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八极拳 > 八极拳拳谱

── 谈“霍氏八极”

时间:2010/8/20 20:02:22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7869   评论:0
八 极 拳 

全称开门八极拳,也有称开门拳、开拳的,都是无所谓的。八极拳属短打拳法也不准确。然而其内外双修,打摔并用,动作刚劲简捷,技击性强却是真实的。它形长、节短、势险,猛起硬落,短促多变,严密紧凑,爆裂突然。击法以“六大开”为主,体现为“一劈、二裹、三提、四挎、五戳、六搂、七硬、八摔”。攻防合一,以气摧力,以声助威,不招打招。动若崩弓,发若炸雷,是我国传统武术中的重要拳种。

八极拳确自哪里传出,历史上一直众说纷纭:有的说起于晋代,是戚继光《纪效新书》中说的耙子拳(巴子拳),有的说是武当山镇山之拳,古谱中有的封面就题有“武当高照”四个大字;又有的说曾是少林寺不传之秘,乃护寺之拳;有的说“先有八极后有太极”。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八极拳也和众多武术拳种源流一样。可以有单个的某人来给拳术命名,却不可能由一人独创。都是从简单到复杂,所学、自悟和借用相结合,世经历代先人用鲜血和智慧逐渐总结完成的,其中当然不乏与别派相似的东西。如果从特点上来判定,本人十分倾向第二种说法,但并不能说真的是从武当山传出的。

拳谱中有一句话至关重要:“吾门拳法若问形,本是南山老熊精。”这名话一语点破了八极拳的立形之本是什么,同时也形象地告诉了大家八极拳的技术特点、功法特点和攻防特点是什么。

八极拳的传习 

吴钟(字弘声,河北沧县孟村回民,生于1712年、卒于1802年),是八极拳传习中有史可证的第一人,而非八极拳初祖。相传康熙年间吴得传于一号称“癞”的云游高手,自此自立门户,称吴氏开门八极拳。吴钟主传两人。───吴永、吴荣。吴荣嫁于戴氏后,将戴氏长拳融于八极又传回孟村。自此吴永、吴荣所传八极拳风格有异。吴永传张克明,张克明传黄四海,黄四海传李书文(神枪李1862-1934),李书文传霍殿阁,霍殿阁随末代皇帝溥仪到东北后,将八极拳在长春广为传授。这是本人所练一支的脉络。

霍殿阁所传八极拳全盘继承李书文风格,轻套路,重实战,择法而练,非精不休。注重个人修为。强调交手练技。将原有的飘洒拳、四郎宽、三十六拳等套路砍去,余下技法亦不要求一一精修。因此,技法简练,实用性强,容易出功夫。其徒以霍庆(青)云(1904-1987)为最高。

霍 氏 八 极 

由三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是神枪书文亲传的,包括小架、大架、对接、金刚八式、六大开、劈挂掌、达摩易筋经、六合大枪、纯阳剑、夜战刀等。这是霍氏八极拳的主体。其中金刚八式、劈挂掌也是李书文学自他门之招而用八极之意改造的,并不是古来有之不变。

第二部分是霍殿阁训练伪满护军时创编的“应手拳”,共八趟,每趟八式。这是仅仅从形式上区别于李书文其它弟子的。此外,这部分还包括一些霍殿阁根据自己的实战经验所总结的散招,有的是别派的形、八极的意。最明显的标志是把“霸王折缰、朝阳手”与李书文传“六大开”组合而成为“八大开”。

第三部分是一些功法借鉴了其它门派的练法。如“竹把(扫帚把)功”、“刁球功”是高仙云道长所传。高是军阀战争中被李景林部俘获的降卒。又如霍殿阁刚入门时跟抄白胡子李五爷练的“飘洒拳”、借鉴别门的铁坎肩功等等。

