史上留下了光辉映一页。

 8  峨眉山僧门武术的技术风格特点

峨眉山僧门拳术体现出的技术风格为:灵、巧、小、快,狠,因势、因人变招,以巧取胜,多拳,多掌,多指,少腿,长短相应,刚柔相济,小手很多,以手法取胜。中门、边门结合,后发致人,打击对方要害或关键部位。动作舒展,连续,流畅。练功方法讲究蓝、田、禁、运,吞吐浮沉,封闭擒拿,腾挪闪展十六字诀。[22]而峨眉山僧门武术养生功法--峨眉十二桩体现的技术风格则为:先盘架子(武术动作),后练呼吸吐纳,再练内景气脉运行,十二桩文武合用,擒拿八法,点穴击要,松沉虚实,动静相兼。[23]峨眉山僧门武术技术风格形成原因:起源于峨眉山道家养生功法的峨眉山僧门武术继承了峨眉山道家的武学思想,注重养生功法的演练。同时,峨眉山僧门武术又深得中国佛教禅宗思想的熏陶,历代习武之人,都注重修心养性和静定内功基础。在道、佛文化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峨眉山僧门武术,又在军事武术和民间武术的相互作用下,逐步形成了技击与养生并重的峨眉山僧门武术内容。

 注释:

[1]四川武术挖掘整理小组,《四川武术大全》[M],成都,四川科技出版社,1989年,P41

[2]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四川省志·体育志》[M],成都,四川科技出版社,1998,P8

[3]峨眉山志编纂委员会,《峨眉山志》[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P244

[4]四川武术挖掘整理小组,《四川武术大全》[M],四川科技出版社,1989年,P2046,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四川省志·体育志》[M],成都,四川科技出版社,1998,P8,峨眉山志编纂委员会,《峨眉山志》[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 

[5][6]峨眉山志编纂委员会,《峨眉山志》[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P13;峨眉山管委会,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书《峨眉武术》[Z](2007),P8

[7]唐顺之,《荆川集》卷三“峨嵋道人拳歌”,见《四库全书》文渊阁本“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

[8]峨眉山志编纂委员会,《峨眉山志》[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P16,P19

[9]马力,《中国古典武学》[M],(手臂录卷,清,吴殳著)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6,P229

[10]《四川省志·体育志》[M],成都,四川科技出版社,1998,P35,

[11][12][15]峨眉山志编纂委员会,《峨眉山志》[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P16,P19,P26

[13]邹德发,《武术纵横(下篇):论峨眉武术》[M],香港,中国和世界出版公司,P47

[14]释永寿主编,《峨眉山与巴蜀佛教》[M],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P20

[16][17] 峨眉山志编纂委员会,《峨眉山志》[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P28,P29

[18]何志愚,峨眉山历史浅述,《峨眉文史》[M]第一辑 四川省峨眉县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1985.07,P18,何志愚,《佛教圣地峨眉山》[M],香港,中国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出版  2001,P29

[19][23]峨眉山管委会,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书,《峨眉武术》[Z](2007),P6,P74

[20]傅伟中,《峨嵋临济气功-峨眉十二桩述真》[M],北京,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1988,P156

[21]代凌江,峨眉山地域养生文化品牌构建研究[J],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11.09,

[22]根据2010年对峨眉山僧人通永禅师的徒弟,峨眉,术传承人张世忠采访录音整理。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上一篇:略谈燕青拳法
下一篇:霍东阁在南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