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武术篇

霍殿阁的长子霍青锋 半个世纪不了情

时间:2018/11/25 16:17:58   作者:   来源:网络   阅读:664   评论:0
 80年代末,30集电视连续剧《康德第一保镖传奇》让一代武师霍殿阁的名字几乎家喻户晓,但也让霍殿阁的长子——南皮鲍官屯镇小集村的霍青锋耿耿于怀多年:“二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剧中成了未婚先孕霍夫人的私生女,传统观念极强的她最后抑郁而终。影视作品对历史人物的塑造应该尊重最基本的历史事实,世人啊,少一些对历史不负责任的‘胡说’吧……”
  如果不是当年因为没路费去不了长春,霍青锋会用法律为父亲讨回个公道,可能要打一场让全国观众瞩目的官司。
  而十几年后,他作为沈阳八极拳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全国八极拳武术比赛总顾问作为贵宾被接到东北时,这位78岁的老人突然感到了时光匆匆而去的速度。其实对父亲的最大的尊重,是将父亲高深的武学和高尚的武德以及名扬海外的霍氏八极拳发扬光大,而对一切空耗时间与生命的事,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越来越失去了那份心情……
                                                  霍殿阁不是“康德第一保镖”


  1989年,《康德第一保镖传奇》尚未公映时,霍青锋就给剧组提出了意见和要求,一是改剧名,说父亲应该是“清末宣统帝武师”,和溥仪有师生关系,后被封为“御前侍卫”,但绝不是“你给我钱,我替你卖命”的保镖。其二要求看剧本。但对方根本没理睬这个村里的民办小学教师,电视剧就热热闹闹地开演了。霍青锋说自己有必要讲一讲父亲,讲一讲自己和父亲相伴十几年的日子……
  霍殿阁(1886年至1942年),自幼酷爱武术,17岁拜师李书文为师,苦学12年后随师行走江湖,在天津广传弟子,名声大躁。1928年,潜居在天津日本租界张园的溥仪,想效彷祖上做个“功夫皇帝”,提出请中国武师,而日本人要求被请武师必须先打败两个日本保镖。霍殿阁以高超武功,轻意将日本武士击败,做了溥仪的“武术教师”。当时,他除领到饷银外,溥仪每月还另发他补银。但霍殿阁一生尊师好友、仗义疏财,每月不到开饷日就用光所有的钱,无奈只好叫弟子去当铺当东西,月月如此。他的豪爽、侠义深得人们的敬重,再加上“皇帝武师”的头衔,在武林的地位与声望日重。
  1932年,溥仪到长春做了伪满国的傀儡皇帝,霍殿阁将霍家弟子组成“护军”,想大展身手,但他发现皇上处处看日本人脸色行事,是个“无能的傀儡”,可“忠臣不保二主”的愚忠观念让他留在了皇上身边。有着强烈民族气节的霍殿阁常和日本人发生冲突,一次霍家护军与关东军在大同公园发生武斗,把日本人打得屁滚尿流,大长了国人志气。早将他视为眼中钉的日本人遣散了护军,捕杀霍门子弟,霍殿阁被逼到沈阳避难,于1942年含恨离世。
  随溥仪到长春时,霍青锋年仅8岁,已开始跟父亲习武。同行的还有母亲和姐姐。被封为“御前侍卫”后,宫里许多人劝霍殿阁:你今后要参加很多大场合,那位农村的小脚夫人拿不出手,再娶房太太吧。每每霍殿阁都是急眉火眼地说:我决不当陈世美!有一次好友强行拉他到了一处院落,抬头间霍殿阁愣住了,面前站着一位娇羞满面秀美端庄的女人,怎会这么像她呢?原来,霍殿阁从小有一位青梅竹马的表妹,后来因生活贫困无奈嫁给了一户有钱人,不久却遭人杀害。悲愤的霍殿阁四处告状,最后终于让表妹的冤魂得以安息。
  回家后,夫人问闷闷不乐的霍殿阁:“今天你见了个女人?”“嗯。”“怎么样?”霍殿阁长叹一口气:“她的侧面、背影特别像冤死的表妹。”夫人愣了好一会儿,她说:“是不是表妹来报恩了,我成全你们,你们结婚吧。”
  二夫人进门之后,霍青锋和姐姐按当地习惯称母亲为娘,称她为妈。刚结婚的头两年中,一家人关系很好,有好吃的、好玩的,妈就拿给姐弟两个,后来娘和妈有了矛盾,娘总在无人处偷偷地哭。霍殿阁整日忙于公务难有闲暇顾及儿女私情。霍青锋在父亲的亲授下,功夫长进很快,而父亲常跟他讲的话是:“习武只是为强身报国,决不能欺凌弱小。没有德的习武者永远进入不了武术的最高境界。”在儿子眼里,武功已出神入化的父亲永远是那么威风凛凛……
  在沈阳避难时,曾何等意气风发的父亲变得暴怒而悲伤,他整日喝闷酒,大骂小日本,最后竟致疯颠,病卧床榻奄奄一息。对丈夫情深义重的妈又悲又急先行离世。10天后,年仅57岁的霍殿阁走了。又过了20天,伤心欲绝的母亲抛却儿女也随丈夫而去……
                                                          56年不尽的思念
    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安葬完亲人,霍青锋发现自己已一无所有——房屋被变卖,全家赖以生存的父亲的月饷断掉,一个“皇帝武师”、“御前侍卫”的儿子,大名鼎鼎霍殿阁的儿子一夜之间成了穷小子。18岁的霍青锋四处找工作,历尽艰辛终于在长春邮政管理局当了一个小职员。