以上三部分构成了今天的“霍氏八极拳”。

实际上,每一个名家都有借鉴和增减的内容。不论是谁,根本不可能丝毫不差地掌握吴钟当时练的东西。正宗是武术之树的根和干,是本质,是拳理,而不是每个人具体练的东西,更不能把树曾经扎过根的土壤说成是树的根,这个土壤上长出的别的树也不能说是另一种树的根。具体的技术不过是枝叶罢了。假如不是枯枝败叶,假如我们还在吸吮着根干的营养,那我们便可自称为练武的。历史上一代一代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么。

作为《霍氏八极拳谱》的编者之一和筹委会秘书长,我最清楚的一件事,那就是在筹备修谱时,霍家在世的前辈都反对称什么“霍家”,他们认为:“自己家的东西都是‘李师爷’给的,所以这样叫不妥。”但自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辽宁开原拳师陈文祥师徒以“霍氏八极xxx”在《武魂》杂志上连续发表文章,得以使“霍氏八极”之称广为人知,进而形成了“因世之俗知而成其谓”的局面。

因此,在本篇的讲述中,有必要把李书文传的和霍殿阁加传的区别开来。故而,才有相关说明文字。

在本篇中,重点介绍这一拳的基本套路和单招散手。因为有关练法、功法、用法已在前面有关篇章中详述过。霍氏八极拳作为中国传统武术的一个拳种分支,这些最基本的东西从根上讲与其它拳种是一致的。本书的《古剑》部分讲的都是这样一些基本拳理,即所谓“大道归一”,也就是唯一。而霍氏八极拳不过是大道之中的一个守纪律的成员而已。
御前教习霍殿阁

  霍殿阁(1886.11.25?/FONT>1932),字秀亭,出生于河北省沧州城东南六十里的小集镇(今属南皮县),父亲霍立忠,母亲孙氏。殿阁兄弟五人,排行第二,全家人男耕女织,尚可温饱。

   当时地方习武风盛,殿阁少年时代便酷爱武技,常和一些小伙伴在僻静之处无师自练。十五岁时,村中长者从宋村请来一位武师——“抄白虎子”李五爷。殿阁便和小伙伴一起随李五爷学练飘洒拳。

   十七岁那年,李五爷因自身年迈,又给场子引荐来八极拳一代名流“神枪李”枣李书文师父,教练八极拳、六合枪。由于殿阁专心苦学,品质纯厚,深得师父器重。

   殿阁苦练十二年后,师父“神枪李”带他外出闯荡。首先在天津、小站一带,遇有过招的高手,开始由师父自己应付,对手走后,再结合过招情况,指点殿阁应用要领。后来,逐渐地让他与来访者直接过手。

   李书文素与奉系将军许兰州旧交,许兰州任东三省总司令时,李书文便把霍殿阁推荐到许兰州那里,在军中集训干部的学校里任武术教练,从而结识了留学日本的知识分子枣教务主任刘卧白。

   刘卧百儒雅风流,非常爱好武术,更钦佩殿阁的为人;殿阁则仰慕刘卧白学识渊博,人品正派。两人遂结为金兰之好。刘卧白曾书条幅赠殿阁,题的是:“大鹏飞,英雄起,天下乱,几时止,好男儿,莫休息。”

   殿阁在东北军中任教期间,便主张“天下把式是一家,人不亲艺亲”,并广交武林好友。很多高手曾来找他过招,他从未用过狠手,打败对方,同时又不伤对方情面,使对方心服,交心换艺也不保守,所以他友众仇寡,一时名扬关东。

  1924年,奉军进关后,许兰州公馆在天津,生性爱武的李景林(与殿阁兄弟称)任直隶督办,也在天津。殿阁退乡携侄霍庆云到津便盘桓于许、李等处,传功授艺。殿阁在天津又广交武林高手,再加他纯于功、重于义的行为,很快又扬名津门。

