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篇

尚派形意拳一代传人---“东北拳王”辛健候

时间:2019/5/16 21:31:51   作者:   来源:转载   阅读:76   评论:0

辛健侯先生(1905——1952)籍贯河北新安县,后迁到天津。小时候与父亲辛国斌一同到戏班子学戏,他的父亲学花脸他学武生。后来因为长了一身疥疮,母亲心疼儿子就给领回来了。之后,就在天津教会中学读书,赶上体育老师是李存义,打那开始就接受了李存义的形意拳启蒙。后来李存先生义岁数大了,就正式拜尚云祥先生为师。他对尚云祥先生始终尊重有佳,练功也刻苦,他经常骑自行车从天津跑到北京去找尚云祥学拳,来回好几百里路。他的腿功大概就是那么练出来的吧。

尚派形意拳一代传人---“东北拳王”辛健候

辛健候与其恩师尚云祥

辛健侯随父到沈阳后,落脚在北市场的中央大戏院。1930年左右,开办了辽宁国术馆,馆址就设在戏院的隔壁。1931年,沈阳举办东北第一次国考,辛健侯获得擂台赛冠军。武术界有个规矩,那就是出了名以后要谢师。擂台赛夺魁后,辛就带着大洋到北京谢师,并且在师父处住了很长一阵子,跟尚云祥先生又学了不少。“九一八”以后从沈阳到了南京国术馆,被分配到一个航空技术大队担任教官,后来又到湖南担任过国术比赛的考官。没多久各地国术馆都陆续解散了,又从南方回到沈阳。为了谋生就在家里教武术,成立了武术场子,也就是俗称的开“拳坊”。

辛健侯会的武功很多,尤善单刀和大枪。除了形意拳,还钻研杨式太极拳和程式八卦掌,但教的人不多,后来太极和鸡爪鸳鸯钺传给了孟宪荣,八卦掌传给了杨俊秀。

尚派形意拳一代传人---“东北拳王”辛健候

拍摄时间:康德八年

地点:辽宁国术馆

悬挂照片:正面墙上中间照片是伪满皇帝溥仪和皇后,右边照片是李存义先生,左边照片是尚云祥先生,最左边墙上照片是馆主辛健侯先生。

悬挂兵器:正面墙上挂的兵器,不是平时练功的器械,而是老年间留下的,但后来都被抄走了,不知下落。武馆日常练的兵器在右边柱子的侧面,有个兵器架子,照片没拍上。

合影人员:

坐在正中间的是馆主辛健侯,辛健侯左手边穿西装的是张定一,懂摔跤,因为抽大烟所以比较瘦;辛健侯右手边是张冬生(张懂僧)。辛健侯和张定一后面隔一排,他俩中间站的是杨俊秀(短头发);张定一左手边,隔一个小女孩站的年轻人是辛健侯长子辛延海。坐在前排中间的小女孩是辛健侯的女儿。辛健侯身后的女子是白玉凤

辛健侯功夫深厚,平时总抱个铜球运气,还经常用食中二指举一个150斤的礅子,来练蛇形指功,所以功力很大。一天上午,北京三个练形意拳的来踢场子。当时辛健侯不在,只有孟宪荣、张炳勤和一个叫“小三子”的在场子练功,张就急忙跑去把师傅喊回来。来人要求比武,结果一上手,辛用一个骀形单式就把头一个打倒了。第二个上来,仍然是这一招,对方又倒了。第三个显然有了防备,可是辛健侯这次却换了蛇形,一下把他给扔了出去。当时的武场子很大,中间是个柱子,把场地分割成一大一小两部分,靠墙是刀枪架子。平时人少的时候就在小场地这边练功,那天比武却是在大场地,结果这一下就把对方从大场地扔到小场地那边去了,足有5、6米远。三个人好半天才爬起来,看样子伤的不轻。后来,这三个人就非得请辛健侯去吃饭,辛先生没空儿,就让他师弟张宗升去了。马车来接的时候,在大门口两个人上来架张的胳膊,想找回面子,结果又被张一个掏胳膊摔给扔车里去了,这回三个人才彻底服了。

辛健侯武馆的隔壁是一个茶社,叫“四升平”茶社,有一天,来了一群便衣特务捣乱起哄砸东西,客人都吓跑了。茶馆掌柜的姓杨,是个很老实的老头,就从后门跑到武馆找辛去帮忙。辛就过去劝解,结果说茬了,差点跟那帮人打起来。但最后还是没打,他们知道辛先生的威名,没有轻举妄动。辛便请那帮人吃了顿酒席,才把事情解决了。之后外面有谁讲闲话的、挑衅比武的,都是让杨俊秀徒弟出面,打倒就回来了。那时伪满沈阳有不少日本浪人、朝鲜浪人,时不时就有到武场子捣乱的。遇到这情况辛一般就出来表演几手功夫,把他们吓跑了。他把米粒托在掌心里,一运劲,手掌不动米粒却在掌心里跳动。再有就是把手掌贴近蜡烛不动,火苗却向另一侧倾斜过去。最喜欢表演的是,把三块砖夹在两掌之间,突然发力,中间的砖震碎了,两边的砖还好好的。。。。。。这些功夫现在能做到的很少了。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