  19岁那年,霍青锋到一个家境殷实的同学家玩,他姐弟4个,父亲是长春的富商。那天,霍青锋和同学的弟兄们玩得很开心,霍青锋表演八极拳,他们弹琴奏乐……就在这时,一位美丽的姑娘悄然立在门口。霍青锋回头的一瞬间,便注定了二人生生死死的情缘……
  她叫玉霞,是同学的姐姐,女高毕业才貌双全。今天,面对这个目光炯炯、身手不凡的陌生小伙子时,如遭雷击般久久未动,在默默相对的几分钟里,两人同时读懂了对方的深情。
  接下来的日子充满欢乐与温馨,一对相爱的人庆幸自己找到了一生中最初也是最后的爱情。然而,不幸却残忍地降临了。玉霞的父亲坚决不同意女儿嫁给一个穷小子,便急急地为女儿寻婆家。什么这经理的少爷、那老板的公子,玉霞是死活顶着一个不见。父亲火了,严厉地警告玉霞永远不能再见霍青锋。刚烈的玉霞茶饭不思彻夜不眠,久而久之积郁成疾。1945年的秋天,年仅21岁的玉霞香消玉损,临死还念着青锋的名字。
  其实,这段时间霍青锋一直在为和玉霞的事做着努力,他相信来日方长,什么也阻挡不了生命里的真情。可怎么也没想到,和玉霞竟人鬼殊途。霍青锋扑在坟前哭得肝肠寸断,并对天发誓“我会终生不娶”!
  后来,带着一颗破碎的心,霍青锋走上了从军之路,辗转南北7年,1954年复员后,霍青锋回到了南皮小集被安排当了小学教师。武功高强、长相英俊又有文化,霍青锋吸引了四邻八乡的很多姑娘,媒人不断上门。而这个沉默寡言的小伙子说谁也不见。此时,玉霞的好友们都写信或登门劝他:你心如死灰孤零零地走完一生,玉霞会比谁都难过。只有你活得好,九泉之下她才能安息。霍青锋似有所悟,在他写就一首词“风雨飘零春将暮,只身默踏归乡路。夜露冷,翅半秃,饥渴投门觅宿处。”后,和邻村的一位农村姑娘订下了终身。
  没有如花的面容、也没有迷人的才情,这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姑娘却用她的勤劳、善良和质朴,给了霍青锋一个安定、温暖的家。有一天,霍青锋向她讲述了和玉霞的所有故事,妻子哭了:“以后有机会,咱得把玉霞的骨灰接过来。”这样的好妻子到哪里找啊,从此霍青锋心贴心地和妻子过起了日子,教书之余,便在自家院子里教徒授武。但他从来没有间断过对玉霞记挂,四处打听她亲人的下落以求征得接回骨灰的同意,但不幸的是,玉霞的骨灰在动乱的年代丢了……玉霞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但在霍青锋的心中,玉霞却始终是一株参天大树,根系与自己血脉相连。他用上好木板做了一块半尺见方的小牌子,有玉霞照片和一首悼念词,用黑木匣罩上,以此无奈形式告慰香魂。前几年,妻子去世了,临死还记挂着玉霞的事儿。霍青锋老泪纵横,因为他比谁都更明白,这个跟自己相依为命的女人,深爱了自己一生。
  给记者指着一大堆旧照片讲述这段故事时,霍青锋老人的眼中有一种莫大的满足,因为他经历了人生可以穿过时空、跨越生死的爱情,他真正地爱过,这就足够了。
  现在,因为身体不算很硬朗,退休在家的他,每日看书读报饮酒作赋,而秦观的“鹊桥仙”是他的至爱,端着酒杯,老人把一首词念得动人心弦“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尊重霍家后人的选择
  霍青锋有两个儿子两个孙子,大儿子霍树新从小跟随父亲习武,也在村里教徒弟。不想去年得了脑血栓,练不了了。小儿子根本对习武没兴趣。长孙练过一阵表示放弃,小孙子还小但同样不热衷习武,眼看着霍氏八极拳在家里里就要失传。但霍青锋并没有人们所想像的那么着急,他说教书育人多年,深知不管做什么都要尊重后人自己的选择,对习武根本没一点热情,靠打靠逼也练不好。再说,霍氏拳未必都由姓霍的来传下去,他还有那么多优秀的徒弟呢。他在公主岭市还有个弟弟霍青山,是当地八极拳研究会的会长,弟子众多。侄子霍文伯等在东北教徒传艺,搞得有声有色。霍氏八极拳后继有人,他放心。霍青锋老人预计写一本关于父亲的回忆录,能留给后人的尽量留下,视若珍宝或当作废纸都是后人自己的事了。
  这几年,家里的客人不断,有慕名求学的,有给霍殿阁先生扫墓的,有邀请霍家人当顾问的;天南海北还有外宾。霍青锋身体好时也要到外地讲学参加活动,处处受到极高的礼遇,对此老人很明白地跟家人说,这全是沾了前人的光,我们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全家都是农民,土里刨食的日子虽不算很富裕,但也平安和睦。记者见到了他的儿子儿媳孙子,均没有霍青锋老人的儒雅与细致,大都爽快粗线条,质朴里有种可爱的憨实。而且最重要的是,对于霍殿阁对于过去的名气地位,他们从来都是当个故事来听,这个故事连同爷爷的挂像、所有的老照片一起被聚集在父亲的单人房里,离开这间屋子,过去就更像一个很远的梦……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