  1927年,潜居天津日本租界张园的溥仪,对两个保护自己的日本武士心存芥蒂,又想效仿祖上做个功夫皇帝,便提出要请中国武师。

   日方得知这一情况后,大为恼火。日本驻天津领事当即召见溥仪,说中国人病夫的干活,阁下要学武艺,大日本武士的有。

   溥仪以缄口不言表示对日本人干预他私生活的不满。日本领事见他不语,说道,阁下固执已见,我不强难,不过,你的武师得赢了我的武士,如何?溥仪被逼至此,只好答应。

   经许兰州、商衍瀛(清末翰林)二人介绍,霍殿阁、霍庆云前去应试。双方决定在张园比武。

   霍殿阁是个通晓民族大义之人,给皇帝当教官,他没有看重;但听说日方如此无礼,却拍案而起,决心杀一杀他们的威风。

   第二天,日本领事领着两个剽悍的武士来到张园。霍早已在此迎候对手。两个日本武士看了看身材短小,其貌不扬的霍殿阁,脸上露出鄙夷不屑的冷笑。

   一武士道,“御教习这碗饭不是那么好吃,不知霍武师跟师母学得哪家拳脚,请使出来吧。”

   霍见日方如此轻狂无礼,伸出两个手指,冷笑道:“拳脚说不上,大帝国的武士,如能折弯我的手指,霍某甘愿认输!”“此话当真?”“中国人说话从来算数!”

   日本武士运动真气,上来一把抓住霍的手指,猛力下折,但霍殿阁的金刚指一直挺然,脚下别腿,想把霍殿阁掀翻在地。霍早有准备,他以牙还牙,上步出肘,一下子把日本武士击倒。日本武士爬起来,向霍猛扑,又被霍抄举在空,在日本领事的讨饶声中,霍才放下这个日本人。

   另一日本武士不服,上前较技又被霍青云一招猛虎钻裆举起。日方只好服输,灰溜溜地离开了张园。此后,霍殿阁正式被聘为溥仪的御教习,并被授予少将军衔,兼任内府护卫军第三大队长。

   因为学武健身,仅是溥仪的部分目的,主要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所以,霍殿阁除了教皇上与娘娘练武外,还组织了部分徒弟,在霍庆云率领下,常住张园,白天练武,夜间轮流值时护卫溥仪。

   当时霍殿阁除每月领饷金银元一百块外,溥仪还补贴他伙食费银元二十四块。但霍殿阁尊师好友,花销太大,每月不到开饷时间,便把钱用光了。没法,就叫徒弟去当铺当东西,月月如此。

   一次,徒弟刘君立劝师父:“再来客人可以少花点,省得老跑当铺。”

   他却说:“朋友比钱重,不偷不抢,光明正大,‘君子常当当’”(因他文化程度不高,把《论语》中的“君子坦荡荡”误听讹用了)。

   由于他尊师厚友,仗义疏财,武德高尚,又做了皇帝武师,同门中人皆引以为自豪,武林众多亦翘首相视,自此在武林界声望日著。

   在张园期间,许公馆来了一位还俗道人枣高姓老者,与许兰州非常投缘。此人武功根基并不十分扎实,但他技艺知识却十分渊博,尤其待人谦和、风趣善谈。

   许兰州将高道人与霍殿阁介绍,道人待霍殿阁如上宾。霍殿阁见道人年高德重,遂以长者待之。在日久相处中,发现高道人确有些可贵的功艺,便有选择地吸收入八极拳中,这对以后八极拳在东北的发扬光大,起了一定的作用。

  1932年,霍殿阁随溥仪到东北长春(溥仪做了伪满州国傀儡皇帝),他除了在宫内府中以徒弟为骨干组织起“护军”,既护卫了溥仪安全又按时练武,同时在宫内府外又开场授徒,传播八极拳技艺。

   两年后,沈阳戳脚翻子名家“铁胳膊”周馨武(霍殿阁之义兄)为深造八极拳也来到长春,投奔霍殿阁,并在三马路开场收徒。霍殿阁派霍庆云协助周馨武,教授八极拳,培养了一大批骨干弟子。

   一次,府内护军夜间护驾演习,遭到日本人蛮横的干涉,溥仪对人家却非常客气,霍殿阁开始认为皇上办事办得窝囊。以后又发生了同样类似的事,他逐渐对皇上感到失望了。

   关内也曾有人数次邀他回去,但他都基于愚忠的观念,叹息着说:“我忠臣不保二主,皇上不行,我也要保他一辈子。”后来,他这种郁闷情绪,逐渐转发为对日本人的仇恨,在徒弟面前,他经常表达这种心情。

   如徒弟乔万鹏、李树楠、霍庆云等,在外边打了日本人回来,他都高兴地说:“好小子,皇上怕日本人,咱不怕,叫小鬼子知道中国人不都是窝囊废。”

   有一次,在伪满陆军当连长的徒弟卞廷杰,从东山里回来,在家中无外人时,悄声说:“师父,这次我在山里,遇上个姓李的,是抗日联军的联络参谋,他知道您恨日本人,现在指望皇上不行了,如愿进山跟他们一起打鬼子,他们欢迎。”

   霍殿阁沉思良久,长叹一声说:“我哪里也不去了,抗联只要不祸害老百姓,就别管人家。他们要真打鬼子,暗中帮忙也可以了。”卞廷杰领会了师父的意思,以后曾多次暗地里给抗联送子弹。

  1937年6月28日,霍殿阁在护军中的部分徒弟,在长春大同公园游历,因买游船船票,与同去游园的日本关东军发生摩擦,因徒弟深受师父熏陶,对日本人敌视已久,不甘受辱,与关东军公开发生武斗。

   日本人见吃了亏,便吹哨集合其他游园的关东军。护军也吹哨集合自己人。由于是假日游园,双方都未带武器,关东军却带去了练武用的竹剑。

   护军中的蒙古族人一看,便把卖船票的木屋拆了,拿木棍助战,愈打愈烈。关东军见已有人负伤,实在打不赢了,便放出狼狗,企图咬伤护军,扭转败局。可是他们没有料到,护军刘宝森只一脚,就把狼狗踢死了。

   这一仗,使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堂堂大日本帝国关东军大伤光彩,社会为之哗然。不单在东北,就连关内上海等大城市的报纸也相继刊载,皆为鸣快。这一仗打出了民族自豪感。然而,也埋下了霍家悲惨灾祸的伏机。

   日本人原来就对以霍氏门徒为主的护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敌视已久,这一来,更抓住了排挤霍氏的把柄,很快便遣散了护军中的霍氏门人。霍殿阁虽屡次向皇上直谏,但皇上也不能作主,只是摇头叹息。

   此时的霍殿阁,对皇上已彻底绝望,回到家中,常饮闷酒,大骂“小日本”。很快,霍殿阁本人也被排挤出宫内府。这次,他没有再去找溥仪,只是饮闷酒的次数更加频繁了,终于气结成疾,于1942年初秋含恨辞世,时年五十七岁。

   霍殿阁人虽逝去,但他那刚毅豪放的性格,不畏强暴的民族气节和精深的武功,高尚的武德,必将永垂青史。他在东三省及长春十年,精心授艺,门徒不计其数,使八极拳广为流传,至现在长春有“八极拳第二故乡”之称,对我国武术的传播和发展,做出突出的贡献,至今那里还流传着他许多动人的故事。

根据家师霍青山的传授,自李书文始,八极拳便是以多删少增为特点的。如金刚八式,要求必须练好撑锤、迎面掌,而其它则可以按照习练人的好恶和条件择而精修。霍殿阁也要求对他的“应手拳”会练即可,主要是先练好基本的东西。而对于器械,专门攻的还是六合枪、纯阳剑。我认为,这也是为什么李书文可以代表八极拳的最高水平、霍殿阁为什么可以达到制人但不伤人的境界、霍庆云为什么可以所向披靡的重要原因。
 我不杀人已经很久了 

标签:霍式八极拳 

特别说明: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

相关评论
站长QQ 1213148890